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联合早报|农民画告别政治寻找新缤纷


发布时间:2018-02-23


  “农民画”是像剪纸、年画那样的传统民间工艺,抑或只是中国官方出于政治需要而打造的产物?中国学界与艺术鉴赏界对农民画抱持的质疑态度,恰好反映出农民画在中国语境里所处的暧昧、尴尬地位。长期研究农民画的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李明洁认为,农民画是中国特殊历史情境中,一种受到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影响的社会文化现象;它能否经久不衰延续,将取决于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多重因素的影响。


  冬日的阳光透过木质的窗户照进画室,62岁的曹秀文手握画笔,一丝不苟地为春意盎然的水乡风景上色,明快的色彩、饱满的构图让江南暖意跃然纸上。

  记者采访当天距离农历新年还有两个多星期,曹秀文与往年一样,已经做好新年无休、留在画室招待访客的准备。

  曹秀文的画室在上海金山区枫泾镇中洪村,距离上海市中心驱车约需一个多小时。这个公共交通并不便利的小村庄平日冷清,像曹秀文这样的农民画作者总盼望节假日天气晴好,让慕名而来的访客,从他们的画室带走一两幅乡土气息的画作。

  中洪村是上海金山农民画发源地,也是农民画村所在地,拿画笔的农民是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曹秀文去年获评为“上海工匠”,这名民间画师18岁时与画笔结缘,一画就是40多年。农村生活是她创作的素材,也让她最终走上以画为生的道路。她的农民画不仅走遍中国各地,也曾在英国、奥地利、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地展览。

  同样与画结下不解之缘的还有75岁村民陈富林,喜欢勾勾画画的他少年时常帮村民在厨房画灶壁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开始用画纸记录农村劳作的场景。

  受到陈富林的影响,母亲、妻子也拿起画笔,女儿陈修(50岁)和陈惠芳(48岁)及外孙,都走上绘画的道路,四代人手握画笔的陈家因此享有“金山农民画世家”称号。


农民画成为文化名片


  在中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农民画乡”有数十个,从上海金山到陕西户县,从吉林东丰到江苏邳州,许多地方将描绘农村景象的农民画,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地方政府对外展示的文化名片。今时今日,农民画也是地方吸引游客、创造旅游收益的突破口。

  但是,淳朴的农民画家群体,农民画的买家们,并不都全然清楚,“农民画”在中国语境里所处的暧昧、尴尬地位。

  农民画究竟是艺术,是像剪纸、年画那样的传统民间工艺,还是只是官方出于政治需要而打造的群众美术,学界与高级艺术鉴赏界一向存有质疑。另一方面,中国社会日渐富裕,艺术品消费格局不断提升,农民画能否冲破低价装饰品的定位,进入高端艺术市场,则是具有现代意识农民画从业者思考的问题。


学者:农民画不纯粹是民俗现象


  鉴于中国农民画在起源和发展过程中受到诸多政治和经济因素的影响,长期研究农民画的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李明洁,不认同农民画是纯粹意义上的民俗现象。

  李明洁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民俗往往是根植于民间的文化、信仰和生活方式。虽然农民画和民间艺术有很大关联,但把农民画说成是原生态的民俗现象却并不客观,与历史和现实的事实都不相符。”

  1955年,江苏邳县(现邳州)的农民创作了一幅名为《老牛告状》的农民画,通过呈现牛诉苦的画面反映耕牛饲料被克扣的问题,被普遍视为中共建国以来的第一幅农民画,反映了当年农民“当家做主”的主题。农民画的宣传力量很快引起官方重视,成为宣导和教育的重要工具。

  文化大革命的到来,让农民画迎来了辉煌时代。金山农民画师高风(56岁)对《联合早报》忆述,在当年政治风气与需要下,农民画充分体现出“红光亮”“高大全”的特点,例如干劲十足的农村劳作场面、歌颂社会主义建设的渡口新貌等。除了农民画,在那个特殊时代中,战士画、工人画也应运而起。

  曹秀文在1970年代创作的《采药姑娘》正是这样一幅代表作品。这幅作品曾在中国农民画展中获得一等奖。据她介绍,画中那名面色红润、身板结实、胸戴大红花的少女就是她自己。当年她在公社中负责采摘草药,获评五好社员,这幅画记录的便是她领奖的那一刻。


政治对农民画影响未彻底消失


  政治风潮有起有落,随着十年文化革命结束,农民画的政治功能减退,转身从市场等其他方面找寻自身存在价值。相比之下,文革时期的战士画、工人画则退出历史舞台,这对比反映出农民画其实具有一定社会基础。改革开放后,凡是有一点农民画资源的地方政府都开始把它打造成旅游经济项目,农民画的发展逐渐受到商业利益驱动。

  然而,政治对农民画的影响并未彻底消失。与一般民间艺术不同,中国农民画的创作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都存有“辅导员”机制,由政府指派专人对农民画作者进行创作辅导。这当中除了美术专业指导,也有内容上的引导,和其他艺术作品由创作者独立创作的方式不同。

  1980年代,农民画透出的中国农村乡土气息,大受外国游客青睐,一度呈现“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局面。陈富林记得,1980年代他在上海展览中心出售画作,客户主要是外国人,一张15厘米长宽的画当时可卖到100元(人民币,下同,20新元),有时一天能卖出四张。尽管各方抽成后,陈富林每张只能收到25元,但在当年一般职工月薪不过百元左右的年代,这已是不菲的收入。

  在一些大力推动农民画旅游业的地区,例如陕西户县,卖画给外国人曾经是当地的主要创汇渠道。

  李明洁认为,和剪纸、年画等民间艺术形式相比,农民画更像是中国特殊历史情境中,一种受到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影响的社会文化现象,它能否延续,取决于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多重因素的影响。


作为社会记忆载体 农民画作用不可忽视


  尽管交织着不同历史年代的复杂印记,美学定位也有争议,但中国农民画作为社会记忆的载体,所发挥的作用不可忽视。

  陈富林回忆,他从1950年代开始创作农民画,农耕劳动结束,或是雨天无法劳作时,他都会抽出时间画画。“这些画都是画每天的生活,好像写日记一样。”

  除了作为一种记录生活的方式承载创作人的记忆,农民画描绘的情景,也成为一代人身份认同和心理愿景的载体,它所表达的是人们在现代化过程中对田园生活的回忆,以及对返璞归真的向往。

  陈富林的画室珍藏着一幅长26米、高60厘米的《安居乐业图》。这幅农民画长卷由他本人构图,全家人一起上色完成,前后花了五年时间。画作详细生动地描绘出陈富林记忆中的江南水乡生活和民俗风貌,堪称农村版的《清明上河图》。

  陈富林幼女陈惠芳介绍,画作中有40多种劳作类型,很多劳作现在都被机器取代,例如踏水车灌溉农田。“我父亲画了一辈子的画,他想通过这幅画上讲述的故事,表现自己过往的生活经历,让现在的年轻人了解当时的生活情况。”


农民画反映中国当代社会变迁


  反映特定时代文化景观的中国农民画,在李明洁看来就如同一个镜像,它最大的价值在于和中国社会的发展同步,反映了中国当代社会的变迁。

  在上海,除了金山农民画,还有起源于长宁新泾地区的西郊农民画。这个地区的农民画最早以农村田野民俗风情为素材,随着上海的发展,城乡交融成了西郊农民画独特的题材。


农民画传承面临危机


  “以前我觉得这是很有压力的事,从小就被贴上了标签。但现在我很庆幸,这就是我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让我觉得自己很独特。”

  陈富林的外孙高天野(28岁)在家庭的熏陶下自小喜欢画画。虽然从长辈的经历中,他清楚地知道这是一条艰难的路,但在大学修读完设计和绘画后,依然决定投身美术创作。

  出生在农民画世家的他受访时坦言:“这是长辈留给我的精神财富,传承和发扬是我的首要任务。”


官方主导寻找农民画接班人


  在上海金山,1970年代形成的第一批农民画作者都到了花甲古稀之年,他们的下一代继承这个行业的人数已经少了很多,二三十岁的新血更是难寻。由于生长的环境发生巨变,即便新生代愿意接过画笔,也缺乏像老一辈的深厚农村生活积淀和传统文化熏陶,让农民画的传承面临危机。

  官方通过走进校园、网络推广等方式,为农民画寻找接棒者。去年在金山和枫泾政府推动下,名为“枫泾寻画——寻金山农民画传习人”的项目启动,找到六名预备传习人,到金山向农民画的传承人拜师。

  除了创作者本身,农民画的生命力能延续多久,也取决于政府和市场的因素。受访学者认为,政府因素相对而言可预测性较高。李明洁认为,农民画的延续同延安时期以来的群众文艺路线,以及中共一贯的文艺方针一脉相承,只要中共继续执政,政府对农民画的支持短时期内预计不太会改变。


复制运作模式不利发展


  农民画是中国独有的,同时打着特殊政治、商业与时代烙印的画作类型,它面对的一大问题是,一旦失去政策扶持,它在市场中还有没有发展后劲?有分析认为,当下农民画以“复制为主、原创为辅”的产业运作模式,并不利于农民画可持续发展,也使得绝大多数农民画始终停留在低价消费品的状态,迈不上高端收藏品的台阶。

  李明洁指出,在中国社会变得更加富裕的当下,低价的艺术品有没有市场有待观察。此外,随着外界对中国的认识不断提升,农民画多大程度上还符合外国游客的审美趣味也充满未知。


开启限量作品销售模式


  这些年来,也有一小群农民画作者尝试开辟新的路径,走专业化艺术创作和市场化营销的道路。

  10多年前,当金山绝大多数农民画作者还依附于体制内的金山农民画院时,陈修和丈夫高风就创立了金山第一个民间农民画社,并注册绘画商标“洪胜火”,开启限量作品销售模式。他们把原创和非原创作品区分销售,为限量原创作品印上商标、采取防伪措施,并以平方尺进行定价,还设立回购机制以保障作品价位。两人后来进一步创立原派绘画,尝试突破农民画的既定框架。

  高风说,农民画的很多问题是烂复制,使得它变成一种群众艺术,失去了原创性和个性,他希望独立创作和限量销售的模式,能让作品回归创作本源,同时让作品在艺术市场上获得更大认可。


阅读原文



记者|杨丹旭

来源|联合早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91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