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联合时报|仲富兰:漫话老上海元宵节


发布时间:2018-02-28


  农历正月十五,是我国传统节日中最富有诗意、也最激动人心的元宵节。从正月初一开始的喜庆气氛,到这天进入最高潮。城乡各地悬灯结彩,做汤圆,包饺子,燃放焰火鞭炮,到处洋溢着民俗文化的浓浓气氛。源远流长的元宵节把节日民俗体现得淋漓尽致。那么,老上海人又是怎样过元宵节的呢?


晚清时老上海人过元宵节处处张灯结彩


“炭茅柴”与“烧田蚕”


  元宵节,又称上元节。灯节起于汉,兴于隋唐,而盛于宋明,到清代达于极致。元宵夜又称“元夜”“元夕”。农历正月十五的元宵节是新年的尾声,这天晚上,皓月高悬,人们团聚一堂,吃完热腾腾的、香甜可口的元宵,走出户外,闹花灯、放焰火、猜灯谜、社火、迎月、踏桥……将华夏民族的新年推向高潮。

  上海是一个以江南文化为底蕴的移民城市,农耕时代上海人家的元宵节过得有滋有味,上海各个郊县都有很有意思的元宵节俗,如金山、松江等县的元宵之夜,农人时兴在田间挥野火,古镇人家檐前挂个灯笼,更多的有人上街舞龙灯,有人出行“串马灯”。其中浦东地区的“炭茅柴”,青浦等地的“照田蚕”“烧田蚕”习俗最有特色。所谓“炭茅柴”,就是点燃田边茅草,以火祭田祈年。地方志书上记载,浦东农民入夜,寺庙前高悬七层至九层红灯,农人手持火把走在田头“调火龙”,唱:“花三担,稻六石,赤米绿豆收两石”,祝祷丰收,所歌多为祝年之辞。“烧田”,说穿了就是在田野里“放野火”,可烧田沟田塍上的枯草,也可烧稻柴把。白天“烧田”,夜晚尤甚。一般“烧田”活动,小孩子特别兴奋,一到晚上,一群小孩就集结起来,向野外麦田地里进发,在稻柴垛上偷拔拉下一把把稻柴把,每人至少要抱上一些,然后快步跑向野外麦田,纷纷点起稻把,一时火光冲天,各自手擎着火把在田地里奔跑嬉戏,星星点点的火把在冬夜的旷野上闪烁游弋,与天上的星星交相辉映,那种场面很是壮观。“烧田”的习俗,寓意祈福田地越烧越旺,尽管烧掉一些柴草,却是对来年好年景的期盼。弘治《上海县志》记载:“乡人秉高炬,谓照麻虫。”如今且不说城市化的进程田野日渐稀罕,放火焚烧稻柴也是对环境的污染,这个习俗彻底从人们的视野里淡出。“炭茅柴”与“烧田蚕”,源于火神祭祀,后来则又演变成驱除虫害之巫术。元宵节之夜,农民带着火炬,照遍稻田。祈求来年土地肥沃,庄稼长得好。祭祀天神的以火祈年、以火祈吉,在传承中又流变为以火驱除损害庄稼的害虫和野兽的巫术祈年活动。

  从先秦时代老百姓祭天燃烧的柴火,发展到西汉祭祀太一神,再发展到东汉时期祭祀佛祖的长明灯,以及发展到唐朝祭祀天官的灯烛,民众过元宵节始终包含着对神灵,其中主要是天神赐吉的祈求,突出表现了元宵灯火的吉祥意义。当然,也有元宵节起源于“火把节”的说法,汉代起,乡民在乡间田野持火把驱赶虫兽,祈愿减轻虫害,获得一年的好收成……这个节俗寄托着人们祈望新的一年丰收富裕的美好心愿。


1930年代上海的元宵节,图为达丰染织厂“七子闹元宵”商标图


肉馅馄饨菜馅圆


  俗话说,“南圆子,北饺子”,正月十五北方人习惯吃饺子,江浙一带的南方人习惯吃圆子。到元宵佳节,大家碰头除了“恭喜发财”“恭贺新禧”一类祝吉语外,还会相互问一声:“屋里向今年搓几筲箕圆子?”圆子搓得越多,表示这家人家日子过得越兴旺。据说汤圆与唐太宗有关,相传大将李靖率兵出征,回朝后春节已过,太宗便在上元节叫厨师用糯米做成团子,犒赏将士。这种食品后人称为“唐元”,人们取其形状圆圆满满,有合家团圆之意。

  老上海人家的元宵节汤圆吃得也是别具特色,晚清秦荣光《上海县竹枝词·岁时》云:“肉馅馄饨菜馅圆,灶神元夕接从天。城厢灯市尤繁盛,点塔烧香费几千。”元宵佳食汤圆又名圆子、汤团、汤元、团子、元宵、浮圆子、糖元等,有咸、甜多种。当然,汤圆仍然是主要节令食品。奉贤元宵夜,农家点燃天香蜡烛,祥瑞之光可兆丰年。此地做的汤圆大不同,花包形称“花包圆”,稻堆形称“稻堆圆”,寓意粮棉大丰收。上海县农民元宵夜食南瓜、苦草、高粱圆子,黄、绿、红三色兆丰年;或做12只大圆子,用手指在圆子顶端揿出潭印,蒸熟后看潭中积水多少,以卜当年每月雨水。南汇则是家家做高粱、糯米圆子,中午包馄饨。崇明地方糯米茧团形状巧,两头大来中间小,元宵中午,包的馄饨叫“兜财”,下午,用筷子插上茧团,放置田头,祈求丰收,叫作“斋田头”。嘉定农家正月半吃的馄饨叫作“贺年羹”,又以面粉团捏成缸甏等状蒸煮,称为“蒸缸甏”,看“缸甏”潭内水汽多少,卜一年之晴雨。青浦有些人家爱吃用荠菜、油豆腐、粳米粉等做的糊涂羹,寓意太平无事糊里糊涂过一年。

  老上海人做事很讲派头和体面,做的汤圆一般都比较大,据一些老人回忆,老上海人做的汤圆,旧制16两为一斤,一般每只汤圆有一两半以上,四只一碗。个头大,品种也丰富,如圆形的芝麻猪油圆子,椭圆形的荠菜肉糜圆子,一头尖尖的豆沙水晶圆子,两头尖尖的红糖枣泥圆子。稍微殷实一点的家庭,元宵节都要做许多圆子,吃不完就捞起来沥干,滚上薄薄的一层米粉,放在筲箕里,有的还挂在廊檐下,讨一个“年年有余”的好口彩。过了年,小囡要吃,或油煎、或水煮,一般总得要吃半个多月。

  浦东川沙的民众,除了吃汤圆,还有一种元宵节吃馄饨的习俗,而且这种馄饨有一个“收心馄饨”的名字,意味着过了元宵节,这个年也就临近尾声了,具有“谢年”的含义,许多人家的母亲总要给她的孩子做碗收心馄饨。意思是说,年已经过好了,吃了这碗“收心馄饨”,就该收收心,好好上学读书了。


明代小说绘本里古代元宵节的插图


悬灯夜游“走三桥”


  元宵节也叫“灯节”“灯夕”,元宵节观灯也是老上海蔚为可观的习俗。如果说上海农村农田里元宵节之夜张挂“望田灯”,如吴淞一带店家挂跑马灯、鱼灯等,乡间各庙宴神,在庙门前立灯塔、架桥灯,把元宵节搞得红红火火,饶有情趣。那么县城里市民过元宵节也很有趣味。旧时上海除战争和社会激烈动荡的年头外,每年元宵节前,城隍庙一带大小店铺、住户开始张挂起用绫绢或纸等其他材料制作的五光十色的彩灯,有婴戏、祥云、银丝、兰草、荷花、彩虾、蝙蝠、凤蝶、金蟾、飞鸟、八仙和走马灯,还有兔子、螃蟹、鲤鱼、鳌山、蚌壳、福字、风车灯等。豫园内的四美轩、得月楼等茶楼、扇庄、店铺还在彩灯下悬挂灯谜让游人“猜谜谜子”。元宵节大街上有舞龙灯、戏狮子等表演,龙灯分金龙、青龙、白龙。舞龙灯边行进,边翻滚,舞者如痴,观者如云。豫园元宵灯会精彩纷呈,《瀛壖杂志》记:“上元之夕,罗绮成群,管弦如沸,火树银花,异常璀璨,园中茗寮重敞,游人毕集……远近亭台,灯火多于繁星,爆竹之声累累如贯珠不绝,借以争奇角胜。”这一夜,沪城内外大街深巷上,小囡低拉兔子灯、大孩高举小红灯,灿灿华灯,如流星闪闪,几分神秘,恍如梦境。诗云:“错认瑶池却未真,满园花柳及时新。试灯风里游人集,半是嬉春半探春。”“十里珠帘都不卷,看灯人看看灯人”。夜深,豫园九曲桥等处燃放大花筒、九龙、花蝴蝶等焰火……

  元宵夜,妇女结伴相行,或拖儿携女,或挟持婴儿衣衫走过三座大桥,认为可实现一年保平安,求生贵子,祈祝幼儿祛病消灾等愿望。沪地乡村亦有“卜流花”旧习,炊前,用糯米或玉米等投入煮沸的锅水中,谷物爆开粉碎为末,是大好征兆。据说元宵之夜少女去观井水会显得更美丽,此时,天空一轮明月、皎洁如玉,地上一片灯火,良辰美景,此刻,俯视井水,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可爱,显现出花容月貌来……晚清文人陈伯熙在《上海轶事大观》中写道:“元宵悬挂灯彩,妇孺辈牵率夜游,有‘走三桥’之语。”昔人有诗云:“元宵踏月闹春街,同走三桥笑堕钗。一路看灯归去晚,却嫌露湿牡丹鞋。”城隍庙豫园一带,嬉春仕女,鞭丝帽影,鬓影衣香,踵趾相错,肩背交摩……

  “走三桥”是江南地区沿袭下来的古老习俗,又叫“走桥”“走百病”,多以妇女为主,是老百姓一种避灾祈子求福的祈禳活动。清人顾禄在《清嘉录》记载:“元夕,妇女相率宵行,以祛疾病,必历三桥而止,谓之‘走三桥’。”古代未婚女子大多养在深闺,只有正月十五元宵夜才能出门赏灯,与心上人相会,因此,这一天往往造就不少金玉良缘。古诗有《走三桥》:“细娘分付后庭鸡,不到天明莫浪啼。走遍三桥灯已落,却嫌罗袜污春泥。”


弄堂里的兔子灯


  “兔从月出”,在民间,玉兔则入乡随俗,正月点起兔花灯,兔子灯所到之处就意味着把吉祥和好运送到了那儿。人们沿用这一吉祥物来迎神接福,其中寄寓的是人们祈求神灵保佑,期盼来年五谷丰登,人畜兴旺的美好愿望。元宵节的夜晚,老上海城镇的大街小巷里,孩子们欢乐地拖着自制的兔子灯欢度元宵。竹篾做成的骨架,安上了四个小轮子,糊上白色的纸片,蒙出了一只可爱的兔子,一须须的兔毛在晚风中飘飘忽忽,大红的蜡烛燃着忽明忽暗的烛光,很有一番情趣。

  老上海一般人家,过了正月初五,家里的长辈或者父母就要筹划给孩子们做兔子灯了,大人们会拂去旧尘,找来竹条、纸张、铅丝等材料,钢丝弯出的兔子架、纸屑贴出的兔子毛、木轮滚出的兔子脚,一只兔子灯就做成了。吃好晚饭,拉着兔子灯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后,与邻居家的孩子们汇合,浩浩荡荡走在路上,展示各自手中拉的兔子灯。有三角灯、四角灯、六角灯、八角灯。兔毛都是用草纸糊上去的,里面插根蜡烛,虽然简陋,但孩子们拉着灯满地跑,甭提有多高兴呢。也有几个聚在一起,比一比谁的灯最亮,谁的灯笼样子扎得最好看。拉兔子灯也是许多上海人儿时最有味道的元宵记忆。夜晚,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在弄堂、小区里拉兔子灯,由于纯手工制作,每只兔子灯色彩各异,“长相”也有微妙的不同,孩子们小心翼翼地拉着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拉风。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曾经让文人骚客赞美咏叹的元宵节,如今似乎已变得清冷了许多。现代都市的灯火通明多少消解了灯会和明月的魅力,选择多了,物质丰裕,这让人魂牵梦绕散发甜美而浓烈气息的元宵味道,却已越发淡了。


阅读原文


作者|仲富兰(上海市民俗文化学会会长、我校教授)

来源|联合时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388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