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李秋生:记忆·断章


发布时间:2016-12-01

  子安在整理自己乱糟糟的书架的时候,发现了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呵,才三四年,旧得不成样子了,子安想。可能是原本想要扔掉,但是忘了的吧。子安轻轻抚去照片上的灰尘,两个字映入眼帘。“静儿……静儿……静儿”?子安蓦地一怔,呆站在原地。时光之门缓缓打开,将子安拉入未竟的往昔。一张朦朦胧胧的脸在子安的脑海中盘旋。

  照片夹附着一张皱巴巴的信纸,写着歪歪斜斜的字,像极了一个懵懂少年的小心思。这是两年前的自己写的么?子安自问自答,可能吧。子安展开信纸看看究竟写了什么。被遗忘的往事被只言片语从时光之河里打捞出来。

  “二零一零年,我们第一次相遇”。那是他刚上大学那年,满怀着失落和伤心,来到津城。 老乡聚会时,他第一次遇到了让他心动的女生。子安那时叫“新昀”,代表着期待新的阳光。而静儿,给了他新的光亮。子安心中的诸多不快,被酒精淹得浑浑噩噩。第二天一大早,只觉得头昏脑涨,站立不直。这时,子安收到了一条短信:我看你昨天喝醉了,今天肯定很难受,给你买了一些水果,放在宿管叔叔那里,静儿。子安喝的酒,一下子就化作眼泪流出来了。

  “今夜桃花未开,你却是春风”。不久之后,大家就一起看桃花去了。那是闹市中的繁华胜地,点缀在流淌了千百年的古运河旁。如精灵落入凡间,不沾染一丝尘土。子安骑着自行车走在最前面,如今的城市,依旧像是古老的丛林。子安,就是勇往直前的勇士。古老的堤岸走了一圈又一圈,静儿像个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子安一直守护在她身边。桃花却还来不及盛开,只有三三两两的花蕾。然而静儿映照在桃树丛中,就像是一缕春风。

  “你是水中的荷叶,一尘不染”。子安想起了某个暑假,静儿给他发来的一些照片。那是在一个古老的湘南山村,也是子安曾经的祖居之地。命运之神让两个青年的生命冥冥之中存在交集。静儿说,她去爷爷种的瓜地里摘西瓜和柿子。青青郁郁的瓜和郁郁青青的柿,映照出静儿青翠欲滴的脸庞。静儿在爷爷的荷叶塘畔,眺望远方。子安在不远处,思念着她。或许,她保存了自己最珍贵的记忆吧。

  “或许你懂与不懂,我就是一只狮子”。子安想起自己曾经闹过的小脾气,微微发笑。那是子安成长的印记。静儿总是约自己一起出去,可每次都是一大群人。她是一个爱交际的小孩子。子安想,如果我不是唯一,又为何要出现呢?子安虽然很想见静儿,可是依旧推掉了绝大部分的邀约。只是在非去不可的时候,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我是一头自负的狮子呵,你永远不会明白。

  “三人成行,如手足情深”。子安、静儿和欧阳,组成了三人小组,戏称为青春铁三角。这是最畅意的一段时光。三辆自行车,三个背包,就能行走天涯。这三个人,听了无数的讲座,观了数不清的展览,踏访过很多人文胜地。他们在小湖边喝酒,在广场上夜卧畅聊,在草丛里玩扑克。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振臂一呼,就三人成行。或许,三个人也好,暧昧的情感不会变成怨恨的情绪,终究可以做知心的朋友。

  “我见证你的傻,与纯真”。某天静儿要去远方,给她曾经喜欢的男孩过生日。这个男孩从来没有真正和她交往过。然而静儿一直对他牵挂。静儿最质朴的想法就是,等他生日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一个惊喜。或者只是默默地看看他的背影,而不去打扰他。子安心里想,这孩子真傻,却骑着自行车,一步一步地将她载到火车站。或许,我就喜欢这份看起来傻傻的至纯至真吧。

  “那天我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唱歌”。夜里子安突然接到信息,要他去火车站接她。子安心想,这大半夜的,静儿一个人在车站太不安全了。此时宿舍已经封闭,子安借了室友的床单,拉着从二楼跳了下去。子安一直在想,这完全是“夜缒而出,见静儿”的场景。子安接到了静儿,一路载她回来,静儿在后座上唱起了歌。快零点的时候,静儿说,明天是我生日喔,我要你第一个给我唱生日歌。子安从来没有特意为女孩子唱过歌。伴着零点的钟声,子安为她轻轻的哼唱。刚唱完,静儿接到了各种祝福短信。子安心想,能拥有这特殊的一分钟,也是极好的。

  “你不懂,我不说”。子安万分苦恼,他似乎预感到自己的结局。这种预感给了他极大的痛苦。只要静儿能给他任何一点表示或暗示,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一直守护着她。然而,静儿一直把他当作哥哥、兄弟、朋友……作为一个异想天开的小女孩,静儿有太多的时候需要帮助。子安能够在任何时间随叫随到出现在她的面前。子安并不厌烦这样的角色,但不希望仅仅如此而已。子安想,无论你懂,还是不懂,似乎我们永远不会有可能。

  “我一点一点地删除了记忆”。二零一三年,十分不喜欢自己专业的子安,下定决定要跨专业考申城某校研究生。他最后一次整理了静儿送的各种东西。静儿送给他的照片,他撕碎了。静儿送给他亲手做的工艺品,他毁坏了。静儿送他的刻着猴子生肖的平安豆,他随身携带了两年,终于还是挂在了寝室窗外的树枝上。静儿给他写的信,他读后扔进了垃圾箱。他如此决绝,是因为他认定自己既然选择了远方,便不能有所羁绊。子安还是放不下,将自己的故事写在了发黄的信纸上。新昀不再适合他,阳光再也寻找不到,于是改名子安。子安啊、子安,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不远离,我不靠近”。子安和静儿一直若即若离、不即不离,于是慢慢疏远。虽然是自己的预期,终究会造成痛苦。静儿依旧需要各种帮助,子安的出现却越来越少。子安心想:她也是需要成长的吧,摆脱不了庇护,就永远也长不大。子安依旧关注着她、关心着她。他终究决定离开了。子安一步步地将自己的身影,从静儿的世界里剥离。他明白,无论如何,相遇,相守,我们终究只是一个人。

  “时光如此匆匆,我却等不及你的成长”。大学的生涯,让子安从青涩的小男孩,变成坚强不屈的青年。时光走得很快,却依旧等不及静儿的成长。及至毕业,静儿依旧是风风火火爱做梦的小女孩。子安想:她还需要时间才能真正明白自己的深情吧。可惜我永远也不会看到了。或许她永远也不会明白。子安已经耗尽了青春和热血,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感情了。毕业合影时,子安再次,也是最后一次,站在静儿身旁,心中念想:但愿你能成长。

  往事如潮水般涌现。子安摸摸自己的下巴,呵,胡须都这样颓废了。信纸下方,依稀透着一张照片,是当年留下的唯一一张吧。子安轻轻抽出了照片,只见多年前的自己,面容坚毅,向着远方。信纸将静儿的脸挡住了,子安依旧以守护者的姿态站在身旁。终于要离开了,不如不见,又何须再见呢!岁月终究有岁月的模样,而当时的彷徨已成绝响。子安轻轻叹息了一声,将照片扔进了垃圾桶。或许,她很好吧……但愿。



(作者系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6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