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人物

法语系教师金桔芳译著《刺槐树》获傅雷翻译出版奖


发布时间:2016-12-21

  11月26日,第八届傅雷翻译出版奖在北京举办颁奖典礼,公布了最终获奖作品。今年,傅雷翻译出版奖分别奖励了两部在中国出版的法译中翻译作品。由我院法语系金桔芳博士翻译,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克洛德·西蒙的《刺槐树》被授予“文学类”奖项。

法语系教师金桔芳译著《刺槐树》获傅雷翻译出版奖

  傅雷翻译出版奖由法国驻华大使馆于2009年设立,该奖因纪念中国翻译家傅雷先生而得名,旨在促进法语文学在中国的翻译和传播。每年,傅雷翻译出版奖评选出两部译自法语的最佳中文译作,文学类和社科类各一部。自2013年起,还设立了新人奖,以鼓励新一代年轻译者。今年是翻译家傅雷先生逝世50周年,因此2016年的傅雷奖评奖也是向傅雷先生的致敬之举。本届傅雷奖共有12部翻译作品入围,其中文学类6部,人文社科类6部。除《刺槐树》获文学类奖项外,今年的新人奖授予《在西伯利亚森林中》,由周佩琼翻译、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由于在最终投票阶段没有作品获得超过半数的选票,人文社科类奖项今年空缺。

  《刺槐树》(L'Acacia,1989)一书记录了一个家族一个半世纪的悲欢离合和一个人从少年到老年的生命历程。该书具有强烈的自传色彩,作者运用档案、口述、信件和想象,在其中融入了祖先、父母及自身的大量真实经历。在个人命运中交杂着的是永无止息的战争、动乱和革命,而与个人在历史洪流中所受的创伤相对应的是自然界对人世纷争的冷漠和它亘古不变的兴衰枯荣的节律。

  《刺槐树》的作者克洛德·西蒙曾获1985年诺贝尔文学奖,被誉为“语言的魔术师”。金桔芳在翻译过程中,一方面尽量保留和还原源语言的特色,一方面根据中文自身特点进行了一些处理和改动,在同样奥妙精微的中文语言中寻找遣词造句的种种可能,试图重现原作音乐般的节奏感。

  金桔芳,外语学院法语系教师,2004年华东师范大学法语专业本科毕业后赴法国巴黎第三大学深造,先后获比较文学硕士和博士学位,2011年初回母校任教,主要从事中法现当代文学和接受美学的研究,现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克洛德·西蒙研究”。著有《历史与虚构:克洛德·西蒙和余华的小说写作》(法语)。主要译作有《至爱手记》(合译)、《法国作家怎么了》、《贝克特全集》(合译)、《刺槐树》等。



附:校报学生记者对外语学院教师、傅雷翻译出版奖获得者金桔芳的专访


愿你看到“地球的另一端”

——专访我校教师、傅雷翻译出版奖获得者金桔芳


  “如果没有翻译,我们就像是瞎子或聋子一样,也许我们只知道自己的村庄或自己的城市”,法国著名文学家勒·克莱齐奥曾在第一届傅雷翻译出版奖上如是说。今年正逢傅雷先生逝世五十周年,傅雷翻译奖从2009年设立至今已走过了七个年头,在1126日揭晓的名单中,我校外语学院法语系教师金桔芳翻译的作品《刺槐树》被授予文学类奖项。文化本是相通的,而语言的差异却成为文化交流的障碍,金桔芳把译者比作“文化摆渡人”,带领读者去领略“地球另一端”的风景。


对“无趣作家”的极致再现


  “虽然我翻译的《刺槐树》获得了傅雷奖,但是我不能称自己一个翻译家”,金桔芳认为自己的译作数量还非常有限。与巴尔扎克、雨果等读者熟知的法国作家相比,克洛德·西蒙的名字对大多数人来说还很陌生。克洛德·西蒙是法国新小说派代表作家,代表作及成名作《弗兰德公路》1985在对人类生存状况的描写中,把诗人、画家的丰富想像和对时间作用的深刻认识融为一体”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因为自己对法国文学和法国“新小说”派的热爱,克洛德·西蒙是金桔芳从在法国巴黎第三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开始,直至现在的研究对象。相比作者与译者的关系,在金桔芳看来她与克洛德·西蒙更像是相识十年的“老友”。他的作品也早已与金桔芳十年来的学术工作融为一体,她一直坚守在翻译的岗位上,是想让更多的读者通过自己翻译的作品了解克洛德·西蒙,和他一同走进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法国社会,见证当时的人事变迁、悲欢离合。

  被誉为“语言的魔术师”的西蒙在其写作中总是将长句使用到极致,让读者仿佛看不到终点。他还特别喜欢使用括号注释的方式对细节等进行说明,颠覆读者的阅读习惯,这种独特的风格对译者来说也是极大的挑战。西蒙《刺槐树》中展现的故事发生地点从马达加斯加到比利时,再到西班牙和莫斯科,时间跨度跨越了整整一个世纪。而金桔芳对此书的翻译花费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在这近三年时间里,她穿越历史和文化和河流去探索西蒙文字中的奥秘,如何在翻译过程中,将那株生长在法国南部花园里的百年刺槐树所见证的社会变迁倾泻而出,金桔芳可谓花费了不少功夫。“在翻译期间,法文书写篇幅往往是中文翻译篇幅的两倍,有时一天的时间也只能翻译出不到一千个汉字,只能将自身放置在西蒙绵长没有尽头的长句中苦苦探索,只为最大程度还原原著在语言上的独特之处,带领读者感知这位“诺奖”作家的内心世界。正是凭借着这一份热爱坚持,金桔芳的译作《刺槐树》才能将原作者西蒙的特点和风格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语言学习背后“无限风景


  人工智能时代,各种翻译软件“大行其道”,甚至有人提出了是否还需要继续学习外语的质疑。金桔芳用另一种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她告诉记者:“如果从单纯的实用角度来说,可以用科技来代替人工翻译,但是学习外语在对人的思想、思维方式和修养等方面的影响,机器是无法代替的。”她把学习外语的作用形象地描述为可以看到“地球的另一端”。

  在她看来,世界是多元的,文化没有优劣之分,语言也不仅仅是一种工具,它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思考和看待世界。翻译工作不仅仅是与文字的相遇,还是另一种开阔视野的方式,地球另一端的人们在做些什么?他们是如何思考世界的?通过对语言的学习和对其他国家文化的感知,晦涩的文字也能让读者会心一笑,陌生的文化也能让人流连忘返,语言的魅力自然不必多说。金桔芳对于学习法语及其他外语的同学们也表达了自己的期待:“学习语言要认真、热情、坚持。课堂是有限的,更多的知识和能力的学习需要自己不断地去探索。”采访中,金桔芳也为同学们推荐了相关文学书籍:“不同国家的文学都可以读一点,我这里推荐几本法国当代文学:加缪《卡利古拉》、乔治·佩雷克《物》、玛格丽特·杜拉斯《抵挡太平洋的堤岸》、塞利纳《长夜行》、米歇尔·乌洛贝克《基本粒子》。另外我觉得要读外国文学也要读中国文学,列上几部当代文学:王安忆《天香》、格非《江南三部曲》、余华《兄弟》、莫言《酒国》。”

  作为在高校执教的大学教师,金桔芳表示学校的教学任务和翻译工作其实并不冲突,这二者反而是相辅相成的,因为她的翻译工作是几乎不带有功利性的。在翻译的过程中,无论是对相关文学理论,还是文学作品的相关背景都能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翻译工作对自己的学术研究也大有裨益,这其实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金桔芳与西蒙的“交谈”用了三年的时光,而与出版社的合同期限早已悄悄到来,面对这一难题,外语学院的袁筱一院长在此时向她伸出了援手。通过袁筱一与出版方的多次沟通交流,虽然最终与之前出版社仍未合作成功,但是袁筱一的努力让金桔芳十分安心,她表示目前的译作能够问世,就是因为还有很多像袁筱一一样的人用行动来支持她,她非常感激

  翻译工作是一件需要抛开功名利禄的“苦差”,它是一段虽能遇到惊喜但又异常孤独的旅程。无数译者的辛勤付出只为将另一种文化原汁原味地展现给读者,传递给他们一把打开新世界的“金钥匙”。

  如何做学问,如何将自己的热爱变成生活中的一部分,金桔芳用自己的行动给了我们一个圆满的答案。



来源|外语学院 文|尹思源 指导老师:吴潇岚 编辑|吕安琪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228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