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杨锦滟:你是我可及的梦


发布时间:2017-01-13


路上行走匆忙

难能可贵世上

散播流香磁场

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七月上》



  看到华师大的校徽时,明知道是繁体“华”字的变形,却仍然一厢情愿地把它看作一条鱼,每每经过图书馆那里的校徽雕塑的时候,总会在心里笑:看!在太阳下游泳的鱼。或者换种更文艺的说法,是用沉思的目光承托起阳光的鱼。

  如今已能轻松找回四教、回寝室的路,想起刚来的时候总记不得路,像个小孩子一样跟在室友的屁股后面,一个人走的时候还要不争气地打开导航,明明只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但现在想来,总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搞笑。原来一切事物,从没有什么一见钟情,都是等你熟悉了之后才能装进心里的。

  开学四周,每天早晨看着天气推送发来的“上海闵行区,晴,有微风。”总还是会有片刻的茫然,来过太多次上海,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但最多的也不过待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再一次来上海竟是来求学,既是意料之中,却依然惊喜。对魔都的第一印象,便是张爱玲笔下的“十里洋场”,在曾经“中二”的年纪,把上海当作是所有文青的天堂,再大些,便自嘲着以想买黄浦江旁的顶级江景房的念头把上海当作高考的动力。

  高考考完就有会来华师大的预感,所以便毫不犹豫地来考了这里的自招,实在没想到华师大在闵行这么偏僻的地方,和爸爸倒了两次地铁,最后坐在满是人的公交车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少,车辆也越来越少,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声:要是我以后真来这里上学,岂不是没有吃小吃的地方了。事实证明我多虑了,虽然没有像武汉某高校有三十多个食堂,但华师大的五个食堂轮着吃一圈也够我吃好久,还有各种类似葡萄炒玉米之类的奇葩菜系令人食欲大开。

  记得自招面试的最后一项是考板书,老师让我随意在黑板上写东西,我顺手便写了一句狄更斯在《大卫·科波菲尔》里的一句话:“Never humble,never hypocritical,never cruel”,永不卑贱,永不虚伪,永不残酷,只是想简单地装个文艺范,结果六位面试老师让我以上课的形式解释这三个短语。之后有个教授问我,如果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你必须放弃这些,你会按什么顺序放弃。虽然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坑,但我至今还觉得这是我从小到大面过的所有试中最好的一个题目,我当时的反应也很迅速,马上做了判断。回答完,几位老师并没有给出明确回应,每个人价值观和世界观不同,选择也不同。离开前我俏皮地说了句:“我不会走到那个境地的。”这句话把他们都逗乐了。

  出了面试地点,我也一直在想,要真正到了那个地步,我真的会舍得放弃这三样我奉为人生准则的东西吗?其实是没有答案的,我现在所想的和真实环境下的临场判断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我仍然希望,我能维持着我当时的心境度过我的大学四年。人生若是永不卑贱、永不虚伪、永不残酷,倒也活得光明磊落。或许是因为最后那句俏皮的话,我拿了一个挺高的面试分,顺利进入了华师大。

  本身对华师大并没有什么执念,但来了这里,进了20号楼,进了孟宪承书院,进入这个温暖的大家庭,我才知道,执念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我原以为大学的院系可能都是冷冰冰的,却不曾料想有过这样温暖的氛围,报到当天热情的学导助导,暖心的宿舍阿姨、环卫大叔,都让我觉得孟院可以给我四年美好的学习和生活,这里,将会成为我在上海的一个避风港。以后谈及上海,不再是风花雪月、繁华都市,而是我的第二故乡。



  室友们都是极其可爱的人,原先看多了网上宿舍里各种撕逼大战的我总在担心室友会是什么样的人,见到她们后,才知道人的烦恼很多都是自找的。尽管来自不同的省份,但交流起来完全没有障碍,我们可以跟着重庆室友一起吃一个辣到心里的火锅,也可以听陕西室友讲讲北国风光。因为是师范专业的缘故,班上的同学都来自五湖四海,这时总会想起妈妈的一句话:“中国的大好河山都看不遍,何必总巴巴地想着往国外跑呢。”的确,祖国风景旖旎,人们都美好可爱。

  多年之后,又重新竞选了班长,大学的事真多,有些时候也闹心得很,特别感谢一直鼓励我的学导助导,总在我犹豫的时候给我建议,也特别感谢那些愿意相信我支持我的同学们,当你统计数据统计得焦头烂额时听到有人问候一句“辛苦了”,真的很暖心。参加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面试,也加入了自己喜欢的社团,活动很多,挑着自己喜欢的参加了,也慢慢发现了自己在某些方面值得挖掘的潜力和一些不足,过得充实而安宁,似乎生活慢慢地安定下来,但其实,一切的安定都是你内心的宁静,无关乎外在环境。曾听一个讲座说道:“开学第六到七周是新生适应的关键期”,现在是开学的第四周,每天有点忙有点累,有时会因为社团的事务而烦躁,有时会因为高等代数作业的难度一时迷茫,但总归日子在过,人在长大。虽然忙碌,虽然有过些许烦躁,但我依然开心,华师大可以承载起我所有的悲欣欢喜。

  每天上课走过樱桃河,看到初秋的阳光懒懒地照着,波光粼粼,煞是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明媚之感,我微眯着眼想:要是鱼真的只有七秒的记忆,要记的大概就是河水清清,绿草茵茵,人影匆匆,日光沉沦,还有那个微眯着眼笑着的姑娘。



  冥冥中似乎就与华师大结下了缘分,让我来华师大的是自主招生,而帮我有了华师大资格的是“华东师大杯”新概念作文大赛,我不相信命运,却相信命里有缘分。从小到大我的路一直走得很顺,老天似乎从来就眷顾着我,这份好意,我岂敢辜负?

  因为不喜欢学习一个问题总没有答案的专业,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理性思维极强的数学专业,自招面试的时候老师们问我兴趣,我讲了很多关于文学方面的东西。有人便问:“你讲了那么多,都是关于文学的,那为什么第一专业却报了数学呢?”我当时的回答是:“兴趣不一定要成为职业,当兴趣成为职业我可能会失去对它最原始的热爱,而在我的职业上,就算我没有兴趣,我也投注百分百的热爱。”现在我也一直在想我为什么要选择教师这个职业?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高尚的想要改变中国教育现状之类的想法,我只是讨厌社会上的尔虞我诈、人情世故而已,动脑筋琢磨人际关系太累,不如找份稳定不吵闹的工作,“孩子的眼光都是直的,不会转弯。”我希望能透过他们直的眼光看世界,想让自己做到“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哪怕像是痴人说梦,却也盼着自己天真无邪。

  学数学确乎是条艰难的道路,但自己选的路,从来都不能有后悔的机会。我总是告诫自己,要么不做,做了就要做到极致。读到过福柯的一句话:“我不能给自己或是别人提供那种日常生活中普通的快乐,这种快乐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也不能围绕它来安排自己的生活。”我难以按照他人希冀的那样活着,只有努力长成自己想要的模样。我不是愚昧人,不感性甚至理性得可怕,我也不是明哲,我可以轻易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可以信手扯谎脸不红心不跳,却时常以“人在做天在看”来警醒自己。

  这几日脑子里总想着杜拉斯《情人》里经典的一句:“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容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初读此句,觉得真扯淡,读完书后,觉得有些能理解了。一个最好也最坏的岁月,一个光明又黑暗的时代,矛盾才显得尤为美丽。

  如今的我正年轻,未来不远,值得我为之奔跑。


  起承转合却没有“合”,因为日子还在不断地向前,生命从未停息前进的步伐。我来时,带着一袭稚嫩而来,你微笑迎我;我走时必将为你带来荣光,以双手承托你的未来。三毛有文章名曰《你是我不及的梦》,而华师大,你是我可及的梦。

  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我校首届新生原创文学大赛获奖作品,作者系孟宪承书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学生)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6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