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史玉六:我们这届本科毕业生


发布时间:2017-01-13

  我是华东师大教育系1966届毕业生,1961年秋入学,学制为五年。前三年的大学生活基本正常,而后来的路子则走得磕磕绊绊。第四个学年期,我和同学们在安徽省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最后一个学年期原本教学计划是读选修课和撰写毕业论文,也因“文革”之前的风吹草动而受到干扰。“文革”爆发,我们的毕业分配又被推迟了整整一年。这些连续不断的变故,使这帮学子在课业学习之外,阴差阳错学了人生的另一门“必修”课程:应变与适应。

  在告别母校40年及其以后的十年间,我们曾三次相约聚会。同学们对母校的一草一木、一楼一宇,特别是对横穿校园的丽娃河,无不留有美好的记忆。如今我们已年近耄耋,子孙绕膝,对于教诲过自己的老师更是怀有深深的敬意与感念。同学相见,感慨良多。入校时全年级有48人,如今在世的只有38个了。为了便于对别后彼此的了解,聚会召集人特别建议同学们写写别后工作情况和人生感言,后将其制成光盘,分发给大家。这样,见面看到的不只是久别以后的外部变化和当下的音容笑貌,同时也大致了解了各自在不同工作岗位上的奋斗足迹。无论是笔下忆旧还是口头交谈,我们的共同感悟是:人生高低行止,起伏不定。但不管外部环境怎样变化,内部心境的平和与澄明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在便于发挥潜能的工作岗位上,释放出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的正能量。我将在下文中为其中几名同学作一简单列传,以从细小的视角展现出人与时代相遇的沧海桑田。


研究型教师郭德峰


  2006年11月27日,上海市青浦区教育界召开“郭德峰老师从教40周年座谈会”,区教育局、市教科院、兄弟区教育界人士,以及青浦区幼、小、中学校代表近百人参加。上海市特级教师郭德峰的教学和科研成果,得到大家的肯定和称赞,同时也为当地教育界树起了一个做研究型教师的标杆。

  在青浦区中师培训小学教师时,郭德峰教授教育学、心理学。一次,一位在小学上实习课的女学生对回答不出提问的小学生不耐烦地令其坐下。对此,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实习结束回校讨论,郭德峰专门就“激发学生学习动机”对该女生提出问题,结果她回答不出。而另一同学回答准确而流利,郭德峰满意地请他坐下。这种对差生冷漠、对好生尊重的模式重复,促使这位女生自觉反思。郭德峰又提出一个较深的问题请一位学生回答,这位学生回答不出,郭德峰说“你不要急,仔细想想。再听听别人怎么回答。”另一位同学答得很好,郭德峰转脸对刚才回答不出的同学说“听了同学的回答,你再谈谈看法”。该同学除重复那位同学的回答内容外,同时还掺进了自己的想法。郭德峰立刻予以鼓励:“回答不错。开始不能回答,但能仔细听别人回答,而且动脑子谈自己的见解,这就是学习么。”然后微笑着点头示意坐下。课后,郭德峰找那位女生个别交谈,交流学生被冷漠的感受和培养学生获得成功的喜悦及产生进一步取得成功欲望的办法。实习总结时,这位女同学在毕业班上谈了心得体会,在毕业生中产生共鸣。一位同学感慨地说:“教育学、心理学,这样学有意思。”

  郭德峰在青浦教授过小学、初中、高中所有文科类课程,以及中师的教育学、心理学;曾担纲教师、干部培训班的7门课程,并创建了5门师训特色课程;还兼任过青浦电大小学教育专业的4门课程。针对不同的教学对象、教学要求,他灵活运用理论指导、教学示范、经验推理、集体研讨等办法,把课讲得雅俗共赏,诙谐理性,深入浅出,生动幽默,不论是学生还是职后进修的教师、干部,在享受教学的过程中提升了思想境界、知识水平和工作能力。

  从实践中找问题研究,让研究成果指导实践,问题--研究--实践,循环往复,是郭德峰做研究型教师的路子。作为“顾冷沅数学教改实验小组”的主要成员,在实验方案的制定、课题设计、过程实施等方面,他提供了富有创新意义的教改理论和实践思路。实验小组的业绩引起了市教育局、国家教委的重视,并逐步由青浦向全市、全国推广,并在国际数学教育大会上作了充流。意识到家庭教育及其指导的重要性,郭德峰在家教理论的研究与普及等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在区教师进修学院工作期间,他创建了教育科学研究室,并负责全区中、小、幼学校教育科研的理论指导、课题设计、情报分析、教育咨询和成果推广。多年来由他主持或指导的科研成果获各级奖励几十项;他自己两次获得市教育科研先进个人、全国曾宪梓教育基金会中等师范学校教师奖二等奖;他主持的教科室被评为市劳动模范集体。

  郭德峰,腼腆而勤谨,字写得俊秀。与人说话面带微笑,为人处世大多低调。毕业分配时响应“四个面向”的号召,来到上海郊区青浦县一个偏远的学校工作。当时的教学任务非常繁重,三个农忙假还要参加农业生产劳动。他一度压力很大,是当地的老百姓尊师重教之风给了他信心和力量。在这个学校,他曾尝试过活动式、讨论式、小先生制教学法,以培养学生的学习主动性进而提高学习能力。十三年的基层教学生涯,让他了解了农村教育,了解了郊区学生,更了解了教师自身。他意识到,研究的本质是创新,唯有把教学与研究相结合,教师才能由单纯的工具价值体现为发展价值,以适应社会发展对教师提出的新要求。


“湖师”校长王秉忠


  王秉忠是浙江湖州人。他在校期间学习刻苦,爱钻研问题。读书时就积极向杂志投稿,从而在同学中赢得“江南才子”的美誉。他被分配到新疆建设兵团。进疆第一餐吃的玉米馒头和有一股羊腥味的菜汤,他足足看了半个小时不敢动口。望着旁边在边疆历练多年的上海知青,心想他们何尝没有新疆第一餐呢?这顿饭他足足吃了一个半小时。在库尔勒市农二师驻地招待所,他发烧至39度,招待所女会计见状回家熬了一大杯大米稀饭给他喝,睡了一觉,高烧逐渐退去。后来才知道大米是这里的稀罕之物,每人每月才供应一公斤。这位大姐的行动让小王感动了好一阵子。在农二师30团,他养猪一年半,炊事班劈柴半年,经受了两年艰苦的劳动锻炼。之后,他曾在兵团团直属学校、浙江湖州织里中学任教。1977年,被调入浙江省湖州师范学校。进湖师,这位华师大教育系的高材生,如蛟龙游回了大海。

  初进学校,他就回归专业教授教育学。湖州师范学校作为为当地培养小学教师的学校,必须了解湖州农村小学教育的现状及需求。为此,他迈开双脚去北里公社和横街公社作调查研究。他发现这里的复式班级占到总数的三分之一,约三分之二的小学设有复式班,44%的教师在教复式班。然而,中师教育学中却很少提到这种教学方式,内容几乎全部是单式教学理论。于是,他因地制宜编写了复式教学讲义,安排学生见习复式教学,组织学生实习复式教学,使毕业生普遍受到小学欢迎。在此实践基础上,他进一步探索复式教学规律。在研究他人成果的同时,他重点梳理、分析和提升自己的调查材料和实践经验,大胆提出了教师的直接教学和学生自动作业的有机配合是复式教学的特殊规律这一学术观点,并在撰写的论文《复式教学研究》中作了充分论证,论文很快在国家一级学术刊物《课程·教材·教法》上刊出。后来,中央教科研主办的理论刊物《教育研究》刊发某权威人士评述我国改革开放后复式教学十年研究的成果时强调指出,《复式教学研究》提出的复式教学特殊规律填补了我国相关教育理论空白。

  凭借良好的教学成绩,王秉忠被提拔为湖师副校长,分管全校教学工作。他发现教学基本功的训练尚处在一种放任自流的状态,上级机关既没有统一的指导性意见,也没有督促和检查。然而,流利的普通话、一手好的毛笔字、弹得一手好钢琴和熟练地画简笔画,往往是一个优秀小学教师的招牌。于是,他制订出了《普师生教学基本功规范》,把平时各门学科任课教师单门独户搞的基本功训练规范化和制度化,上升到了学校制度层面。此一规范颁行后,教师和学生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持之以恒,常抓不懈,三年下来,学生判若两人。一批批训练有素的毕业生走向社会,推动了教师队伍整体素质的提高。也正是在这一互动过程之中,湖师毕业生出色的教学基本功成了学校的名片、品牌,成了湖师办学的基本经验和湖州教育界的一个亮点。

  不久,王秉忠晋升校长,受命的首件大事是易地迁校。回想母校华东师大是教育界著名的花园式学校,一代代学子受到母校环境的浸淫而事业有成。他意识到湖师要培养优秀的小学教师,必须建造一所符合国家教委要求的新型中师学校,因而满怀激情、全身心地投入这项工作。在他指挥下,克服了一个个困难,历经两年多时间,一所设有教学区、运动区、生活区的功能齐全的新校园展现在昔日的荒野之上。校园内既有当代教育大家刘佛年和瞿葆奎的题额,也有当代中国优秀小学教师代表袁蓉的题额,凸显了一所有品位的中等师范学校校园文化特色。正如学校迁校纪念碑所云:莘莘学子,攻读有广厦,游憩多芳林。


新华社记者宋熙文


  宋熙文被分配到新华社山东分社做记者工作。进社第一课是到部队农场劳动煅炼。农场位于山东省即墨县临海的金口镇,任务是在一个小海湾处筑坝围地。他与其他高校毕业生编成一个连队,同部队指战员并肩干活。具体工作是海水退潮后在泥滩上运泥。筑坝的土就取自退潮后的滩地,滩地泥软,浅者陷没脚背,深的至小腿肚。泥下有小贝壳、小石块及硬草根之类,脚板时常被扎。初冬及初春(隆冬学习),北方的海边冷气袭人,两脚陷进去,冷彻透骨。但看到旁边部队指战员在干,他们也咬牙坚持。这样干了一年半,学习了解放军一往无前的无畏气慨,攻坚克难的奋斗精神。通过这次锻炼,以后他骑自行车下乡、徒步采访,以及参加农业生产劳动等,都不觉得艰苦了。

  上点年岁的人,大多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曾出现过一个青年先模人物张海迪。当年,中央领导邓小平等都为之做了批示,全国掀起了学习张海迪模范事迹的高潮。发现并首次报道张海迪事迹的就是宋熙文。1981年12月29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他采写的新华社通讯《瘫痪姑娘玲玲的心像一团火》。一石激起千重浪,张海迪事迹很快便由莘县县城的一间小屋扩至全省,由山东涌向全国,到了1983年5月,中央决定在全国进行表彰。当时,张海迪被誉为“八十年代的雷锋”、“保尔·柯察金式的女英雄”、“当代青年的光辉榜样”等。她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青年到成为受到全国人民、尤其是青年一代敬仰的典范,宋熙文率先的新闻报道起了首要作用。作为新闻队伍中的一员,他为自己做了一点应做的工作而感到欣慰。在其后的近三十年间,他又连续报道了张海迪的事迹。1983年5月,配合全国学习高潮,整理发表了张海迪的日记摘抄《生活的旋律》,成为当时学习张海迪事迹的重要材料。2001年,采写张海迪十八年间新的人生轨迹《三访海迪》,为继续关注张海迪成长的人们提供了事迹续篇。2009年,应《青春中国》——“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书系”编辑部之约,与同事合作采写了报告文学《张海迪,生命之树为什么长青》,长约二万余字。文章全方位深入挖掘,揭示出了张海迪把自己的根深深地扎进人民这片沃土,吸取丰富的人生营养,滋润着生命之树郁郁葱葱、硕果累累的真谛。

  宋熙文在记者岗位上的另一个亮点是较早地涉足生态文明报道。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民众生态观念十分薄弱。然而,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他就开始采写这方面稿子,影响较大的是1981年在《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的有关水土保持的文章《土之不存,人将安附?》,今天读这篇文章都不失新鲜感,可见其影响之深远。在谈到这篇文章的孕育过程时,他说他是农村组记者,经常跑农村、串林场、进山区、走平原,了解基层实际。我们这代人从小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和党的培养教育,爱我们的人民,爱我们的河山。看到那些光秃秃的山丘,就好像是大地母亲裸露的肌肤,看到那些干涸的河床,就好像是大地母亲被抽干的血脉。每每手下交出一篇有关生态内容的稿子,他的良心便得到一丝安慰。从1979年至退休,他累计采写这类稿件十几篇。

  跨行做新闻工作,曾给宋熙文带来不小挑战。在从事新闻工作的过程中,他边干边学、边学边干,逐步适应了新的工作要求。但他并不满足于此,而是注重总结采写经验,进一步探索新闻工作规律。特别是临退休前几年间,他分管分社统联工作,为提高地方通讯员工作水平,更加注意把经验条理化,进而上升至理论高度。上世纪九十年代,新华社山东分社曾举办过三期全省通讯员学习班,在班上他多次报告采写经验。在山东多地召开的类似会议(班)上,也应邀作从事新闻工作的体会性发言。这些发言,于2012年结集成册,由新华出版社以《学步无垠》为名出版。此前曾出过一本名曰《百篇学步》的小册子,里面汇集了他的百篇稿件。这次书名中取“无垠”二字,意喻学海无涯,新闻学亦如是。学,然后知不足。



(作者系教育学部1966届校友)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