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解放日报|申琦:网上频繁“秀恩爱” 是一种隐私保护不力


发布时间:2018-04-10

  日前,有关“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便利”的观点引发热议。有人认为,这反映了一些互联网公司对用户隐私的滥用和轻视。但也有人认为,这不过是说了句实话。“用隐私换便利”的背后,是缺乏隐私保护意识的严峻现实。
  从立法监管上看,目前各国网络隐私保护法律体系呈现以个人信息利益保护为主、隐私权保护为辅的趋势。但严格来说,隐私权强调保护的是人格尊严和人格自由,而个人信息更多具有财产属性,应当专门立法保护。
  2017年6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安全法》,首次在法律层面规定了个人信息的范围、利用原则和法律责任。不过,该法并不是一部个人信息保护的专门法,且缺乏可操作的具体规则,个人信息的权利地位及侵权责任仍未能落实。
  进一步来看,网络隐私保护法律体系涉及个人、信息业者和国家三方主体。与国家和信息业者相比,个人信息持有者常常面临信息不对称(不知道自己的个人信息被谁收集和使用)、估价困难(通常低估自己信息的价值)、议价能力不足(为了享有网络服务,只能提交个人信息)、集体行动困难(网络行为的分散性使得人们很难针对侵权行为展开集体行动)等挑战。这导致他们的隐私期待降低、权利主张困难。
  有鉴于此,全社会需要进一步展开讨论、达成共识,启动构建个人信息保护为主、隐私权保护为辅的专项法律制度。这不仅是保护数据自由流通、接轨国际隐私权保护法律的时代需求,更是解决网络隐私保护不力的现实需要。
  需要注意的是,在加强隐私保护的过程中,还有一个“隐私悖论”值得关注,即一些网民热衷于晒生活、秀恩爱,对隐私保护所带来的那份安全感、自由感并不是太在意。
  2012年至2017年间,我们对上海大学生的网络隐私保护行为连续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为了在社交网络里展示自我,获得社会支持乃至社会资本,不少同学会“大方”地披露个人信息。一方面,甄别真假信息的能力、网络安全知识、网络风险防控技能等网络素养不足,制约了大学生主动采取有效的网络隐私保护行为;另一方面,一些人所需要的隐私保护,更多的是仅仅维护自我权益,而不是对他人生活乃至社会秩序的尊重。
  其实,隐私帮助人们形成独立、自治的心理和物理空间,本质上体现了人们对自我生活的一种控制和自决。因此,在立法保护之外,积极培育公众对隐私权的合理期待,增强其相应的保护能力,并形成尊重他人生活的文化,也是必要的。

阅读原文


作者|申琦(我校副教授)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65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