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解放日报|“自发相亲”到“白发相亲”,不只多了父母


发布时间:2018-04-10


  近年来,在城市公园里,在电视荧屏中,父母上阵替子女择偶的现象屡见不鲜。

  有人说,相亲不只是两个人的问题,而是两个家庭的大事,更是两种人生观的对撞。

  从“自发相亲”到“白发相亲”,反映了怎样的社会变迁,又折射出怎样的代际焦虑?从“渴望脱单”到“享受单身”,年轻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看待婚姻的?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吴瑞君、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朱迪、情感和婚姻问题专家陈亚亚有一番观察与思考。


婚姻观念越来越务实


  解放周一:日前,一则“大爷给女儿征婚,放言男方月薪1万元不够多”的消息,在网络上引发热议。这样的标准,是真的想找女婿么?

  吴瑞君:这个视频我看过。以收入的多少来衡量学历的高低、以学历的高低来判定能力的大小,确实有点“简单粗暴”。婚姻并不是男女双方简单的资源配对和交换。

  不过,从为人父母的角度来看,希望女儿找到条件好一点的对象,也算人之常情。但关键要明白的是,不能纯粹以收入或金钱来衡量是否优秀、是否合适。

  解放周一:从传统意义上的“门当户对”,到看学历、看房子,再到有兄弟姐妹即“一票否决”的传闻,一些人的婚恋观为何越来越“偏激”?

  吴瑞君:2010年前后,我们在上海、苏州等地做过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婚姻观念的比较调查。结果显示,“物质因素”对独生子女婚恋观的影响越来越大,而且女性往往希望配偶比自身的条件要更好。我们的推断是,现代人越来越自我,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是导致一些人婚恋观“偏激”的主要诱因。

  但也有一个积极的变化,那就是传统意义上的“门当户对”更为强调两个家庭之间地位、背景的匹配,现代意义上的“门当户对”则已悄然发生改变,转而更看重双方的家庭成员之间是否能够和谐相处。这反映出现代人的婚姻观念越来越理性、越来越务实。

  解放周一:很多城市的相亲角里,基本上都是父母在帮子女找寻“下家”。“白发相亲”似乎正在逐渐替代“自发相亲”?

  陈亚亚:某种程度上,“白发相亲”就是现代版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它之所以流行起来,我认为原因有二。一方面,年轻人的工作生活节奏很快,且边界日益模糊。很多人接触的圈子比较小,下班后也容易“宅”在家;另一方面,现实生活中择偶难的问题确实存在,这对一些父母产生了很不好的心理暗示。

  解放周一:父母深度介入子女婚恋,是进步还是倒退?

  吴瑞君:我的一个朋友对她女儿提过这样的要求:找对象前,要让双方父母先见个面,父母谈得来才能过第一关。

  我觉得这个要求不过分。毕竟,现在男女双方多为独生子女,结婚后双方的父母也会经常碰面,甚至共同抚养第三代,抬头不见低头见,两家父母关系好显然更有利于子女婚姻关系的稳固。

  朱迪:恋爱也许是两个人的“卿卿我我”,但婚姻是社会建构的基础,涉及家庭尊严、资源交接乃至社会地位重构等综合因素。现阶段,中国青年男女的婚恋,应该说还离不开与父母的沟通和交流。

  陈亚亚:在不少中国家长看来,子女的婚姻问题是自己生活中的重要内容,是与生俱来的神圣使命。这背后与传统的“主干家庭”模式存在紧密关联。

  在“主干家庭”模式中,不管婚前还是婚后,子女和父母的生活并不是分割的、独立的。当个体需要其他家庭成员支援时,这种模式会很有效;而当个体想“静一静”的时候,这种模式的负面效应就会显现。

  解放周一:当孩子和父母在选人上发生冲突时,该怎么办?

  吴瑞君:说到底,婚姻是一种“缘”。合适不合适,幸福不幸福,本人的感觉是最真实的。对于已成年的孩子来说,他们更是有着自己的独立判断。父母可以多关心,但更要予以尊重。

  陈亚亚: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关键要看孩子和父母的关系模式。如果是相对独立的,那孩子完全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如果双方是彼此依赖的,那需要协商后达成共识,或者某一方做出妥协。在这过程中,千万不要搞出诸如断绝亲子关系的折腾。


别给单身者贴标签


  解放周一:有观点认为,中国迎来了“第四次单身浪潮”。这是怎么界定的?

  陈亚亚:研究显示,中国出现过几次单身潮:20世纪50年代,受首部婚姻法的影响,不少包办成亲的人得以正式离婚,这是第一次单身潮;20世纪70年代末,知青返城引发了第二次单身潮;20世纪9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引发传统家庭观念的转变,第三次单身浪潮来临;进入21世纪,随着经济飞速发展和女性自主意识提升,第四次单身潮显现。

  第四次单身潮的一个特征是女性的独身倾向。以前大多是离婚,男女可能都想离婚,离婚后可能还是要结婚或者有再婚的意愿,但现在有更多女性就不愿意进入婚姻。

  吴瑞君:单身人口的增多,是国内外一个普遍的现象。但需要看到的是,通常报道中的所谓单身人口是指20岁至59岁的未婚人口总量,可我国单身人口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平均初婚年龄推迟。目前,我国平均初婚年龄在26岁左右,男性比女性大两岁至三岁,城镇地区的平均初婚年龄接近30岁。

  事实上,眼下单身并不意味着以后不会结婚。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来看,30岁以后未婚的,男性在3%左右,女性不到1%。可见,大部分人最终还是会投入婚姻的怀抱。

  解放周一:为什么有人愿意“享受单身”?

  陈亚亚:因为单身,所以自由;因为单身,所以简单。这或许是很多单身男女的共同感受。少了与另一半的摩擦、争吵,少了婆媳关系,在忙碌的工作之外,就可以享受那份单纯和宁静,享受一个人也精彩的生活。

  客观来说,我不赞同给单身者贴上“潇洒”或“孤独”的标签。我们每一个人,包括处于婚姻中的人,也会不时感到无奈或迷茫。反过来讲,单身者的自由也可能是非常有限的。毕竟,我们还是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

  在有关单身的种种讨论中,很多人热衷于区分是主动单身还是被动单身。我觉得,更应该聚焦“单身”本身的定义。不结婚算单身,还是没有亲密关系才算单身?二者实际上是很容易混淆的。

  解放周一:俗话说,“成家”才能“立业”。单身男女,似乎会给人一种“长不大”的感觉。

  陈亚亚:我不赞同这种看法。就现状来看,高学历、高收入的人群中更多会选择晚婚或者不婚,而低学历、低收入的人反倒容易早早结婚。可是,我们能够说后者比前者更成熟吗?

  吴瑞君:说不结婚的孩子“不成熟”,可能还是催婚的借口。但总的来说,组建了小家庭的男男女女,尤其是有了爱情的结晶后,会显得更有责任意识。

  解放周一:但也有人觉得,婚姻是可以等待的,不要太着急。

  朱迪:好的婚姻会让你知道自己有多好。相比之下,那些曾经的等待和痛苦是多么的渺小。

  陈亚亚:婚姻不是“冲动型消费”,但单身一族也面临很多基本的生存压力。例如,在买房、就业等方面就面临一些政策性障碍。这应当引起正视。


引导“陌生人社交文化”


  解放周一:近年来,电视相亲节目受到不少人的关注。但类似“台上幸福牵手,台下立刻分手”的情况,不免让人对这种“拉郎配”形式产生质疑。

  陈亚亚:我参加过上海本地的一个相亲节目。当时自己“不懂事”,就想着去玩一下。做节目的过程,我感觉就是在做游戏,嘉宾、主持人、后援团之间需要互相配合。我当时选择牵手的对象,也是后援团在下面早就商量好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台上配合好。

  这次经历告诉我,相亲节目可能只是提供一个男女邂逅和展示自我的平台。所谓配对成功率并不是最重要的,想在一次节目中觅得真爱的想法本身也不够成熟。

  朱迪:包括电视相亲在内,其实很多类型的相亲可能主要是为了回应父母、亲友乃至同事的关心。有些时候,旁人的牵线也是盲目的,看到身边有单身男女就往一起凑。靠谱的相亲,应该是介绍人对双方的人品、性格、兴趣爱好和家庭背景都有所了解。

  解放周一:现实中,还是有不少“渴望脱单”的人迟迟找不到意中人。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朱迪:就个人而言,问题可能出在对伴侣存在过于理想化的期待。就社会大环境而言,很关键的一点是缺少“陌生人社交文化”。

  纵观近40年来的社会发展轨迹,“白马王子”或“白雪公主”迟迟未到的背后,反映了价值文化、社会心理的很多深刻变迁。

  例如,价值观的转变。一方面,婚姻不再是必需品。另一方面,年轻人对爱情和婚姻都会有一定的要求,不光是物质方面,也包括外貌长相、人品性格、精神追求等。这使得结婚这件事对年轻人来说,遇到合适的是幸运,没有合适的就“宁缺毋滥”。

  又如,工作和生活压力的增加。绝大部分年轻人毕业后先要考虑的是就业,就业稳定后又要考虑前途,而且每五年、每十年还会面临不同的发展目标;就业不好的话,当务之急要考虑的则是生存问题。

  婚姻当然是人生之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正因为重要,所以才需要更好的物质、精神准备。这些压力又使得部分年轻人不得不将婚姻一再推迟。从这个角度来看,年轻人如果整天为生计所迫,收获爱情的机会是真的会变少,晚婚乃至不婚的可能性也就相应增加。

  再如,社交机会不多,社交质量不高。在一些西方国家,人们的社交行为开始得很早。高中舞会、毕业舞会以及各式各样的派对,是西方年轻人交友的重要场合。但中国人由于成长文化和教育方式的差异,与陌生人交往甚至交朋友的意愿不高。

  特别是,在虚拟社交的冲击下,很多人沉溺于个体化、碎片化的生活方式之中。在他们看来,待在家里享受虚拟世界的快乐和孤独也是一种“浪漫”,甚至一些“宅男”“宅女”还走上了反社交文化的极端。而一旦错过结婚高峰年龄,找到合适的对象就愈发难了。

  最后,“生产导向”的观念一再抬高婚姻门槛。当今社会,学历、就业往往决定了一个人的社会经济地位。由此,人们更加重视升学率、就业率,而相对忽略情感和心理教育。这种“生产导向”,也造成了婚姻嫁娶的攀比。

  更要命的是,并非所有女性要求男性必须有房有车才能结婚,而是在这种观念潜移默化的影响下,男性对自己有了更多更高乃至不切实际的要求。

  解放周一:对于“脱单”,可否支几招秘诀?朱迪:一方面,不要执着于理想型的伴侣标准。事实上,绝大多数“男神”“女神”,是只可远观的,不一定能够愉快地玩耍。另一方面,要有自信,要有准确的定位。对方回应不积极是他的损失,吃顿火锅后就把不愉快忘掉吧。压箱底的绝招是,遇到合适的,出手千万要记得快、准、稳。


相亲不是比赛 而是要获取幸福


  父母一直催婚,怎么办?干脆,带爸妈一起上电视相亲吧。

  日前,知名媒体人孟非主持的又一档婚恋节目《新相亲时代》,在江苏卫视开播。

  不同于《非诚勿扰》,《新相亲时代》是父母子女“齐上阵”,共同成就爱情乃至婚姻。如果说《非诚勿扰》指向一段恋情的开始,那么《新相亲时代》将直面家长和孩子的种种“过招”,且更多指向的是婚姻。

  在接受《解放周一》专访时,孟非表示,希望这档节目能让两代人达成理解和共识,并帮助单身族更好地找回自我、找到幸福。


跟年轻人对话就是在跟时代对话


  解放周一:“国民第一月老”的称号,你喜欢吗?

  孟非:不喜欢。现在一些人的词汇表达比较贫乏,动不动就冠以“国民”“全民”,说到女性就都是美女,足球比赛有个远射就叫世界波。我们的语言能不能再丰富一些、再实事求是一点?

  解放周一:一直做相亲节目,有没有定型的感觉?

  孟非:可能是因为我懒吧,这些年做过的节目两只手就数得过来。别的主持人做几十个、上百个节目,我当然也希望自己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解放周一:《非诚勿扰》 陪伴观众9年了,还会继续办下去吗?

  孟非:工作人员告诉我,《非诚勿扰》已经促成了180多对夫妻。我想,只要观众乐于看,广告商还愿意赞助,我们就会坚持下去。这也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解放周一:有人质疑,电视相亲节目中的一些嘉宾是在“表演”。

  孟非:通常来说,在相亲的场合,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如果说这是“装”,是不是标准有点严?解放周一:哪些嘉宾看上去更受欢迎?孟非:心态开放、有礼貌、表达平和的人更有观众缘。

  解放周一:喜欢跟怎样的人对话?

  孟非:相亲节目做得比较多,但接触的人并不重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同样的话题,不同的人讲起来也会不一样。就节目风格来说,我其实更喜欢安安静静的主持。只要嘉宾是真诚的,我都愿意跟他们好好对话。

  你们可能注意到,我们的节目制作团队很年轻,台上的男女嘉宾也多为年轻人。保持和他们的对话,实际上就是在跟这个时代对话。这是特别有意义的。


9年来很多东西会变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变


  解放周一:电视相亲、网络交友和传统相亲,哪种更靠谱?

  孟非:不知道有没有权威数据来论证哪个更靠谱,但电视相亲经历着市场检验,受众群体一直比较稳定。

  解放周一:电视相亲节目中不时会冒出一些“奇葩”。这是不是不利于弘扬正确的婚恋观?

  孟非:在择偶条件上,不同的人会有不一样的标准。旁人可能觉得直接表达物质欲望太过现实,但它确实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

  我们当然不会提倡种种偏激的观念,如只看颜值、只看房子。节目制作的一个原则是尽量呈现真善美的东西,相信观众是有鉴别能力的。

  解放周一:就你的观察来看,这些年来大家找对象的标准有没有变化?

  孟非:9年来,很多东西会变,但也有一些不会变。在两个节目的现场,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人们对甜蜜爱情、幸福婚姻的追求没有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没有变。

  相亲舞台不是比赛场;婚恋的目的不是为获取胜利,而是要获得幸福。过去,可以选择的机会不多,甚至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人们有了空前的选择余地,应当倍加珍惜。不管怎么变化,获取幸福的方式本质上是一样的,即要坦然接受自己和对方的不足,而不是只看到所谓外在的“美丽”。

  解放周一:把家长请进《新相亲时代》,不担心他们和子女发生争执么?

  孟非:让他们吵呗。每个人都有平等的表达机会,都应该展现真实的想法。如果所有人都感觉到主持人在控场,那就不是好的主持人。

  我有一个看法,大家可以有不同意见,那就是:设定的择偶条件越多,获得幸福的概率越低。当家长不停告诉孩子要找什么样的对象,他们的开放心态就会受到局限。从这个意义上说,父母介入越多,子女婚恋成功率越低。

  结识新朋友越来越容易可走进内心的机会越来越少

  解放周一:作为父亲,你会要求女儿在多少岁之前结婚?

  孟非:她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只要幸福就好。

  我经常在节目中讲,如果女儿找的另一半是我不满意的,我一定不说。因为我要说了,他们关系可能会更好;我要是不说,搞不好他们自然而然就散了。这就是生活,要学会接纳。

  解放周一:怎么看单身族?

  孟非:单身有幸福的单身和不幸福的单身,婚姻也分为这两类。我们要明白,人生在世,所追求的是幸福生活,而不是作为“任务交差”的婚姻。

  解放周一:在这方面,有些父母感到很焦虑,该怎么办?

  孟非:一定意义上说,父母对子女“脱单”的过度关注,是源于他们闲得慌。我们的家长非常爱自己的孩子,甚至把生活的重心全部放在孩子身上。这不是一种理性的生活方式、交流方式。我的建议是,父母要学会过自己的日子,要接受孩子和自己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解放周一:很多人抱怨“网友一大堆,对象却找不到”。请问,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孟非:就像一首歌里面说的那样,“你看彩色电视变得越来越花哨,能辨别黑白的人却越来越少”。我们结识新朋友越来越容易、途径越来越多,可是能走进我们内心的机会反而越来越少。

  解放周一:年纪大了,是该“将就”,还是继续“讲究”?

  孟非:面对年龄增长的压力,每个人的选择可以不一样。我的意见是,多做积极的、负责任的尝试,不要封闭自己的心灵。


阅读原文


记者|夏斌 杨琳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