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杨治平:怀念何金娣校长


发布时间:2017-03-13


  惊闻何金娣校长去世,心中万分悲痛。没有想到她竟这么早离开。回忆起她的音容笑貌,仍然那样生动,一切宛如昨天。

  她是我的好长辈、好邻居。

  在卢湾区工作的时候,我在卢湾教师公寓居住过整整三年。我们都住在9楼,一条过道,左边是我家,右边是她家。刚搬进去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她就是赫赫有名的教育专家、著名的校长、全国党代会代表。我感觉她是一位很和蔼、很有修养的老师,脸上总是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从容且优雅。

  人与人的沟通,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何校长就具有一种独特的气场,她具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让人们愿意与她亲近,愿意信任她。楼道里的小朋友们看见她,都会很开心。她的耐心似乎能融化任何一个顽皮的孩子。

  何校长是我们楼层起床最早的人。当大家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已经隐隐听她家的大门轻轻打开的声音,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然后是电梯下降的声音。她也是我们楼层回来最晚的人,电梯最后一声叮咚,往往就是她回家了。她为了工作真的是披星戴月。但不论何时我们遇到她,她总是面带笑容。她的笑容中偶尔露出一丝隐隐的疲惫感,但她在那一瞬间的疲惫后,立刻又充满了坚强的能量。

  那时候我在干训部工作,因此与何校长工作上有交集。我印象最深的是2007年的校长课程领导力工作。当时,市教委在全市开展校长课程领导力提升工作,区教育局领导部署了相关任务,干训部负责策划并组织全区的校长课程领导力论坛。我们要向校长征集以课程领导力为主题的论文,并且邀请校长们出席论坛并做主题发言。这个看似容易的工作,具体开展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有的“笃校长”(注:上海话,意思是“大校长”)对课程领导力等相关工作有不同的认识,工作当中的沟通环节就比较多。说实话,跟“笃校长”打交道,有时候还是需要鼓起勇气的。

  但我们跟卢湾区最“笃”的何校长沟通就很顺畅,她总是积极地支持和配合我们的工作,让我们总是觉得温暖和感动。她最早把论文提交给我们,在年底的论坛上,她做了精彩的发言。大家纷纷赞叹何校长的发言水平高,对课程领导力的认识深刻而富有启迪。我曾经问过几位同事,论坛上演讲的二十几位校长中,你认为谁的发言最好,我听到的反馈都说何校长讲得最好。

  论坛办得很成功,我现在回忆起来,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利用”我做论坛现场主持人的“特权”,跟何校长合一张影。我以为机会总是会有的,谁又能料到,这世事的无常呢?大家曾经多次聊天时说,何校长是位优雅的女士,还想象过她百岁年华,白发苍苍,却优雅魅力丝毫不减的样子,但上天却让这份优雅永远地定格在她的花甲之年,令人深深叹息。

  我永远也忘不了,在一个金色阳光的周日午后,我在楼道里遇到了刚刚参加全国党代会返回上海的何校长。前一天,还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了她,今天她就已经返回上海了。我问她,您一回来就工作,周末也不休息吗。她说,有很多事情要做,来不及休息。我听她快速地介绍了密集的工作安排,心中暗暗惊叹、佩服。她消瘦而苍白的脸上,略带疲惫,但一提起工作,提到学校,她就瞬间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幸福,充满了自信。巧合的是,金色的夕阳此时从楼道的窗外照进来,她立刻闪闪发光起来,一如党旗上的金色的镰刀斧头那样光芒灿烂。这光辉的党员形象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她的道德榜样,她的人格魅力,深深感动并鼓舞着认识她的每一个人。

  作为她的邻居,我一直想轻轻称呼她一声“金娣阿姨”,没想到,却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现在,请允许我呼唤一声“金娣阿姨”吧,在天使飞翔的国度里,您好好休息吧,那里,永远也不会有疲惫。



(作者系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人员,我校教育学部校友)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