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文汇报|高晓川:“欧尔班现象”折射欧洲裂痕


发布时间:2018-04-16


  2018年4月8日,匈牙利右翼政党青民盟以压倒性优势再次赢得议会选举胜利,欧尔班将出任新一届政府总理,这是他自2010年以来连续第三次组阁。加上在1998至2002年担任总理的第一次任期,欧尔班将创造上世纪90年代匈牙利剧变后四届16年总理任期的历史纪录,“欧尔班现象”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虽然欧盟批评欧尔班政府的一些政策“侵蚀匈牙利的民主基础”,但匈牙利政府的诸多经济政策收到了较好效果,这为欧尔班获得更多民意支持创造了良好基础。 视觉中国



维谢格拉德集团协调行动加深新老欧洲裂痕


  2008年欧洲债务危机为青民盟的再次崛起创造了有利条件。危机对中东欧各国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匈牙利成为第一个申请国际金融援助的中东欧国家。当时社会党政府刺激经济复苏政策不力引发选民的不满。2010年4月,青民盟赢得国会选举胜利。后危机时代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为欧尔班政府提供了更多推行改革政策的活动空间。

  而所谓“欧尔班现象”主要是指2010年以来欧尔班政府内外政策的集成,它主要包括以下方面:政治上通过制定新选举制度强化执政党地位,同时加强对公共媒体和一些社会组织的控制;在经济政策上,实施各种改革措施,把政府干预作为刺激经济复苏的积极手段;在外交上,从偏重西方转向东西方平衡,2010年欧尔班政府提出“向东开放”政策,强调在发展与欧美国家关系的同时,加强与中国、俄罗斯等东方大国之间的经贸合作;在欧盟中,强调捍卫成员国民族国家权益,并联手维谢格拉德集团其他三国 (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与欧盟的难民政策针锋相对。

  从欧债危机的教训出发,欧尔班对欧盟权力集中型的治理结构颇有微词,他认为应赋予成员国更大的自治权。他在2014年2月访华期间提出,不仅欧盟需要加大改革力度、摆脱故步自封的发展模式,匈牙利也要以创新精神探索更加适合国情的发展道路。同年5月,在第三次总理就职演讲中,他表达了更强烈的捍卫民族国家权利的决心,他提出匈牙利虽是北约和欧盟的一部分,但不是它们的人质,匈牙利有捍卫自身利益和表达意见的权利;在对外关系上,匈牙利政府注重根据自身的实际需求与俄罗斯开展务实合作,在欧盟针对乌克兰危机而对俄罗斯采取制裁措施时,匈牙利采取了中立立场,并与俄罗斯签署了帕克什核电站扩建合作协议。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出现后,匈牙利政府与欧盟间的矛盾不断加剧,欧尔班不仅坚决反对欧盟的难民政策,而且与波、捷、斯三国协调一致立场,结成统一战线,加深了新老欧洲间的裂痕。

  虽然欧尔班政府的一些政策不断受到反对党、部分民众以及欧盟的指责,尤其欧盟批评匈牙利政府加强对公共媒体和一些社会组织的控制是“侵蚀匈牙利的民主基础”,但匈牙利政府的诸多经济政策收到了较好效果,自2013年至今,国内经济稳定增长,2013至2017年增长率分别达到2.1%、4%、3.1%、2%、4%,失业率低于4%。这些都为欧尔班获得更多民意支持创造了良好基础。难民危机出现后,他在维护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文化传统方面的大力宣传和反对欧盟政策的强势形象也迎合了部分选民的心态。


中东欧国家仍以不一样的视角看待一体化进程


  “欧尔班现象”已成为新欧洲的突出特点。这一现象不是单纯的和孤立的,其背后隐含着中东欧特殊的历史哲学。

  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提出了“中心-半边缘-边缘”三级体系学说,按照这一理论中东欧应属欧洲的半边缘地区。匈牙利史学家苏斯(Jeno Szucs)也认为,历史和经济的因素都决定了欧洲分为西部发达地区和东部边远地区,中东欧可做为欧洲的半边缘地区。冷战后,中东欧地缘政治关系仍呈现错综复杂的博弈特点。在北约和欧盟的双东扩完成后,中东欧政治、经济和安全机制纳入跨大西洋体系,欧洲因素成为主导中东欧发展的主要范式。虽然多数中东欧国家完成了回归欧洲的历史使命,但历史发展的积淀决定了长期在大国夹缝中生存的中东欧国家仍以不一样的视角看待一体化进程,以波兰、捷克为代表的一些国家较早已表露出强烈的疑欧心态,他们希望欧洲一体化朝着更加开放和民主化的方向发展。捷克前总统克劳斯曾指出,随着一体化的日益深入,欧盟面临着更加严重的认同危机,尽管部分政治精英不断地自上而下推动着一体化进程,但今天人们仍不相信欧洲主义,不相信一切都由布鲁塞尔决定的超民族国家主义,对欧盟未来的发展,普通民众和欧盟政治精英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在现实的和政治的欧洲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在波兰,2015年10月上台执政的法律与公正党提出,中欧国家应该寻找自己的繁荣之路,这条路不是只建立在追赶西欧的基础上。

  国际社会一般把维谢格拉德集团四国视为中东欧地区经济社会转型的成功典范。如果自上世纪90年代初算起,那么这些国家的转型将近三十年,这也意味着他们进入了更富有经验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中青年阶段,而不是在转型初期或入盟前按照欧盟要求答卷的学生。多年来,作为欧洲重要的新兴经济体,该集团的经济实力不断增强,按照2016年的GDP总额计算,该集团排位世界第16大经济体,其6400万人口在欧洲排在第四位(比法国略少)。该集团的合作越来越多关注于跨区域议题,如能源、防务合作、欧洲东部伙伴关系、交通基础设施等。作为一个次区域集团,其在欧盟治理结构中的作用日益重要。四国在难民问题上采取的一致立场日益突出了欧盟与新成员国关系中的结构性矛盾。2016年6月,欧尔班在欧盟治理机制问题上提出,欧盟的民主合法性只能来自于成员国,欧盟的基础不在于其机制,而在于成员国;欧盟的民主特点只能由成员国来强化,欧盟机构和成员国之间的关系必须得到改善。以匈牙利为代表的维谢格拉德集团国家要求更多对欧盟治理结构进行改革,并加强民族国家地位。一方面,他们在欧盟范围内争取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如欧盟结构基金的分配),另一方面,又抵制欧盟出台的其认为不利于国内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的政策措施 (如难民摊配)。

  2018年5月,匈牙利政府与欧盟启动关于2020至2026年欧盟预算缴纳以及结构和聚合基金分配的磋商。匈牙利的基本立场是希望保持2014至2020年获得的343亿欧元资助的规模,因为这是促进匈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保障。但英国脱欧后,欧盟基金规模的减少将影响到欧盟预算净收益国家,尤其是中东欧国家。虽然匈牙利政府已宣布将增加2020年后对欧盟预算的贡献额度,但欧盟官员表明未来把基金分配与成员国遵守欧盟政策情况相挂钩的可能性,这无疑会增加匈牙利在欧盟难民政策上的谈判压力,欧尔班会采取何种灵活对策、争取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尚有待观察。


阅读原文


作者|高晓川(我校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中东欧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