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自旋之星辰--谨以此文纪念华东师范大学唐政教授


发布时间:2017-04-16

  送你走后回来的那天清晨,瓣瓣洁白的玉兰花洒落庭前,已经是寒冬过后的初春时节,而你,却再也看不到这盎然的春意......

  一年后的又一个春天,站在你肃穆的碑前,再次看到你爽朗的笑脸,看到团簇拥围你的鲜花,看到你心爱的论文镌刻在你的身边,看到亲人为你点起的香烟在冉冉萦绕,那些一年中常常不期而至的絮状记忆忽然明晰壮大起来,汇成巨大的波涛,一次次寻找出口般地拍打着约束思念的堤坝,终于奔泻出来,凝聚成下面这些文字......

  记得那是九年前同样的春天,在你的办公室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你放下手里的烟头,大大咧咧地上来握住我的手,告诉我其实你很早就听说了我的名字。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我和你攀谈后才知道我们其实原来是武大校友,而且应该有四年的交叉,也许在多年前的樱花下、梅园边,我们就曾擦肩而过。虽然那时我们并未相识,但缘分的力量却最终仍然让我们成为了同事。

  接下来的几年一直忙忙碌碌,我们开始了紧张的实验室建设。在那些共同奋斗的日子里,我才渐渐发现你其实是一个很内敛清高的人,有时甚至谦逊到羞涩的地步。而和你接触得越多,你身上就有越多的地方让我诧异和自愧弗如:你说起你原本是实验出身,却最终走到理论计算这条路上;计算的道路上你又研究透了计算机的原理,结果水平甚至已经超过了专业人员;为了解释实验结果,你甚至独自写出一套大型程序;你虽然学的是技术,搞的是计算,却只用一支粉笔就给学生们推演起量子场论......

  我们一起在你烟雾缭绕的房间里讨论和闲侃,时不时你标志性的爽朗笑声就在屋内回荡起来,这样的日子已经无法数清,但我却清晰记得一抹斜阳穿过了你的窗子,让回忆镶上了金边。

  然而只有我最了解你所承受的压力。回国后你因为条件的限制和实验室发展方向的需求,基本放弃了自己的成名领域,转而研究了一个已经走下坡路的方向。各种原因的纠缠,使得你在这条路上走得异常艰辛。但是你的骄傲让你不能走回头路,你敏感却又不得不面对他人的指戳。经历过曾经的辉煌,又有多少人能直面如今的黯淡呢?

  而这样的日子,你整整渡过了七年......

  但是,你终于成功了!默默的积累,终于换回丰厚的回报。当你的回国后第一篇物理评论快报发表时,我们全都由衷地为你骄傲。只有在那时,你才稍稍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你像一个棋手,在最后时刻打劫成功,全面翻盘。又有谁能想到,你的胜利号角才刚刚吹响。从那时起,你闯出了一条凝聚自己特色的道路,跻身进自旋陀螺这个新兴领域,打出了一个接一个的漂亮仗!

  我清晰地记得那天下午,你难得地敲开了我的门。你严肃的表情让我有些紧张,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却原来是你拿到了杰青面试的通知,我们击掌相庆的同时,我又长舒一口气地狠狠捶了你,以示对你这种表达消息方式的不满,却也是对你的成功的敬佩。我们立刻开始了紧张的备战,但其实我们彼此都知道这场战斗的残酷程度。你已经只剩最后一次冲击机会,而且在许多统计数据上并不占优势。我们只能扬长避短,全力以赴!

  经历了短暂但艰辛的准备,我陪你一起赴京赶考。在你即将进屋答辩时,我给你拍下了那张照片。这是我第一次给你拍照,一向不喜欢束缚和形式的你竟然很配合地挺直了身板,只是我那时不知道这也是我给你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当场外被隔离的我都能听见你自信浑厚的嗓音在会场激荡,我已经有种感觉,胜利女神似乎正在向我们走近。但当你走出会场时,我却又觉得别的什么已经不再重要,还是去放松放松这数月来的紧张情绪吧!

  也正是在那天的小酒馆里,你我咣筹中无话不说。你谈起了你早逝的父亲,你并不一帆风顺的人生,你曾经历的挫折和委屈,你曾付出的种种努力。有些事我并不清楚,但我却能感同身受。我们在微醺中达成了共识,其实我们在意更多的是努力的过程,结果在某种意义上只是个形式了。

  当我给你发出那条祝贺胜利的短信时,我的心情一定比你激动,因为谨慎的你还有点不敢相信。但你真地成功了,在最后的关头你做到了!在大多数人不看好你的时候你证明了自己强大的实力!

  接下来的日子自然是欢天喜地,率真的你接受每个人的祝酒都一杯杯一饮而尽,最后终于烂醉如泥。虽然你事后说是你不能拒绝,但我更愿意理解为那是你释然的方式。

  你的身份和角色从此发生变化,你开始更多地关心别人,从同事到学生,因为你知道你从此要担起的责任。只是我们都没发现,危险已经逐渐降临。

  突然有一阵子没有见到你,再看见你时,你的臂上已经缠了黑纱。原来你挚爱的母亲终于还是离世了,我猜想这多多少少更加影响了你的健康,因为你是那样的一个孝子,又怎能轻易摆脱失去母亲的痛苦。

  可是,你还有贤惠的妻子,还有如花的两个让人羡慕的优秀女儿,还有一群和你奋斗的兄弟,还有你刚刚开辟出的新天地,你的好生活才刚刚开始啊?命运刚把幸福之门为你打开,为什么竟然又要匆匆关上?

......

  我相信每一个美好的灵魂都会飞升化为夜空里的星辰。你研究的是缺陷,追求的却是完美。我笃信在你选择研究自旋陀螺的时候,其实是被那别人叫做缺陷的小小自旋内廪的完美性质所驱动。那颗微观世界里的小小自旋,就仿佛夜空中最亮的明星,卓尔不群,正如心无旁骛的你——那自旋之星辰!

  

--20174月 段纯刚

   

---杰青答辩前的唐政教授,20146月作者摄于北京西郊宾馆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4487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