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陈蕾:烟雨江南春


发布时间:2017-04-26


  云烟渺似君,细雨累腮氲。烟雨江南春,何必苦苦寻?

  

  沪上四月,春过半,微雨天,一早听说园中晚樱正开。雨天对于赏樱来说,并非寻常的好时机,然而丽娃餐厅前那株松月樱,是否会因了这不寻常,生出别样的情致呢?当丝缕的好奇迅疾汇拢,挽成一个期待的结扣,我便干脆地投身雨雾了。

  细雨如烟,烟雨起处,伞变得可有可无。自在着双手,连脚步也平添几许轻快,润泽空气带来的是熨帖、宁静和安详。如同寻访故人,轻雨中的行走强调了某种仪式感。不必急行,对方正在原地自在从容地舒展;也无须迟疑,红袖添香,知交促膝,时隔一整年得见芳容,怎不令人欣而往之?

  转过物理楼南行,环岛处再左转,那树花影便隐隐在眼前了。清明前后,高处紫桐怒放,近旁关山樱争奇斗艳,但那素白里沁出微粉的一树,即便隔了迷蒙烟雨,也能一眼分辨出来。

  清淡朴素的色彩于明艳的背景里跳脱出来,或许不过属于我的附会和臆断罢了。事实上,这株樱树一直以来都是寂寥的。即便盛放的花季,在最晴明的时光里,也极少惹人注目驻足,更不要说这样的阴雨的薄凉天了。不过这样也好,一人一树相伴,既不至于孤单也不过分热闹。一天地烟雨于是将整个世界清减为一个人与一树花。当我终于站定繁樱之下,滚滚红尘便仿佛远隔雨幕之外。

  细看花朵低垂,轻瓣重重,雨露微凉,不知是花瓣映着雨珠,还是雨滴染了花瓣儿,只觉粉颊含羞。仿佛古雅的女子,默默怀了心事,出神间嘴角浮起一朵微笑,欲说还休,腮边也渐渐染上一抹晕红,若有似无。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可究竟在等什么呢?轻语的风?翩飞的蝶?还是看花的人?当思绪差点被一朵猜度的小漩涡无端席卷之时,我像是忽然明白了:这漫天烟雨一起,等待这件事便隐去了焦灼感,变成了带着诗意,属于春天的小心思。至于等的是什么,本不那么重要。

  江南烟雨春,不也正是树下那看花人所长久等待的么?四季依序更迭,春天如期来临。然而春色易得,江南在望,烟雨江南的春意,却遥如旧梦。那般自在清雅又生机勃勃的景致,多年前也曾润泽过少年的眼眸,抚慰过青春的惆怅。无奈终于步履匆匆、心事重重如路人,烟雨江南春便在不经意间被遗落了,并且无从找寻。或许那缕春意只合入诗入画入心,不落凡俗之境吧?勉强苦寻,终归失望。我渐渐放弃了寻找,渐渐在红尘里随遇而安。曾领略盛景的人是无法选择遗忘的,所幸我们还被允许另一个选项——那就是等待——等待春天在某个转角微笑,等待江南春从某朵花里绽放,等待烟雨江南春于某个瞬间忽现。

  一场烟雨在江南,让普通的树,普通的人,成就为烟雨江南春的一部分。只要愿意等,忽然有一天,江南,就下起了春天的烟雨。

  

  

作者系计算机科学技术系副教授)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