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视点

崇明:前进,还是衰败:马克隆会把法国带往何处去


发布时间:2017-05-02


  在刚刚结束的4月23日法国总统第一轮选举中,成立不过一年的“前进”运动的创建人及领袖马克隆拔得头筹,将在两周后与极右阵营国民阵线的勒庞对决,不出意外将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这一选举结果无疑会对法国和欧洲政治产生巨大影响,但主要不是因为像很多评论者认为的那样,由于传统的左右两大政党——社会党和共和党候选人均被淘汰出局,法国政治体制将因此重组更新。事实上,自称超越左右的马克隆完全不是什么体制外或反体制的新鲜政治力量,而不过是七十年代后期以来支配法国的新自由主义的新一代接班人。很可能,一旦当选总统,他非但不能带来法国人所迫切需要的实质性的政治变革,而且会加速法国的政治衰败。     


新自由主义哲学王?


马克隆在初步结果出来后向支持者致意。


  这一新自由主义的最主要的特点并非其对经济自由的提倡,而是对人权政治和文化多元主义的推崇,也就是说把经济自由与社会和文化上的更为彻底的个人自由结合起来,并进一步淡化民族的主权和边界。它尤其是所谓布波族,即布尔乔亚-波西米亚式中产阶级精英的价值观。马克隆曾经是罗斯柴尔德金融集团的高管,在担任奥朗德的顾问和经济部长期间曾试图推动社会党经济政策的自由化。他毫无疑问是文化多元主义的追随者,因为他断言“不存在法国文化”,“只有在法国的文化,它是差异性的,多元的”,并且他声称从来没看到过什么法国艺术。在他眼里,在法国的文化和艺术的根本特征是一种面向外来因素和外国人的开放性。他声称,法国历史上的殖民是“反人类罪”,似乎殖民可以与种族屠杀相提并论。他毫不掩饰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的欣赏,主张更进一步地让欧洲对移民开放,因为移民将促进经济的发展,并且接纳移民是欧洲人的道德义务。他坦然拥抱全球化,宣称他将继续推动欧洲一体化,把国家主权进一步向欧洲转移,在欧元区施行统一的经济和预算管理。显然,在他的主政下,法国政治将继续三十年来的去民族化、去传统、去基督教化的方向。

  在马克隆治下,可以预见的是,欧洲的自由流通更为顺畅,恐怖袭击仍将不时发生,他对法国的伊斯兰化很难有所作为。即使马克隆的新自由主义在经济上能有所见效,其欧洲主义和文化多元主义很可能会加剧法国社会日趋分裂和极端化的趋向。法国国内的反欧、反伊斯兰教情绪将继续发酵,此次选举可能失利的勒庞在五年后卷土重来登上总统宝座,不是没有可能。欧盟的命运、欧洲民主的前途都令人担忧。事实上,在这次选举中,主张退出欧盟恢复国家主权和边界的极右国民阵线取得了百分之二十一点三的选票,而号称法国的“卡斯特罗”和“查韦斯”、极左阵营“不屈法国”的领袖梅朗雄也获得了近百分之二十的选票,与马克隆的百分之二十四点零一选票相去不远。这充分暴露了法国社会和政治的碎片化、极端化。此次选举中极右的继续上升和极左的异军突起均是对新自由主义的反动:前者挑战的是新自由主义的无边界的世界主义,后者反抗的是其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可以想象,随着马克隆新自由主义的推进,法国政治的碎片化和极端化在日后数年会加剧。


左翼哲学家艾蒂安·巴利巴尔,据称,马克隆曾在他的指导下撰写研究生论文。


  如果马克隆当选总统,这本身就体现了第五共和国政体的衰败化倾向。一个不满四十岁、三四年前在公众中还基本默默无名的年轻人,仅仅做了三四年的总统顾问和经济部长,然后脱党单干,居然投机成功,一跃成为法国总统,暴露了法国政治的媒体化、表演化、泡沫化。法国的左翼知识精英和媒体热衷于将其打造成一个年轻英俊、开放亲民、雄辩能干的体制外政治天才,甚至将其塑造成一个哲学政治家。媒体不遗余力地渲染其哲学教育背景,并津津乐道其曾担任著名哲学家保罗·利科的助手,以及曾在另一知名左翼哲学家艾蒂安·巴利巴尔的指导下撰写研究生论文。事实上,他只是在利科撰写《记忆·历史·遗忘》一书时做了些辅助的工作,而巴利巴尔称从来不记得有过这个学生。马克隆以其在巴黎高师的学习经历误导视听,让人以为他是处于法国高等教育金字塔顶峰的“高师人”,而事实上他两次参与高师入学考试,均被淘汰。这种粉饰是一种作秀和表演,让向来容易被文学政治迷惑的法国人特别是文人认为他们当中真地可能会出现一位哲学王。不能忘了托克维尔的警醒,当一国政治生活走向衰落时,文学政治就会兴起。正是法国政治权威的耗蚀、政治建制的衰败使得这一文学和哲学化的政治表演大行其道,而马克隆的成功也会加剧第五共和的宪制动荡。在六月中旬的议会选举中,马克隆的前进党很有可能无法取得国民议会的稳定多数,使法国再度进入共治状态,无权威的总统和无多数的议会相互掣肘,导致政治权力持续摩擦乃至瘫痪。


保守自由主义在法国的失败


当地时间2017年2月12日,法属留尼汪岛,法国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在当地召开竞选集会。


  整体上自由化的法国媒体不仅仅为马克隆包装造势,还鼎力出手帮助他清除了最大的政治对手:共和党候选人菲永。2016年11月,菲永以近百分之七十的选票在共和党初选中赢得压倒性胜利,问鼎爱丽舍宫似乎指日可待。然而今年1月下旬,以揭露丑闻见长的著名讽刺周报《束鸭报》曝光了菲永夫人的空饷丑闻,一时间大小媒体一拥而上对其进行各种有根据和没根据的揭露指控,使其名誉扫地,体无完肤。向来以低效闻名的法国司法部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对其完成了调查和起诉过程,这一高效虽然并非没有先例,但也是很少见的。在此前的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司法部门一般会在选举期间有所克制,以示对人民主权的尊重,而此次则毫不迟疑地凌驾于政治之上。政治的过度道德化和司法化抽空了实质性的政治辩论和行动。此后的整个竞选几乎完全被道德和人格审判占据,再也没有形成对各方的治国方案和计划的详细辩驳和讨论。选举政治成了剧场。当然,剧场背后可能是有导演的。丑闻曝光的精准时机、司法机关不同寻常的高效、司法调查的内部消息的持续泄露,不能不让人惊讶。三月下旬,三位记者出版《欢迎来到博沃广场》一书,博沃广场是法国内政部所在地。该书揭露,奥朗德滥用总统权力,通过内政部和警察部门对其政治敌人如萨科齐,以及潜在的政治对手如他自己任命的总理Valls暗中进行调查,推动司法部门对萨科齐卷入的各种疑似违法行为进行全面清算。包括菲永在内的很多人怀疑,奥朗德那里是否有一个黑暗内阁,暗中操纵媒体和司法对其进行政治谋杀,从而为其接班人马克隆扫清道路。

  当然,迄今并未出现确切证据表明菲永是政治阴谋的牺牲品。对于丑闻,他自己必须承担主要责任。自诩正直、诚实、无可指摘和自称天主教徒的菲永在金钱和奢华上缺乏应有的节制,在品格和判断上表现出明显缺陷。他把自己的选战建立在政治人物必须诚实正直、没有污点这一道德高地上,结果空饷丑闻迅速摧毁了他的形象,选战逐渐崩盘。他要求法国人准备勒紧腰带过日子,自己却接受富豪朋友的奢华礼物。在应对危机时他的反应顾此失彼、前后失据,让人质疑他的政治判断力。菲永缺乏卓越的政治能力和道德品格,以及深刻的宗教信念,未能肩负起他试图塑造和整合的保守自由主义。

  被丑闻困扰的并非仅仅菲永一人。除他之外,共和党的另外两位大佬中,萨科齐官司缠身,而朱佩则是获刑之人。勒庞及其国民阵线也卷入了数起诉讼。奥朗德平庸乏味,毫无作为,连任的努力甚至也被迫放弃,前两年的出轨绯闻使他成为街头巷议的笑料。马克隆的光环背后也藏污纳垢,他的个人财产有很多不明不白之处,担任经济部长期间涉嫌假公济私,竞选资金来源不明。视之为宠儿的媒体对其网开一面不予追究,相关司法调查也完全失去了针对菲永的高效率。多年来法国人一直抱怨其政治代表和政治人物自私、无能、腐败,脱离民众,无法真正代表他们,以致产生所谓代议制乃至民主危机。但真正的问题是,自六十年代文化革命以来法国社会日趋个体化、世俗化、享乐化,从中如何能产生真正有德性和担当的政治人物?


当地时间2017年3月20日,法国巴黎,法国举行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总统候选人菲永与马克隆(中)握手。


  菲永的败北不仅仅是个人人格的滑铁卢,也是他所希望塑造的保守自由主义的失败。几年来,菲永一直在法国社会各方面进行深入调查,和社会各界人士磋商,针对法国的各方面弊病,提出了一个完整的保守自由主义方案。在经济方面,法国增长乏力,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这根本上是因为国家干预过多,高额税赋、僵硬的劳工雇佣制度和社会党推行的三十五小时工作制为企业带来沉重负担。另一方面,社会福利规模庞大,官僚体系臃肿,造成巨大的国家债务。在社会和文化层面,一方面个人主义弥漫,权威消解,基督教衰落,而另一方面伊斯兰化严重,伊斯兰激进主义虎视眈眈。此外,全球化和欧盟持续消解人民主权和民族认同,造成身份危机,左右翼极端主义上升。菲永的保守主义方案致力于结合权威与自由、传统与现代、民族与欧洲。他主张大幅裁减公务员,压缩国家在经济事务和社会保障中的角色,为企业减负激活其活力,同时要求法国人更为自主负责,多工作、少享受福利。在法国,鲜有政治人物像他那样坦然肯定天主教信仰和价值,特别是对家庭的重视,只结了一次婚并生了五个孩子。在他个人生活里,未闻萨科齐、奥朗德的种种离婚、出轨、不忠的丑闻。法国媒体津津有味地把马克隆和比他年长二十四岁的中学老师的恋情渲染为爱情神话,而对这位年轻人造成的后者的离婚和家庭破裂则熟视无睹。菲永深刻认识到到伊斯兰激进主义的威胁,撰写了《征服伊斯兰极权主义》一书,提出了对其进行打击的全面方案。菲永强调法国自身的民族性政治和文化传统,主张在国家主权和欧盟建构之间进行平衡。他为人低调内敛,很少涉足媒体作秀,但坚持自己的政治信念,拒绝迎合政治正确。可惜在丑闻和媒体的道德审判中,这些品质黯然失色。

  在日趋世俗化、个体化、福利化的法国社会,保守主义还很脆弱。对很多久已习惯于福利国家的悠闲安稳法国人来说,为了民族和未来做出牺牲是难以接受的。马克隆不痛不痒的新自由主义让他们更有安全感。

  菲永的保守自由主义方案是现代法国政治传统的某种综合和更新。大革命之后,在十九世纪的大多数时期,法国被波拿巴主义、正统主义、奥尔良主义代表的法国右派或保守派统治;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中期,除了维希时期的反动,第三第四共和国带领法国政治偏向相对激进的议会制共和主义。戴高乐主义是对这两者的某种整合,即在人权宣言和共和国的人民主权和世俗性的框架内,融合了波拿巴主义的权威主义、奥尔良主义的议会自由主义和正统主义的天主教传统,形成某种法国式的保守自由主义。这个整合并不牢固,带有很强的戴高乐个人色彩,甚至可以说第五共和国是为戴高乐量身定制的。随着68年以来文化革命的展开,保守的自由主义在七十年代以来逐步让位于非传统、非民族、非宗教的新自由主义。德斯坦(1974-1981)、密特朗(1981-1995)、希拉克(1995-2007)三位总统虽然有中、左、右的差别,但整体上推进了这一新自由主义,其结果是极左一度式微、极右持续强化。萨科齐试图把自由主义保守化,遏制极右,但由于欧债危机的影响和决策失误,并未取得成功。他的一个严重错误是,把被全民公投否决的欧洲宪法改头换面成宪章,由议会通过而强加给法国人,漠视法国人的反欧情绪,结果导致勒庞在2012年总统选举中获得前所未有的百分之十七选票。奥朗德试图重新回到新自由主义,但在社会党内左翼的掣肘下左支右绌,其五年执政的失败,又激活了极左,强化了极右。菲永努力在戴高乐主义基础上重建更为市场化的保守自由主义,但终究因为丑闻的负面影响和媒体的夹击,以四十六万票落后于勒庞而未能进入第二轮。保守自由主义的失败,让大多数法国人在勒庞的封闭的民族主义和马克隆的新自由主义之间,大概只能选择后者。马克隆将完成奥朗德未竟的新自由主义事业,难怪传闻奥朗德私下里说:马克隆,就是我。吊诡的是,讨厌奥朗德的法国人将得到一个年轻化的奥朗德升级版。


极左和极右的隐秘勾连


梅朗雄


  此次选举中,代表极左的梅朗雄的异军突起是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梅朗雄背后的政治哲学是比利时女哲学家墨菲的时髦的激进民主理论,而墨菲则是马基雅维利和卡尔·施密特的左派传人。墨菲鼓吹继续在民主政治中不懈地区分敌友并推进敌我斗争,提示法国左翼应该从极右国民阵线汲取灵感,重新锻造“人民”,向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发动打击。极左和极右的隐秘勾连值得玩味。第一轮选举后,梅朗雄迟迟没有像社会党候选人的阿蒙那样号召其选民投票支持马克隆。极端主义宁愿把政治推向极端化,即便是使其走向自己的对立面,从而迎接最后的决战。

  北京大学高毅教授指出,在法国大革命政治文化中形成了一种内战式政治风格。显然这一风格今天在法国依然持续,虽然斗争的内涵、特征发生了改变。 此次选举后,法国传统的政治特别是政党图景必然重新洗牌,但有可能像马克隆宣称的那样将超越左右吗?所谓超越左右如果不是自欺,则是某种政治策略的修辞表达。未来的法国,仍然将在保守化和自由化之间撕扯,在极端主义中对抗,或者在危机中更新,或者继续衰落。如果马克隆冒险成功,得偿所愿,“前进”到爱丽舍宫,那么他的新自由主义会让法国前进到何方?法国会不会继续陷入社会分裂和对抗的泥潭?这是此次选举带来的一个巨大疑问。


阅读原文


作者|崇明(我校政治学系教授

来源|澎湃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38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