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晁姝琪:桃源非梦


发布时间:2018-05-21

思明月夜,长亭短亭,何处是归程;

且安心处,丽娃河畔,此乡亦吾乡。

——题记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修行的路总是孤独的,因为智慧必然来自孤独。感谢那一条潺潺的河,那一方轻灵的园子,那一群可爱的人,渡我过18岁修行的路。一切的一切,令我若在桃源,却并非梦中。

  撑一把油纸伞,独自漫步在丽娃河畔,身边行人匆匆而过,看不清行头与面容。我抬头望天,清冷的雨从阴沉的天幕坠下。上海就是这样爱下雨的吧,我私自想到。往前走,意外发现了处僻静园子,入校两周,却从不知还有这里的世外桃源。连廊从门口萦回进深处,四周种满了风玲子,浅粉色的海洋,在雨帘中依旧静默从容,仿若天地皆是过客,她自岿然不动。风拂软柳,在河面上荡起晶莹水珠,我坐在石桥上,看着那层层涟漪,品着现实里的桃源美景,品着这刚起步的大学人生……

  少年心事当拂云,长风破浪,书万千经历,披黄金甲。18岁,成年季,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再一次来到风云变幻的魔都,却不再是赏着他人精彩的仰望者,而是打算书写自己辉煌的傲娇少年。而华东师大,以它炙热的心暖化了这个城市陌生的冰冷,最大限度地成全了我满腔的热血抱负。入校的学导活动让本以为令人焦头烂额的报到变得有条不紊,节省了我不少精力和时间;院开学典礼上我认识了诸位老师,倍感亲切;书海拾贝的荐书活动为我指引了学术方向,培养了我对法学的兴趣;新生安全教育活动在“老司机”的娴熟“车技”中平稳到达目的地,谈笑风生里我收获了许许多多的防身知识。满满的安排,满满的温暖,爱在华师,原来如此。

  杨柳岸,异乡客,醉笑三万场,难诉离殇。在上海一个暮霭沉沉的阴天里,我目送父母转身离开。回校的狭长路巷上只有我一人,道旁的柳荫遮下斑驳的影,我把手机音乐开到最大,旋律摆动的欢快,仿似一切安好。回到宿舍我蒙头大睡,一觉醒来暮然发现,这偌大的城市如今只剩我一人。那被藏匿多时的脆弱和忧伤潮水般铺天盖地汹涌而来,交织着每一寸的神经。我伸出双臂环住自己,尽量不让自己感到空虚。门口传来钥匙转动锁扣的声音,室友们回来了,我闭上眼睛装睡,从眼角滑落的泪水浸湿了枕头。我暗自平复了情绪,起身,若无其事地与室友交谈。我并不想他人知晓我的脆弱,也不愿与人分享痛苦。室友温柔热情,分发着超市买来的瓜子糖果。我一直以为伪装得很好,直到晚上临睡前室友看着我,柔声一句“其实大家都刚刚离开家,难过是正常的,慢慢就好了”,我才猛然醒悟,其实她们早已窥知我的心情,并且用她们特有的方式默默的安慰着我。朋友就是能毫不费力地察觉你的脆弱,给予你肩膀,即使你装得很坚强。华师的朋友,也沾染了桃源般的世界里的淳朴。

  春蚕烛火,良师益友,畅无涯学海,待彼岸花开,又是一年春好时。站在讲台,再迎一轮新生,我们的教授师者未有半分倦色,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郑颖老师讲解必修课程,条分缕析,指点迷津;于浩老师鼓励我们在发问中思考,循循善诱,诲人不倦;王向民教授的政治导论打开方式酷似杰克·奥威尔,在批判中树立信仰,在绝望里逢见希望。“求实创造,为人师表”,华东师大的校训已然深刻地烙进每一位老师的骨血里,也必然从他们身上传承下去,烙进千千万万师大人的骨血里。孟宪承先生以热血才华创立了陶熔品性的高等学府,如今这里千千万万的师者用一分一毫的努力践行着对教育的承诺,他们的所习所讲,所作所为,滋润着这片桃源净土。

  微风拂动,吹来凤尾花香,再次抬头,发现雨不知何时已止了,和暖的阳光从云层的隙中倾下,梦一般地照着这雨后的世外桃源,也照着那静静的丽娃河……


(作者系法学院学生)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33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