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刘梁剑:与“中国话语”相要好


发布时间:2017-06-07

在《小王子》中,狐狸初识小王子,讲了这么一番话:现在你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男孩,跟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没什么两样;要是你跟我处熟/要好(apprivoiser)之后,你对我来说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在中青班的学习期间,跟我们相处熟的,不仅有身边亲爱的老师同学们,而且还有“中国道路”和“中国话语”这两个问题。它们如此重要,让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聚在一起,跨越学科的壁垒,通过讲座、研讨、国情考察诸种方式,推进对问题的思考。

  谈论“中国话语”,存在三个不同的层面:其一,中国话语很重要,我们要建设中国话语;其二,中国话语的构建方法;其三,构建中国话语的具体实践。目前我们谈论中国话语,主要还停留在绕着外围打转的第一个层面,迫切需要进入后续两个层面。关于中国话语的构建方法,曹锦清先生、景天魁先生的讲座启发很大。

  曹锦清先生在《关于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专题报告中提醒我们,在大转变时代,会出现概念世界和经验世界相脱节的情形,也就是说,原来的概念、话语体系不足以解释当下的现实。令人耳目一新的是,曹锦清先生援用中国传统的“名实”范畴解释以上现象:这是名实不相符的现象;名实不相符就需要正名;比较稳妥、高效且经济的正名办法,乃是对原先的概念框架进行调适,包括创造性的阐发,让它们重新焕发生机,能够解释已经发生巨变的现实世界。援引先秦“名实”来解释当下现有话语体系和经验世界相脱节,这一做法具有多方面的启示意义。首先,从中国哲学史的现代历程来看,这意味着,我们对待中国传统思想的方式和态度发生了根本转变:中国传统思想从被解释的对象转变为据以解释现实的思想、话语资源。再者,先秦时期的古老概念“名实”尚有此重新解释的弹性,这足以让我们对“中国”“中国人”“中国道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等等还在使用的年青概念的阐发空间充满信心。

  曹锦清先生对“名实”关系之化用,和景天魁先生所讲的“申义法”有相通之处。景先生在《构建社会学话语体系的基础工程》专题报告中归纳了概念提炼之四法:申义法(化用中国历史思想资源与传统概念)、赋义法(从中国自己的土壤中生长出好的概念)、转义法(重新解释西方概念,以回答中国自身的问题,在会通中形成新的概念)和通义法(在不同学科之间、中西之间触类旁通,形成共用的概念)。每一种方法都足以启人深思。就通义法而言,跨学科间的触类旁通特别容易激发创造性思维。因此之故,从明天起,我要关心法律、经济、政治、社会、音乐和大数据,学习不同领域话语创新的理论与方法,循方法而实践,在若干具体的哲学问题上提出一些有解释力和生发性的标志性概念。


文|刘梁剑 来源|哲学系 编辑|王悦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93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