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视点

为美好生活真正有所创造的时刻,终于到了|校党委书记童世骏2017年博士生毕业典礼致辞


发布时间:2017-06-28

校党委书记童世骏2017年博士生毕业典礼致辞


各位新晋博士、各位导师、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

  前天上午,我们在闵行校区图书馆前大草坪上举行了主要由本科生和硕士生参加的全校毕业典礼;今天下午,我们汇聚在中北校区这座记载着华东师大深厚历史的思群堂,为本学年新晋博士专门举行一个毕业典礼。

  不知从哪一年开始,华东师大毕业季有一个特殊的做法,让校党委书记也有机会,在校园里一年中湿度最大的这个季节,向毕业生表示祝贺、表达心意。

  那现在就请允许我代表陈校长和全校教职员工,向2016年至2017学年获得博士学位的502位同学,向今天前来参加典礼的378位同学,向由于各种原因未能来到现场的其他同学,表示最衷心的祝贺,祝贺你们寒窗数载,终有所成!

  同时,我也要向陪伴你们一路走来的亲人、导师和挚友,表示衷心的感谢、致以崇高的敬意!

  像往年一样,今年的毕业季,学校的教职员工也动了很多脑筋,给大家留下些特别的纪念。比如后勤部门的老师们,在樱桃河畔一如既往地为同学们培育美丽的毕业花海;学生工作部门的老师们,为大家制作了大型的学位证书背景板,让你们能在那里停下脚步,留下多年以后会惊讶居然那么清纯的青春形象。

  在祝大家永葆青春的同时,我还是想说几句盼你们更加成熟的话。同学们可能都记得,我们的创校校长孟宪承先生的那段名言:

  “大学是最高的学府:这不仅仅因为在教育的制度上,它达到了最高的一个阶段;尤其因为在人类运用他的智慧于真善美的探求上,在以这探求所获来谋文化和社会的向上发展上,它代表了人们最高的努力了。大学的理想,实在就含孕着人们关于文化和社会的最高的理想。”

  套用孟校长的这段话,我想对大家说:

  “博士是最高的学位:这不仅仅因为在大学教育的制度上,它达到了最高的一个阶段;尤其因为在学生运用他的活力于德智体美素质的提升上,在以这提升所获来谋自身和社会的向上发展上,它代表了同学们最高的努力了。获得博士的学位,实在就意味着各位为此后真正能有所创造、有所贡献,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完成了博士论文,通过了论文答辩,就已经对知识增长和社会进步有所贡献了。研究生院同事给了我一个名单,其中有来自理工科专业的“科研学霸”,也有来自文科专业的“学术达人”;他们有的把自己和学校的名字一起带入了国内外顶尖杂志,有的则与导师一起为国家建设和地区发展解决了科研难题。我不在这里一一读他们的名字了,因为我知道,除了这些同学以外,不在这个名单中的许多同学,在博士学习期间,也做出了值得我们钦佩和祝贺的不少成绩。我在这里向所有这些同学们,向一路攀行相会于此的所有同学,一并表示最热诚的祝贺!

  同时我想说,与你们在博士阶段所取得的科研成果相比,更值得你们珍惜和珍藏的,是你们在获取这些成果的过程中得到的对科学事业的理解,对学术共同体的理解,对科研作为一种创造性劳动的理解。

  这里提到“劳动”二字,对此我想多说几句。今年是高考恢复40周年;作为四十年前走进考场的570多万考生之一,作为在进入大学校门之前曾经有艰苦劳动经历的二十几万七七级大学生之一,我对“劳动”有一些特别的理解。

  1975年春天,我中学毕业后去了崇明农场,在那里工作了三年零一个月时间。在我干过的活儿中,印象特别深的,首先是作为“水浆管理员”负责几百亩水稻田的灌水、排水。这工作看似简单,但还是很有讲究的;一块地的水稻长势如何,与水浆管理员进放水是否及时、堵渗漏是否勤快,有很大关系。我至今仍然很清楚地记得,通常四五十亩连成一片的大田上,排排绿浪随风起伏,那景象是多么美妙。

  我印象比较深的另一项工作,是作为分管后勤基建的连队干部与同事们一起砌砖、盖房,以至于直到今天,我还大致知道,建一幢简易平房,整个过程该怎么操作。

  我的建筑小工经历,让我对马克思的一段名言,多了一点理解。在《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这样写道:

  “蜘蛛的活动与织工的活动相似,蜜蜂建筑蜂房的本领使人间的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表象中存在着,即已经观念地存在着。”

  劳动开始时就已存在于劳动者表象中的这个东西,这个“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目的”或“理想”;劳动是否美好,首先取决于劳动要达到的目的或要实现的理想是否美好。

  由此我想到一个故事,说的是三位工人正在建筑工地砌砖,有记者来采访,问工人甲“你在做什么?”,他说“我正在砌砖”;问工人乙“你在做什么?”,他说“我在造房子”;问工人丙“你在做什么?”,他说“我在建设我们的城市”。三个人的回答都对,但在他们当中,工人丙对自己工作的理解,显然是最有高度、最富想象的,他的工作因此也是最有意义、最具美感的。

  但我想把这个故事改编一下;我们对劳动的理解,或许可以因此而有所深化。

  三位工人正在工地上砌砖,有记者来采访,问他们正在做什么,三位工人分别回答“我正在砌砖”、“我正在造房子”和“我正在建设我们的城市”。但这位记者并不满足于得到这些回答,他还接着仔细查看了他们的工作情况,结果发现,那位说“正在建设城市“的工人,那位工人丙,或许是因为手艺不精到,或许是因为态度不专心,反正他的工作质量最差,敷的砂浆厚薄不匀,砌的砖块高低不平;而那位说“正在砌砖”的工人,那位工人甲,碰巧却手艺精湛,操作利落,砌出的砖墙整整齐齐,漂漂亮亮。

  我想问的是,这三位工人当中,哪位的工作更有意义、更具美感呢?

  照我的看法,劳动是否美好,不仅取决于劳动所要实现的理想是否美好,而且取决于这美好理想如何在劳动中实现。只有当劳动者对真善美的创造能力充分发挥出来的时候,真善美的理想才能转变成真善美的现实。这个道理适用于建造房子,也适用于科学研究,适用于人类劳动或人类实践的各个领域。

  依我的心愿,各位新晋博士们,你们最好既像工人丙,也像工人甲;我希望你们既能够在宏大目标之下理解平常工作,让“小我”的有限人生融汇进“大我”的精彩叙事,也能够在讷于言时敏于行,哪怕在不能或不愿用语言来抒发诗情的时候,也尽力把手头工作做得像诗一般美妙别致。

  换句话说,我希望你们对今后的每项工作,只要你承诺过要做好的,那就真正把它做好,做得扎扎实实,做得漂漂亮亮,在劳动的结果和劳动的过程当中,都体现“创造美好生活”这个人类劳动的最高理想。

  说起“美好生活”,我又有点为你们遗憾了。中北校区河东食堂大修后刚刚重新启用,宽敞大厅里食堂师傅们的精湛厨艺,你们就无法品尝了;闵行校区涵芬楼阅读中心才开张不久,在那里买一堆书找一个座喝一杯茶的乐趣,你们就只能作为美好记忆带出校门了……

  在这个时刻,或许我应该说几句安慰话,比方说,“母校欢迎你们随时回来重温旧梦”…但是,我怕这样的话会动摇壮士出征的坚强决心。毕竟你们已经完成了博士学习,毕竟你们是作为一个生产者而不是一个消费者走出校门的;像所有师大校友一样,你们未来的使命毕竟是去创造,而不是去享受。再说一遍,博士阶段的学习,是各位为真正独立地、高质量地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做了最后的准备。马上,陈校长就要为你们的博士帽拨穗了,实际上那是他替各位同学将这个准备阶段一一划上句号。在这样一个时刻,我最诚挚地祝福你们,祝你们在今后的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创造性劳动过程中,一帆风顺,前程似锦!

2017年6月23日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