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视点

薛寅申在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2018届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2018-06-27

尊敬的各位老师、家长,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我是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2018届硕士毕业生,我叫薛寅申。

  在获知我将有幸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的时候,我内心的感受非常复杂。首先当然是感到非常荣幸,非常开心。此外我还感到些许的惊讶,因为作为一个在毕业晚会上连续说了四年相声、吐了各种各样的槽的人,今天能够顺利毕业、甚至有机会站在这里,其实也是满不容易的一件事情。由此呢,我也觉得很自豪,因为我们心理学院的老师们不愧是研究心理学的,内心果然很强大。

  当然,这些都是玩笑话。这次发言真正困扰我的是,今天站在这里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我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大家、代表每一位毕业生在心院不同的学习生活经历,而我又能说些什么呢?这是一件让我非常为难也非常惶恐的事情。所以思来想去,最终我决定和大家分享一下最近的这段时间以来,我的一些思考和感悟。在这个毕业季,我主要学会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学会坚信。

  俄罗斯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作为一名坚定的伪球迷,我自然也十分关注比赛信息,当然,是在朋友圈和微博里。短短五天时间,频频爆冷的比赛结果在网上引起了很多讨论,我看到很多朋友纷纷吐槽,同时也相约着一起去天台看看风景。看到这里我的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这不正是我们学心理学的人大展宏图的好时机吗?看来我们学心理学的人,不论是否喜欢体育,都应该积极关注各大体育赛事,期间各大天台的情况。如此一来,想想还是蛮激动的。

  可是这种激动的劲头没持续多久,网上的另一波信息又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担忧之中。前两天,以果壳为代表的一众媒体,发布了一系列以“救救心理学”为题的文章,相信大家也都关注到了。以斯坦福监狱实验为代表的很多经典心理学研究,在今天的视角之下被冠之以“不科学”的大帽子,连带着心理学整个学科,又一次被推到了“科学与伪科学”的风口浪尖上。

  是的,长期以来,社会对心理学科的态度一直很矛盾,一方面对心理学有着巨大的期待,而与此同时,又对心理学有着很大的质疑和不信任感。心理学的发展之路,一直都是一条为自己正名的道路。不忘初心,这一句已经略显老套的话,对我们每一个心理学学生来讲,在今天这个毕业的时刻却显得意义格外重大。我们学心理学的初心,多多少少都包含有自助与助人的理想,包含着为心理学科正名的抱负。然而多年的学习经历或许磨灭了我们曾经的美好幻想,社会的种种误解或许让我们不敢自白身份,我们作为个体或许人微言轻,但作为心理学子这一群体,能否寻找到自己的初心,是否还有勇气砥砺前行,这个关乎心理学科未来发展前景的问题,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认真的思考。

第二件事,学会反思。

  前段时间,我发朋友圈时写了这么一句话,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那么他一定很无聊吧,所以才总喜欢和世人开玩笑。相比于三年前本科毕业、直升研究生的时候的那一份笃定和从容,今年的毕业季真正让我感受到了毕业季独有的那一份忙碌和慌乱。完成毕业论文、取得留校资格、第四次冲进校辩论赛决赛、准备属于自己的毕业晚会、思考和计划即将展开的工作,原本以为一切都会如自己所愿那样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可突如其来的一次次“意料之外”,打破了我原本所有的计划。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意外、或者说是打击,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处于非常焦虑、无助、迷茫的状态。当然,我今天能够站在这里,说明我最终也没鼓起勇气去任何一个天台看风景,大家完全可以放心。只是过程中那种煎熬的滋味,如今想来仍然历历在目。这时候,我很幸运地遇到了几位对我影响非常大的老师,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十分感激他们,尤其是我的导师张麒老师,因为每次和他谈完话,我都觉得按照市价,我赚了好几千块钱。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在宽慰和开导我的时候,不只是安抚我的情绪,更重要的是,他们引导着我一步一步地去发现,我过去身上所存在着的、甚至是根深蒂固的一些问题,当我慢慢想清楚这些问题,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时候,内心就逐渐平和了下来。

  很多时候我们都太习惯于“顺理成章”和“按部就班”,我们也习惯于随大流、跟风潮。甚至现在想来,我们当初选择这个专业、选择就读研究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是否有想清楚过?我们今天毕业了,选择什么样的工作、想获得什么样的人生,自己内心是否有一个方向和蓝图?这些问题,或许我们想过,或许没想清楚,或许,根本没考虑过。是的,这些问题很难考虑清楚,但是不可否认,生活中太多的迷茫和焦虑,都源自于没有考虑清楚、源自于不够笃定。

第三件事,学会告别。

  告别,是一个显得有些沉重、有些伤感的话题。过去的我,不会告别、也不愿意告别,因为在我的世界观里,我不需要告别。7年前很笃定地选择了这个学校、这个专业,三年前很自然地继续读研,半年前选择留下来,一路走来我都没有任何需要告别的时刻。这个学校、这个学院,倾注了我太多的情感、留下了我太多的羁绊,我始终觉得我会和这个学院一起、一直地走下去。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根本没有要毕业的离情别绪。

直到上个月的今天,完成毕业论文答辩的第二天。我得知了工作变动的消息,从那一刻起我才突然意识到,我长久以来缺失的“告别”的愁绪猛然向我袭来,猝不及防地让毫无准备的我没有任何缓冲和思考的余地,就被推到了临别的边缘,一切都来不及准备。

  我们总习惯于说:“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总想着在离别的时刻和过去做一个潇洒的吻别。然而当分别真正来临之际,当所有我们曾以为会天长地久的,最终都将无奈地变成曾经拥有的时候,我们突如其来的情绪,如银瓶乍破水浆迸一般,总会面临着无处安放的境地。我们只能慢慢地、学着去告别。

所以,我们用毕业晚会、毕业典礼、我们用师门聚餐、班级出游,我们用了一整个毕业季,学着去告别。告别我们敬爱的师长,告别我们亲爱的同学,告别我们的兄弟姐妹,告别我们的青春岁月,告别我们的大学校园,告别我们的心理学院。告别的过程或许会有痛苦,但告别的过程同样也是成长。放下,不意味着遗忘,轻装上阵才能更好地出发。在心里叠加上一层又一层的情感羁绊,我们人生的厚度才会不断增加。

  说了这么多告别,我始终没有说出那一声“再见”,也不愿意说“再见”。其实我真的很不喜欢说“再见”这两个字。因为“再见”这两个字实在是太虚无缥缈,尤其是在这个毕业的时刻,当我们说出这声“再见”之后,我们真的不敢保证,此生还真的能够再见。

  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心理学院对我们来讲,已经不再是一个学院这么简单了,她早已成为了一份情感寄托,成为了一个精神家园。我,我们,不想和自己的家,说再见。

  是的,每个人都会离开,以不同的方式离开。可是,我始终坚信,从我们迈出离开家的第一步时起,终其一生,我们都将走在回家的路上。

  各位,毕业快乐。


薛寅申,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2018届应用心理学专业硕士毕业生、上海市优秀毕业生、普陀区人大代表。

2018年6月19日

中山北路校区科学会堂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49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