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视点

柏浪涛:艰难选择与事物本质

在法学院2018届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8-06-27

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首先祝贺同学们顺利毕业!

  前几天,我接到这个毕业致辞的任务时,心里有点忐忑。说实话,让我讲讲刑法,讲讲强奸罪,我还是有两把刷子。但是,毕业致辞,心里真没底。

  毕业致辞就是临别赠言。说到临别赠言,我就想起李叔同的那首《送别》。我在哄我家大宝睡觉时,就哼“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我老婆哄小宝睡觉时,哼的是“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我很同情我家小宝。

  今天,借着李叔同的《送别》,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个问题,就是未来道路的选择问题。大家知道,李叔同才华横溢,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毅然决然遁入空门,法号弘一法师。他的这种选择是一种做减法的选择。而大家的人生画卷刚刚展开,面临的难题是做加法的选择。

  该如何做加法选择呢?我先提供一个样本。张爱玲的小说《第一炉香》有个女主角叫葛薇龙。如果看故事梗概,就是葛薇龙是个上海来的女大学生,在香港留学,在姑妈的引诱下,一步一步堕落成一个交际花。然而,抽象化的判断往往都是不公允的判断。考察细节,看看葛薇龙当时的处境,她的选择是,要么因为经济困难,必须离开香港,中断学业,要么投靠姑妈,继续学业,但是投靠姑妈的风险是,被姑妈带坏。葛薇龙的想法是,我先投靠她,继续学业,如果她引诱我,我就坚持自己;如果到时候实在不行,我再退出。我问过一些女同学:如果你是葛薇龙,你会怎么选择?大多数认为,也会做出葛薇龙的选择。这个在当时看没毛病的选择,最后还是一个悲剧,葛薇龙最终还是堕落了。这是为什么?在我看来,葛薇龙在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没有看清事物的本质,没有认清自己。

  我在上高中时,有一天问历史老师一个问题:毛主席没上过一天军校,只是个师范生,而且还是湖南师范,还不是华东师范,为什么却成为伟大的军事家?军事才华完全碾压当时的军校毕业生。我的老师说:因为毛主席不是一般人。我问:为什么不是一般人?老师回答:因为毛主席是天才。我对这样的回答肯定不满意,我就自己找答案。看了一点毛选后,我认为,毛主席能成为伟大的军事家,是因为他抓住了战争的本质。

  后来我发现,毛主席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一个基本方法,就是研究这个问题的本质。比如,要搞革命,就了解当时社会的本质。为了搞清楚这一点,毛主席做过一个有名的《寻乌调查》,寻乌是江西一个偏远的县。毛主席花了一个月,调查得多仔细呢?这个县里有多少头牛,有多少家药铺,有多少个娼妓都知道,娼妓的名字都调查出来了,有谢三妹、钟四妹等。毛主席通过调查,抓住了当时社会的本质,认为搞革命必须依靠农民阶级。这个观点在当时是少数说。当时的通说观点是搞革命要依靠工人阶级。历史证明,毛主席的少数说是对的。这篇《寻乌调查》完全是一篇高质量的社会学调查报告。我将它放在电脑桌面,提醒自己治学要严谨。不过,我有时候也在想,如果放到今天,毛主席这个社会学调查肯定做不下去,因为去那种地方做调查,肯定开不出发票,没法报账。

  这种寻找事物本质的研究方法,对我影响很大。我去德国之所以选择波恩大学,因为那里曾经有位刑法学大师,叫韦尔泽尔,他提出一种理论叫物本逻辑,就是事物的本质逻辑结构。我对这个理论很感兴趣。韦尔泽尔已经去世,他有个学生很有名,就是雅科布斯。当今德国刑法两大泰斗,一个是罗克辛,一个就是雅科布斯。

  我这几年的科研工作,有个研究思路,就是尽量探寻事物的本质。比如,上个月在《法学研究》发的文章,题目就是《构成要件错误的本质》。说到这,有同学肯定说,原来柏老师绕了这么一大圈,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他发了一篇法学研究文章。嗯,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我想,大家在大学四年里,一定做过许多选择。面对这些选择,你曾经迷茫过,你也曾经坚持过,你曾经痛苦过,你也曾经欢笑过,你曾经在细雨中为之呐喊,你也曾经在凛冽寒风中孤独前行。最后,你终于明白,所有这一切,都是被害人自陷风险,必须自己负责。而这,就是你们的青春之歌。如今,这首略带忧伤的歌,在你们的身后已渐渐远去。我能对你们说什么呢?我想说,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新的一页,新的星辰大海!

  祝福你们!谢谢大家!


柏浪涛,法学院副教授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46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