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媒体关注|2017《西游记》高端论坛


发布时间:2017-07-21


  就在最近,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联合制作的《美猴王传奇》投入拍摄,预计于明年完成制作。制作团队是来自于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国王的演讲》的电影团队,网络合作方也是推出过《纸牌屋》的Netflix网站。

  这部剧集根据《西游记》原著、电影《西游:降魔篇》《西游:伏妖篇》来改编。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表示《西游记》已成为全球流行文化,他们将重新打造西游记元素,比如将魔法与现代世界融合,展现英雄们的爱恨情仇。“我们迫不及待的想让粉丝们看到这个以他们喜欢的英雄为特色的新剧集,我们也很高兴向全新一代观众介绍这个重新想象的神奇世界。”








  率先发出的角色剧照是这样的,唐僧就是那位少女。(小编表示,这个外形设计是不是参考了《霍比特人》《魔戒》?)

  由女性来扮演唐僧并非是这部剧的首创,此前日本韩国改编的多部《西游记》影视剧开创了这一角色设定,原因很简单,观众认为原著中唐僧的性格表现,更适合女性来扮演......

  在中国传统文学名著中,很少有作品像《西游记》一般,既能以学术研究、专业译介传播到全世界,也能在文化衍生层面通过影视改编、游戏动漫等形式被全球大众所熟知。它融神话、童话、喜剧、传奇于一身,兼具本土性与世界性,它的读者不分年龄,也不分国家民族,今天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也可以从这样的名著中发现经济文化交流所根植的历史土壤。可以说,“西游文化”是一个全球性的“文化标识”。


让我们从学术研究角度来看,《西游记》如此改编幅度可以被理解接受吗?


  近日,由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主办的“2017《西游记》高端论坛”上,来自复旦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辽宁大学等高校的30多名研究专家共同探讨了21世纪以来,围绕《西游记》产生的新问题、新现象,其中,对《西游记》原著者身份之争与当代全球传播是大家最为关注的两个议题。

  20世纪初,现代知识分子以“整理国故”为缘起,重新审视传统文化资源,以便去芜存菁,与新思潮一起为中国进入现代文明做好准备。这其中也包括对“四大名著”的研究和争鸣,原著者的身世之谜,几乎存在于每一部与名著相关的研究中,《西游记》也是如此。从胡适、鲁迅、董作宾到郑振铎、孙楷第,当时的考证几乎都认定《西游记》的原作者就是淮安儒生吴承恩。然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特别是近十年的学术界,对《西游记》的作者争论不断,其结果是“大陆学界原本呈一统天下之势的吴著说有所消退,非吴的倾向渐成气候”,论坛主持人、华东师大教授竺洪波以他多年的文学史研究角度如此说道。

梁启超与胡适通信,考证《西游记》人物形象源起


晚明世风变化复杂多元,有许多开创性的理念,原著者身份之争关系到如何恰切理解《西游记》的写作意图。


  为何原本有基本共识的学术研究,如今又有了争议?淮阴师范学院蔡铁鹰教授提及,这个争议的最大来源,是上世纪80年代章培恒先生发起的讨论,事实上,那场持续十余年,涉及上百位专业领域专家的大讨论,仍没有提出比吴承恩更有信服力的人选。相对于其他研究者提出的作者如丘处机、李春芳等人,并未像吴承恩一般有完整的“证据链”。与会者还提到,在1929年故宫发现的吴承恩诗文集《射阳先生存稿》中,有一篇《禹鼎志序》,提到了自己为何书写志怪小说的原因,而目的则是“微有鉴戒寓焉”。


1929年故宫发现的吴承恩诗文集《射阳先生存稿》


  所谓知人论世,作者之争往往是打开作品背后创作思想的钥匙,但也正如竺洪波所指出的,《西游记》的作者研究看起来是揭示出了更多论据,却并未离真相更近,许多假设先天就有缺陷,乱象丛生,值得学界检讨反思。

  而即便没有作者的生平来加以参考,也并不妨碍《西游记》获得当代读者的欢迎喜爱。从这本名著中,读者少有地看到了一个古老民族展现出的神奇想象力和强烈的个体意识,也少有地看到了对个性和童心的张扬。胡适在考证时,说它不仅是神话小说,也是童话小说。研究者黄来明、徐国华通过研究晚明文人李贽的“童心说”来揭示,《西游记》的童话精神与明代中后期的社会思潮相互呼应,也便出现了孙悟空这样一个独立不羁、个性张扬的人物形象,它的“真如本性任为之”的品格获得了当时读者的共鸣,满足了他们的心理需求。更进一步而言,之后多个作者出于喜爱而续写的《西游记》版本,把明朝的社会心理更加透彻化,青年作家张怡微在研究明末清初的《后西游记》时,观察到其中新的情节补充了《西游记》未能所及的金钱观和商业道德,也反思了资本萌芽对当时社会与人性带来的负面影响。

后世有许多类似“同人写作”的西游故事续写


改编并非拘泥于原著情节设定,动漫大师手冢治虫创作的“孙悟空故事”证明延续原著精神并与现代生活结合,才更具传播影响力。


  《西游记》的续写到了当代,改头换面成了影视剧、游戏动漫,但内核却是不变的。美国好莱坞影视剧对“西游题材”的大量改编,采用了“平行宇宙理论”,剧中人物穿越时空无所不能,这与《西游记》本身记载的“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国产影视剧更是发挥了现实化的想象力,观众看到了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唐僧,一个更可爱可憎的孙悟空,这些现代形象饱受争议,但在研究者看来,也并非无一来处,比如孙悟空的形象本身存在历史变化,从佛教中的温和的猴子到与道教故事中的顽劣的猴子两个形象逐渐合一,它身上有善有恶。


敦煌石窟壁画中的孙悟空形象之一


  至于师徒四人穿越到当代做起了现代人,也未必需要以扭曲原著来指责,日本动漫大师手冢治虫就曾写过类似情节,对孙悟空形象的喜爱甚至直接促使他走上漫画创作的道路,也给了他灵感创造出“阿童木”这一形象,他的改编观念展示了传统文化应如何与现代生活结合,从而拉近与现代年轻人的心理距离。


  许多动漫迷知道手冢治虫当初深受1941年万氏兄弟推出的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影响而走上动漫创作之路,他也说过,阿童木的精神形象正是取自于孙悟空。


  对于大多数当代改编者而言,他们并未忘记这本原著的核心精神———反抗权威、个体独立,以及人生答案需要自己去冒险求取。这些来自中国明朝小说的观念,同样也是当代世界所推崇的价值观。这或许是《西游记》能够成为全球文化“IP”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时要注意的是,如研究者王新鑫、朱明胜在观察影视改编这一现象时指出的,《西游记》本身包含了可以被解构的因素,通过重新解读来获取这部经典名著的现代启示意义,但也要警惕无原则过于庸俗化的改编倾向。


去年底推出的德文全译本《西游记》


  《西游记》的全球传播和现代续写,从18世纪起便开始了向外交流之路,去年底德文全译本的推出使得大众对它的译介传播过程有了更多认识。一直以来,它的一部分精神被国外研究者放在与荷马《奥德塞》、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歌德《浮士德》等西方名著进行比较中,另一部分则是大众读者熟悉的中国的功夫和神话世界。今后,如何通过学术研究拓展它在专业读者和大众读者心中更完善的形象,需要学界更进一步努力。


阅读原文


记者|郑周明

来源|文学报

编辑|吴潇岚


其他媒体阅读:

文汇报|《西游记》作者是吴承恩?未必!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213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