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视点

郑雯在中文系2018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2018-06-27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家长,大家上午好。

  我是中文系2018届的硕士毕业生郑雯。很高兴能代表毕业生发言。

  2011年夏天,我走入这个校园。那时一教门口的法国梧桐还只是小小的一排。上课经过的时候,我的室友小满说:“你看看中北的,咱这儿的树什么时候能长大啊。”我说:“大概要等咱毕业吧。”一晃七年过去了。当再从一教门口走过的时候,树荫已经大到不用再撑伞,我知道,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我高中是一个理科生,大学选择了中文。很多人对此不解,我却分外感恩。放下高考的担子,走进这个远东最美学府,我和身边的很多同学一样,带着迷茫和手足无措。是中文系,教会了我如何冥思。还记得第一次和我的前导刘晓丽老师见面的场景。那时她说:“高中是你们积累知识的地方,现在你们到了大学,大学是你们形成独立思想体系的地方。”华师中文的积淀远比咸亨酒店里的陈年花雕还要浓,喝一口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她会一直敲打着你,教你走明白眼前的路。

  本科的时候,我忙于各种学生工作。那些经验与收获,最终也成为了人生精彩的一笔。但墨子曾说:“非无安居也,我无安心也;非无足财也,我无足心也。”再多的忙碌都填补不了内心的空洞,唯有静下来阅读,才能构筑心的城堡。这也是中文系所教会我的。

  回首那遥远的四年,我的耳边是赵厚均老师的吟诵,眼前是刘阳老师上课用的菜刀,归爷爷被汗水浸湿的衬衫,脑中是那一句句永远不能忘却的话。在鲁迅导读结课的那天,倪文尖老师对我们说:“终有一天,你们会自己去读鲁迅的,这无关课程,只关人生。”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或许是心中的留恋,本科毕业的时候,我选择留在华师中文,继续攻读汉语言文字学的硕士研究生。硕士的生活不只是刘志基老师洒脱的书法,不只是白于蓝老师的香烟和可乐,不只是潘玉坤老师的帅气和儒雅,也不只是董莲池老师的一身正气,而是我们灵魂的深思与沉淀。就像徐志摩在《致梁启超》文中所写的那样:“我尝奋我灵魂之精髓,以凝成一理想之明珠,涵之以热满之心血,朗照我深奥之灵府。”硕士的生活和本科相比格外沉静。沉静到几乎能听到自己脱发的声音。沉浸于资料的整理和课题的研究,我们也多多少少能悟出一些颠覆不破的人生哲理。对我们这些硕士来说,中文系就像是阳明先生悟道的龙山,而如今的我们,为了实践知行合一,要出山了。

  离别之时,我想与大家分享我两位导师的嘱托。当我们畅想人生的旅途时,要像吕志峰老师所说的那样,“学会随遇而安,不必刻意规划,当我们走上社会,工作、结婚、生子,这一切都会在适当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发生。”当我们面临人生的坎坷,要像刘晓丽老师说的那样,“如果我们努力过,没有得到回报,要知道那是常态;如果我们努力之后取得了收获,就应当感恩命运的眷顾。”

  本科时我们常说,中文系乃华东师大第一大系。此话绝非虚言。在这里的七年,我体会过华师中文系友会的浩大声势,聆听过夏雨诗社诗歌节上一代一代夏雨人来自灵魂的呼喊,也见识过徐中玉先生百岁华诞时文化界和教育界的响应。我们华师中文的人应当感到自豪。离开这里时,我们更应当有中文人的深邃、傲骨和坚持。唯有这样,才能不愧对世世代代华师中文人的精魂。

  泰戈尔有一句诗:“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今天,我想把这句诗送给师大,送给中文系。在这片天空里,我们学会了“带一卷书,走十里路,选一个清净地,看天,听鸟”,也懂得了“在人生的旅途上,非得越过一大片干旱贫瘠、地形险恶的荒野,才能跨入活生生的现实世界。”如今,我们的身体即将飞离这片天空,我们的心却永远不会离去。再见了师大,再见了中文,道一声珍重,愿相逢之日可期。



中文系硕士毕业生代表:郑雯

演讲时间:2018年6月15日上午

演讲地点:大学生活动中心C区多功能厅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91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