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视点

许岳:师大哲学生的成功理解


发布时间:2018-06-27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师弟师妹,下午好!

  21年前的此时,我在中山北路3663号文科大楼1405会议室,从当时的系主任童世骏老师手里欢喜地接过毕业证书。今天,欢喜属于在座各位,我想代表师兄师姐们,祝贺各位顺利毕业!

  接到武娟书记的邀请短信时,我回复的第一条消息是,你确定吗?毕业典礼一般不都邀请成功校友吗?——哲学系历来人才辈出,就我同班的李丹,不仅是驴妈妈的创始人之一,且颜值爆表,按照赵修义老师的话说,是哲学系20年未有之美男子,各方面都强于我啊。但是接到武老师“没搞错”的回复之后,我意识到,哲学系果然还是我的哲学系:不同流俗、骨格清奇、品味不凡……

  所以,今天我想从“成功”开始讲起。我们哲学系出来的,最烦心灵鸡汤,人人都知道“成功”的定义在于自己,在于活得越来越像自己,但是落实到漫长的百年人生当中,忠于自己对成功的理解却极难。我问武老师的第二个问题是给我几分钟,我多年的汇报、答辩经验告诉我,10分钟还是能讲个故事的——我今天想讲我同班同学的成功故事。

  我有个同学叫卿上华,93年是挑着扁担来上学的,毕业后去了嘉定的一所初中,很快做了副校长,但是因为热爱教书,在谈不上富足的情况下,辞去职务主动减薪专事教书;后来又去读了在职硕士,到最后阶段硬是放弃了——在明知道硕士学位可以涨工资晋职称进而继续涨工资的情况下——因为他要以实际行动抗议那个空洞无物的硕士项目。他现在日日认真在初中教政治,在政治课里嵌入真哲学真逻辑,每次见他,气色红润、声音洪亮、自信健谈——他有的是那种始终怡然自得的勇气。

  我还有个同学叫周轶,因为名字与易经有缘,念书时认真研习周易到出神入化,研习得走路都轻飘飘。毕业后回到家乡南昌做了高中政治老师,毕业20年来从来没有一天阅读时间在3小时以下,成了我们班学历最低、学问最高的人,也成了南昌高中生的男神,很多人为了能听他的政治课考他的高中——说实话,我也爱听他扯淡——他坚持跟高中生讲哲学讲历史讲反思,他说现在的孩子没时间思考大环境又太着急,能影响一个是一个。——他有的是做正事的坚持,对于他者的悲悯。

  再说20年未有之美男子李丹,毕业后和同寝室的朋友洪清华刻苦创业做了驴妈妈,挣了不少,在这个全民偶像崇拜的时代,他坚持不出镜,不接受采访,少饭局,天天锻炼、天天阅读、每周给老婆孩子做饭,我去年去他的办公室,他躲在一个安静角落,办公室简单得都不如我的——他有的是宠辱不惊的那个劲儿。

  再说我自己,我93年来念书的时候,是保送来的,当年保送专业只有两个:哲学和思想政治,我自己选了哲学。报到前我妈担心得不得了,说我是只“家雀”,内向没主见,就知道看小说听谭咏麟,怎么能适应大学集体生活。可是我度过了四年非一般高大上的生活,从此远谭而近圣人,被童世骏老师逼着看英文原著学女性主义,跟着江丹林老师学习晚年马克思的人类学笔记,顺便反复地想着即将展开的人生与婚姻,听了整一年陈卫平老师的中国哲学和郁振华老师的西方哲学,所学一直用到今日,挣扎着听杨国荣老师的王阳明研究提前20年赶了时髦,怀着看偶像的心情听高瑞泉老师讲了一年“中国往何处去”,听崔宜明老师的“美学”萌芽了审美的生活态度,听冯棉老师的“逻辑学”不觉间学会了讲道理,而打着石膏坚持从杨浦坐公交每周来给我们上课的美丽的郑忆石老师,给我上了人生第一堂职业道德课,还听了无数遍老师们各自对“化理论为方法、化理论为德性”的演绎,蹭了不少老师们请客的啤酒。四年后性情大变,毕业前夕觉得自己简直无所不能。因为偷懒,我没有念硕士,而是去了学校做老师,2001年开始投身民办高校,跟同一个团队经历了两所学校的从无到有的过程,忙到飞起、全力以赴、自得其乐。其间经历过感情的挫折、生活的困顿,还有病痛的煎熬,还有35岁高龄去美国读博士的辛苦,但是我最为自己自豪的部分,不是那个博士学位,不是那些头衔,而是我从来没有因自己的困顿迁怒于人、迁怒于环境,以及每次咬着牙熬过艰难之后新长出来的自信。日子过得很普通,但是很有尊严。

  我们之所以需要哲学,来学哲学,是因为哲学的思维、逻辑、理念和方法可以诠释人与世界、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关系,于大于小终身受益。我们都感恩这段哲学系的岁月,因为老师们的言传身教,因为“冯门”的风度影响,我们学会了独立思考和判断,学会了与“潮流”保持距离并反思自己所做的一切。正因为如此,我在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身上,总能感受到怡然自得的勇气,胸怀天下的悲悯和宠辱不惊的态度。

  走出校园之后,也许有些人会以为从此步入窄径,走进挂满复制品的人生画廊,拷贝几亿人的生活:从此活在房贷的重压之下,上司苛责的眼神里,以及满足不了的欲望当中。而实际并非如此,我的经历告诉我,我们始终是有选择的,努力是真的足以改变命运、甚至交完房贷的;不作恶是真的可以做到的;即使到了油腻的中年,是照样可以保有赤子之心的;而在哲学系的这段经历是真的足以给我们的人生足够滋养的——只要我们与这里告而不别。

  冯友兰说起魏晋风度时,说真名士得四有:必有玄心须有洞见须有妙赏必有深情。我深以为然。我祝大家有玄心(精神有格调)、有洞见(有是非判断)、有妙赏(有审美情趣),而最重要的,有深情(大人者,不失赤子之心)。

  最后,我想感谢哲学系给我的这份嘉许,我相信并期盼来年的毕业典礼上,发言的是在座的同学,以你们的故事来延续并证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的意义和辉煌!



哲学系校友、上海师范大学天华学院党委副书记:许岳

演讲时间:2018620

演讲地点:闵行校区大活报告厅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5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