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人物

唐思贤:天空的守望者


发布时间:2017-08-12

  仲夏,阳光焦灼,窗外叽叽喳喳,唐思贤老师的余光扫到一抹黑影,心里暗道:喜鹊。抬起头看向窗外,几只俏丽的喜鹊立在梢头嬉闹,声闻四野,不绝于耳。唐思贤老师笑笑,40℃下的叽叽喳喳聒噪,也如天籁。

百年传承 标本世家

  “听声辨鸟,看形识鸟”是唐思贤老师的多年经验练就的绝技。作为“百年标本唐”的第五代传人,唐思贤生命中镌刻着“鸟”这个可爱的字,一生致力于研究保护鸟类和其他野生动物。在国内,标本制作,素有“南唐北刘”之说。“南唐”,便是100多年标本制作历史的唐氏家族。据统计,上海自然博物馆24万件动物标本中,有80%以上的标本出自唐氏宗人只手。在祖辈们的耳濡目染下,唐思贤老师传承着“标本唐”的秉性,在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系任教,担任华东师范大学生物博物馆副馆长,除了标本制作外,他更是一名鸟类专家,担任上海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鸟类专业委员会主任。

惜鸟爱鸟 从猎到观

  “在过去, 动物学科的学术研究要依赖标本制作,”唐老师说“1985年以来,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颁布,让打猎的枪头熄火。让我思考鸟类、城市、人类和生态环境的种种关联。为什么要、又该怎样爱护这些城市里的小精灵?怎么做才能以一种稳定和谐的方式和自然相处?这些问题让我陷入深深的思考。”在澳大利亚访问时,唐思贤老师从一位鸟类学家的故事中得到了启示,意识到通过猎杀制作标本而研究鸟类是一个“竭泽而渔”方法,可以通过望远镜观察鸟,听声音辨别鸟的方式替代捕杀。

  “人们应该学会与大自然的野生鸟类和睦相处。我们有许多学生每天早上6点钟就起床看鸟”,唐思贤老师说,“他们后来成为了上海野鸟学会的第一批成员。进入森林去看鸟成为了人们的一种休闲活动和一种生活方式。” 在唐思贤老师的呼吁下和历届学生的共同努力下,上海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鸟类专业已经扩大成为以200位鸟类观察者为核心团队,吸引了众多休闲观鸟爱好者。2015,唐思贤老师主持了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的《上海野鸟》APP建设项目。《上海野鸟》APP是一个“袖珍鸟类百科全书”,其作为华东地区首个观鸟APP,目前共收录了上海地区180种常见鸟类的照片、描述、分布等信息,用户可以免费下载该软件随时查阅鸟种信息,学习观鸟知识。

思鸟思贤 专注教育的爱鸟人

  “通识教育是保护鸟类保护生态环境的关键。”唐思贤如是说。但是在实际的教学过程中,唐思贤老师还是遇到很多问题。“我的儿子在选择大学并没有明确的事业规划,一些学生在毕业后从事的工作也和专业无太多联系。”唐老师对目前的基础教育的进行了反思,这可能是由于我们的教育过于强调考试而忽略兴趣和社会需求所致。动物学作为基础学科,教学有良好的传承,但是在教学过程中,随着时代的变化。该课程在全国来说,逐渐压缩。时代需求不同,分子、微观生物学发展迅速,吸引大量人才。但是宏观生物学要求高、具有数理化基础,且具有野外吃苦精神。该学科仍然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

  唐思贤老师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做足了工作。首先,不孤立的教学、注意知识的应用性,将枯燥的内容与生活联系,加深对知识的理解;注重书本前后衔接和系统性比较,将发育和进化的思想通过各个类群的动物的学习和比较传递给学生。同时,坚持教学资源的建设与开发。从最初的实验解剖录像、视频制作,到目前虚拟仿真系统开发,建立了多种学习课外学习的资源库。最后还要兼顾学生实践环节的训练,注重野外实践基地建设。

  通过教学资源建设带动学习方式的转变,课前预习从书本转到网络,实验课上的一对多式讲解的主角从教师向学生过渡,从而实时、实地的开展教学研讨。

  唐思贤老师所教授的动物学、动物学实验和动物学野外实习课程常年受到学生的好评,历年评教基本保持在前三分之一。

枝丫翩翩,绿叶沙沙,脚步惊觉,鸟群哗然而起,涌向蓝天,迎风吟唱,舞姿曼妙。从望远镜里看着这一群羽翎光鲜的小精灵,喧嚣而和谐,天空的守望者们脚步愈发坚实。

  



文|索艳彤 王琛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