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赵抗卫:我画钱先生的油画像


发布时间:2017-10-12

  我的博士生导师、华东师大教授、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钱谷融先生今年要过百岁诞辰了!他的门生们纷纷以各自的文学作品作为祝贺,我却以一幅画他的油画肖像作为生日礼物,这似乎有些“异类”,但也不失别致。由此想起了先生与我的一二事。

  2008年12月9日,我接到一直在照顾先生的师兄、现为上海市作协副主席扬扬的电话,说钱先生病愈要出院了,他有事不能去接,要我明天去华山医院接一下。我去接钱先生出院的那个早晨,阳光明媚,太阳照进病房,钱先生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呈现出我们熟悉的“钱式笑容”。刹那,先生的乐观容貌感动了我,我就随手拍下了几张照。

  不料几个月里,钱先生当时的音容笑貌会一直滚动在我脑海里。我很想把他写下来,但不知怎的,却竟然冒出一股强烈的愿望,想用油画把他画下来。一个现当代文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却用业余的绘画技艺来表现自己最想表现的,事后想想有些可笑。但相比群英荟萃的师兄师弟们的煌煌大作,我交卷的这个作品却也小有特色。

  我是钱谷融先生带的最后一批博士研究生,和格非、姚扣根为同学。如论进“山门”先后,我和扣根应该是最小的“师弟”,但如论年龄,恐怕我们是最大的了。先生是退休后返聘再带我们的,我毕业的时候,先生刚过80岁,而我也近50了。

  我1978年读的华师大中文系本科,1987年又进入华师大中文系读硕士研究生,1997年蒙徐中玉、齐森华教授推荐又报考了钱先生的博士研究生,三个阶段都在华师大中文系读,几乎每十年就来读一个学位。但读到最后一个学位,令其他人不解的是,同届考博的都是大学的老师,甚至是教授,唯有我是自己做企业的,做企业的为什么还要来读博呢?读了学位又有什么用?这就连我自己也认为理由不充分,想来还是我的文化情节吧。由于我与其他学生不同,先生对我关心有加,并常常问问我企业的状况,然而并不求真正了解。毕业后,先生也一直在问我企业经营得怎么样,我奇怪先生怎么对经营感起兴趣来,却不料先生犹豫再三后对我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我的学生毕业后都在大学当教授,你能不能也去大学?”我解释说我没有放弃企业的打算后,先生不折不挠地再追问我:“那么你可不可以到大学当教授为主,以做企业为辅?我可以向各个大学推荐!”那真诚而又天真的神态令我至今难忘。后来我才明白,先生一生为傲的是他培养的几十个硕士博士,他们许多都成了学界有影响的学者教授。我自惭形秽。为了对老师有所交代,我随后也就接受了上海大学影视与技术学院的邀请,作为客座教授带了十几年的传播学研究生。教授算是当了,但却是“以做企业为主、当教授为辅”。当然,做传媒业的经历对大学的教学与实践也不无补益。

  每周去先生家上课,是一件愉快的事,因为在那里可以讨论任何问题,哪怕离课题远了些,先生也有兴趣与我们讨论下去,而且一直笑呵呵的,使我们倍感亲切。但是,如果你在作业上有任何马虎,或没有达到先生的要求,他的批语是直率、严厉的,分数会低得毫不留情。而如果他欣赏你的作业,他会马上推荐给他人或在《文艺理论研究》发表。我在这本刊物中发表的《现代小说艺术的危机》、《文学作品与现代传媒》其实都是我的作业的一部分。我过去长期在电视台从事专业管理工作,对文学产品的受众、市场、运作体制研究较多,这离先生的专业较远,但对这些文化动态,先生照样会认真听取和欣赏,甚至会推荐我的一篇《电视节目市场及其趋势的探索》在《文艺理论研究》上发表,为此还特地设了个“影视艺术”专栏。后来,到了选择学位论文的题材时,我自感相比起各位学兄,读书较少,就想避开对现当代文学的人物、作品研究,取个巧,利用我在传媒业的经验和研究,从现代小说如何在现代传播的形成中诞生与成长的角度来构建博士学位论文,还把论文的题目搞得很长:《现代小说艺术的命运与大众文化和多种传播手段的挑战》。没想到先生非常欣赏,初稿一次通过,并热情地推荐给论文的评委如贾植芳、王铁仙、陈思和、王小明等教授,当他们在答辩会上给予较高评价时,先生就显得很高兴。

  先生的人际关系极好,好好人一个。以致有人分析他当年发表《论“文学是人学”》后,在一片批判声中之所以没有被打成“右派”,是因为他在学校中有极好人缘。但在学术上,先生是“爱憎分明”,毫不含糊的。在上课时,一直聆听他对文学现象和文学作品以及文学大家的犀利批评,从不遮遮盖盖。他对当代作家作品不甚满意,评论也很直率:“从世界范围来说,他们的作品中却少有丰厚的情致和浓郁的诗意。那令人憧憬、惹人向往,永远使人类的灵魂无限渴望的美,则更是日见其杳如了”。他在艺术上不守旧,但也有自己的底线。有一次与他一起去看一个属于超现实主义的戏剧,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台词,演员一个人就在台上走来走去,先生认真看了全剧但一言不发,两个小时后戏结束了,只听见先生站起来时轻轻说了句英语:“Bullshit”!那神态,真是可爱!

  先生一直说自己最不喜欢的是拘束,最厌恶的是虚伪,最“爱好自由,崇尚坦率,最向往于古代高人逸士那种光风霁月。独来独往的胸襟与气度……”先生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他的为人,他的乐观,他的人格魅力一直在影响着我,可以说一点也不低于先生的学说对我的影响。我就努力在为先生画的像中,显示出先生典型的音容笑貌,试图让大家读出先生的人品和人格。结果是,大家反映还不错,我自己也比较满意,那么也算是另一张交给先生的“作业”吧。


图文|赵抗卫 编辑|刘露霞


作者简介:

赵抗卫,华东师大中文系1997级 现当代文学专业 博士研究生,2000年获文学博士学位。曾长期在上海电视台等媒体担任负责人,也创办过多个文化教育企业,现在上海市文联所属的上海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任会长。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65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