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曹雅筠:遇·丽娃河畔,正念精进


发布时间:2017-10-12

  自旧日始,绘丽娃之眉,初显其风骨。

  初识,便只是在长风公园的街角,惊鸿一瞥。未曾刻意知晓是你,未曾特别渴慕于你。只是一切便如天定,意外见你,意外闻得此名。好似不羁的游子,偶入他乡,闻得当地豪族女子美名,偏要见上一番才算适意。既非流连于繁盛阴翳之下,又非耽于气派院门之间,唯那一抹略显旧意的灰,让人生了莫名的慨叹,仿若时光的沉淀,落下遒劲的墨色。我遇见你,如此命中注定。

  你的古意不似古都一般沉重,旧得与我无关,旧得使我无感。你所掩映的那分姿色,却出乎意料的让我想起多年前曾照过面的一堵墙,布满细密的爬山虎,露出灰色的脚和巨大的鲜嫩的叶,像《最后一片叶子》中的希望一样明亮。这也是我第一次因公来到校本部,看见大隐隐于市的华师。也许你沉默厚重,但你所孕育的必将是青葱明丽的事物。天下之治乱,候于洛阳之盛衰而知;洛阳之盛衰,候于园圃之废兴而得,于你也是如此。当有一群付诸真心来建设的学子,你才算得上是秀外慧中。这点在我收到手绘地图的那一刻达到了极致。对静的建筑或许无法生出多愁善感的心,但人都会为动的人事儿感动。当意境与自己息息相关连,才不会觉此地此时与己无关,便是秦之阿房,楚之章华,魏之铜雀,陈之临春、结绮,诸多突兀凌云者,于你不过一瞬,终将远去代迁,荡为焦土,化为浮埃。他们领你感受的那些旧,可以让你追忆起你自己的上古时代,你自己的公元前。

  亦是醉于此诗画之中,愿作青涩之人,常存不稳与陌生之感。现实,人间的或自然的,未有稳定可恃者。一旦从冻结中通透,则一切皆轻松活跃,有本有原,不稳者亦稳矣。此在古人,名曰觉悟,亦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也。用最小心翼翼,以敬畏之姿,去仰望你的面庞,或是像祷告般虔诚,或是像膜拜般敬仰。唯有不稳之感,才能永葆精进之心。易有乾坤二卦,乾为天,向天学精进精神,方能达到自强不息,格致诚正的格局。不悔既往,无畏将来,只消当下用心。加快了漫步的脚程,只为多在守藏室拓一片安宁净土。

  自旧日始,摹丽娃之躯,悟其坚韧玲珑,菩提之心。

  随遇,临了才知,这悬殊的性别比。有人以为是难以逾越之屏障,亦有人认为是清心之所。失落于虚荣心的不可满足,确幸于厌喧求静的专注。我倒不太在意这种客观问题,但主观造成的变数实在令人不敢苟同。不知是否是家乡风气之故,渝州的女子多半是要比旁处的刚强几分的,挑着大梁稳着重担几乎是常态。当看着有女子对不到廿本书的重量开始抱怨示弱之时不禁皱眉。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不能说有多大能耐,或者怀揣着多大梦想,但至少是能吃得一星半点的苦的。能压弯桌板的书籍全数是自己抱回家,看着口袋的细绳将臂弯勒出血痕也不掉一滴眼泪……男子少也便罢,可若身为女子,甘做弱柳随风而扶,不该示弱之时却频频示弱,就叫人落了笑话。看遍你的柔情,却也希冀你有坚韧的一面。蒲苇般的软,是为了更加包容更加可塑去接受新的东西,而不是遇强则怯缩。孕育其中的女子,当习得你的万一,细长的鞋跟并非妖娆艳丽的代名词,而是时刻砥砺于刀尖上前行的坚毅,风采卓然,风华绝代。随风而去的不再是为一丁点重力而折弯的腰,而是扩散辽远的思想和兼容并包的胸怀。冷雨激荡的,不是未满饱暖的瑟缩,更是要为民族燃起的热血之心。

  自旧日始,描丽娃之眸,眸色浅浅,望不尽来日方长。

  这场盛大的遇合里,我回忆起秋实阁前坐而论道,不知未来去向如何。当我们跳出自以为束缚至极的囚笼,获得了自以为是的自由之后,是否又进入了另一个困境?天地在积水中,九州在大瀛海中,中国在少海中,有生孰不在岛者?即便是困境,也不过是一时之困,当腓尼基人扬起船帆,也许这些海的边界便不再存在;而当我们真的要下定决心去做什么的时候,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再挡着自己的路。国外的史学家嘲笑说中国的古代没有历史,因为他们总是想着推翻,却从未思考过推翻之后应该建立什么。或许现在我自己的状态,就是站在自由女神像面前的小小人儿,此前以为只要到了神像之前,许下心愿,就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却不曾思考过,自己的自由,自己的未来,只有靠自己才能拥有。所以在这氛围之中,除却要拥有精进的态度,还要有真正体味到自由之用处所形成的逸气。你所见的不拘小节,只是原始生命之充沛,只是自然气质之洒脱,只是单纯心灵之直接披露,而不陷溺。不陷于惯常规矩之中,而是跳脱出来,开拓属于自己的天地,是大学之所以与前时所学,早年寒窗十年所不同之处。自此之后,种种烦恼,皆为我练心之助;种种危险,皆为我练胆之助:随处皆我之学校也。

  又或者是在樱园之中,会心得趣。看着木叶纷纷,风吹起及膝裙的裙角,在触感平实的明信片上寻到一树繁花的时代,引人遐思。梦想,要注入了向上的能量,才能称之为梦想,反之则是白日梦,失去了梦想本应有的高贵。失去初心,人将迷失在花花世界中,就像那些精通易容术的人,他们可能可以变出天下万物的面貌,但久而久之,他们不会记得自己本来的面目。有人或许因为目的的达到而获得金钱名利,但他只要回想,就会发现,他不是以前的自我希望成为的那个自己。失去上进心,人就像枯萎的花朵,花茎已经软掉,即使在空气中都无法立起来;也像长杆的纯种小麦,或许高于其他的麦子,但逃不脱倒伏的命运。为名为利所求所得的,即便有,也只是过去。作此文时一直只觉羞愧,因为还未埋下树种,待它参天,便已开始寻求产出。鲸吞式的吸收与否或许因人而异,但只有通过汲取每一寸泥土的营养,才有几率养出花朵来。胸中久不用古今浇灌之,则尘俗生其间,照镜觉面目可憎,对人亦语言无味也。唯有从古意之中寻找会心之趣,才能真正升华自己的灵魂。

  伫立樱桃河畔,我眺望河的尽头,不知会等来何物。也许是一纸陌上花开的誓词,又或是一卷流芳千古的诗书。也许四维的事物早已确定,我却还在三维之上挣扎犹疑。只因我遇见你,便突然想让这轨迹多一分可能性。据说水晶和玛瑙本来是同一次喷出的岩浆,却因为一个迅速喷出,所以变得花色杂驳,另一个沉寂于山体之中,厚积薄发,所以有了从内到外的剔透。愿这四年于我,能像水晶的形成一样,不骄不躁,不疾不徐,收获优于过去自己的,真正的高贵。

  自旧日始,立沃土之上,生千年之树。樗枥不材,蕲者不弃;沙石至恶,玉人赖焉。盖天地间无弃物也。矧灵于物者,独无可取乎?于华师中,望莘莘学子,毋分才德之高下,必以泽火之势,精微文辞鸣之,元亨利贞,光大华夏。



文|曹雅筠(我校首届新生原创文学大赛获奖作品,作者系经济与管理学部学生) 

编辑|刘露霞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28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