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文汇报|陈大康:谁让八戒进了高老庄


发布时间:2017-10-14


  今本《西游记》是根据此前的杂剧、平话等改编而成,有不少情节作了较大的改动,甚至是改定者的原创,猪八戒的故事便是较典型的一例。在先前流传的故事中,猪八戒的老婆名唤裴海棠,而并不是高翠兰,八戒也没有进庄当招女婿而成婚,那位裴小姐是他骗来的。原来,裴海棠自幼许配给朱太公之子为妻,后来朱家因一场大火“烧了家缘家计,如今穷了”,裴太公就想毁约。裴海棠不忘旧约,“夜夜焚香祷告,愿与朱郎相见”,她还派丫鬟梅香暗通书信,约朱生前来后花园相见。不料朱生“胆小不敢去”,结果是自号黑风大王的八戒得知消息后,“化做朱郎,去赴期约”,还自赞自叹道:“对着月色,照着水影,是一表好人物。”八戒将裴海棠骗去黑风洞,临行前还关照梅香:“爹娘问时,便说我和小娘子去来”;裴海棠也走得心安理得:“俺爹便知道呵,也不妨,元定下的夫妻怎断?”裴海棠失踪后,裴太公误以为朱生拐骗了他女儿,便去朱家问罪,朱太公则认为“那老子必定将我媳妇儿嫁与别人了”,还使出这伎俩“悔这一桩亲事”。两家闹得不可开交,八戒却在旁独自乐:“他两家打官司。打不打不干我事,每夜快活受用。”

  上述故事为元代杂剧吴昌龄的《二郎收猪八戒》与杨景贤的《西游记》所载,其实类似的情节在其他作品中也可以读到。冯梦龙的《喻世明言》卷二《陈御史巧勘金钗钿》讲述的就是这样的故事,虽然情节铺叙要丰满得多,后半段的重点是巡按江西的御史陈濂如何破案,但前半段故事梗概却与杂剧一致,只不过裴海棠与朱生换成了顾阿秀与鲁学曾,八戒的角色由鲁学曾的表兄梁尚宾充任。冯梦龙的《喻世明言》主要改编自宋元话本,吴昌龄与杨景贤的作品也沿用此情节,似说明这一套路的故事在当时还较流行。这则故事在杂剧里的延伸是裴海棠托孙行者传书父母,并告诉他,猪八戒“诸佛不怕,只怕二郎细犬”,即今本《西游记》中的哮天犬。最后是八戒被降服,裴海棠被解救回家。降服八戒,使之成为保唐僧去西天取经的徒弟,这一情节为《西游记》改定者保留,但化身朱生、拐骗裴海棠的故事则舍弃不用,而是改为让猪八戒进高老庄去当招女婿。

  八戒进庄之前,《西游记》改定者还让他先实习了一回,这见诸第八回八戒向观音的自我介绍:“山中有一洞,叫做云栈洞。洞里原有个卵二姐,他见我有些武艺,招我做了家长,又唤做‘倒踏门’。不上一年,他死了,将一洞的家当,尽归我受用。”后来听说高家“要招个女婿,指望他与我同家过活,做个养老女婿,撑门抵户,做活当差”,转身便又入赘高老庄了。初进高家时,八戒表现挺不错,“耕田耙地,不用牛具;收割田禾,不用刀杖”,“房舍若嫌矮,起上二三层。地下不扫扫一扫,阴沟不通通一通”,总之家长里短诸般事,他都无所不能,故而丈人给其考语为“勤谨”。为了顺利应聘,八戒开始时使了些法术,看上去“模样儿倒也精致”,后来渐渐懈怠,露出长嘴大耳朵、脑后又有一溜鬃毛的真面目。高老丈不乐意了,以名声不好,“动不动着人就说,高家招了一个妖怪女婿”为理由提出退婚。八戒当然要生气:“我也曾替你家扫地通沟,搬砖运瓦,筑土打墙,耕田耙地,种麦插秧,创家立业”,高家人“身上穿的锦,戴的金,四时有花果享用,八节有蔬菜烹煎”,都是老猪的功劳,怎能产业挣下了就要辞退走人?八戒前三年是干活巴结的招女婿,但面对退婚要求时,他立即展示出强势:“转把女儿关在他后宅,将有半年,再不放出与家内人相见。”在这点上,高老丈是有点理亏,难怪后来孙悟空也要看不惯:“他与你干了许多好事。这几年挣了许多家资,皆是他之力量。他不曾白吃了你东西,问你祛他怎的?”连唐僧也认为高老丈不应嫌弃八戒食肠大:“只因他做得,所以吃得。”

  八戒进高老庄的故事全为《西游记》改定者所添加,而在他笔下,被添加了招女婿身份的并不止八戒一人。在杂剧中,关于唐僧父亲陈光蕊婚姻的介绍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妻殷氏,乃大将殷开山之女。”在《西游记》中,这句话却敷演出一段故事:陈光蕊因高中状元跨马游街三日,游到丞相殷开山门首时,被丞相小姐殷温娇的绣球打中乌纱帽,于是“十数个婢妾走下楼来,把光蕊马头挽住,迎状元入相府成婚”。按照礼法,他该禀报母亲后再正式成婚,不该如此速配,可是陈光蕊婚后带了妻子回乡时才向母亲解释:“蒙丞相即将小姐招孩儿为婿。”尽管这是官宦人家的婚事,但到女家当女婿这一本质要素却是毫无差异。

  唐僧是陈光蕊的儿子,他的前生金蝉子已犯过错误,如来说法时居然打起了瞌睡。孔子发现宰予上课时睡觉,说了句“朽木不可雕也”也就算了,如来却要严厉得多,他将金蝉子定性为“轻慢佛法”,罚下凡经受磨难,西行路上“遇妖精就捆,逢魔头就吊”,再加上父亲陈光蕊当过招女婿,唐僧也就身负原罪,佛界需要安排重点考验科目。取经队伍齐全后的第一场考验,便是观音邀集黎山老母、普贤与文殊变成母女四人,以财、色为诱,要招唐僧师徒为婿。总算还好,只有八戒动了凡心,受到惩罚。万一精心挑选的取经班底一夜间变成“招女婿”团队,真不知观音有什么后备措施。

  唐僧通过了考验,但佛界还是不大放心,于是西梁女国、蝎子精、老鼠精、杏仙等一个个接踵而来,或以王位相诱,或以吊打相逼,总之要唐僧当招女婿,就连白骨精也要对唐僧说些“将奴招了一个女婿”之类的话,即使快到西天时,天竺国还有个“抛打绣球,撞天婚招驸马”的设局在等他呢。唐僧因此回忆起父亲的往事:“我俗家先母也是抛打绣球遇旧姻缘,结了夫妇。”这一触景生情大概会使观音惊疑不定,唐僧是否想重走父辈之路? 孙悟空也认为师父“似有慕古之意”。不过,唐僧还是经受住了考验,反倒是八戒出了洋相,他跌脚捶胸道:“你不阻我啊,我径奔彩楼之下,一绣球打着我老猪,那公主招了我,却不美哉,妙哉!”但八戒毕竟不在这次考验计划内,他受罚后一路上有言论而无实际行动,佛祖懒得再与他计较,何况那副担子还得靠他挑到西天哩。

  孙悟空对观音的不断设局考验颇为不满,曾在背后骂她“该他一世无夫”,即招不到女婿。其实,所谓观音设局,都是出于《西游记》改定者的安排,他增添的招女婿故事并不止这些,他还描写过被玉面公主“招赘为夫”的牛魔王与到碧波潭当招女婿的九头虫。“招女婿”是入赘的俗称,《西游记》里又称之为“倒踏门”,指男子就婚于女家并成为女方家庭成员,其出现原因是女方需要劳力和养老接代,男子则因家贫无力娶妻。在《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以《西游记》故事为题材的元杂剧以及《西游记平话》残本中,并无有关招女婿的描写,而今本《西游记》中,这类故事却是一个接一个,有些雷同程度还相当高,足现那位改定者的执著。他为何如此地念兹在兹?现在对这位改定者还是一无所知,这个问题自然无法回答,唯一可知道的,是他描写那些招女婿故事时的揶揄、调侃、讥笑乃至挖苦,语气则是轻慢与不恭敬,恰与社会上对招女婿歧视性的舆论相一致。这一连串的故事与描写笔法,使认定吴承恩为《西游记》作者的说法变得有点悬,因为对他来说,招女婿实在是个太敏感且不可触及的话题。

  吴承恩的父亲吴锐就是一个招女婿。吴锐的父亲与祖父都当过教官,可是由于贫穷,这位儒家子弟却读不起书,直到二十岁时当了徐家的招女婿,经济状况才明显改观。吴承恩曾撰写《先府君墓志铭》追悼父亲吴锐,其中写道:“弱冠,婚于徐氏。徐氏世卖采缕文縠,先君遂袭徐氏业,坐肆中。”经济状况改变是因为“袭徐氏业”,“婚于徐氏”则是当招女婿的委婉表述。这篇《先府君墓志铭》不大被人引用,提及吴锐的婚姻,有人甚至写为“吴锐娶徐氏”,即抹去了吴锐当招女婿的事实,但吴承恩的心酸记忆却不会因此而抹去。父亲做了招女婿,一个业儒世家的子弟同时也成了商人,在尊卑秩序为士农工商的社会里,他从最高层跌落到最底层,而价值观又不能与其他商人合一。在四十余年的光景里,吴锐一直遭到歧视与嘲讽,这还波及幼小的吴承恩,使他“恚啼不食饮”。吴承恩考取秀才后,这种情况才发生改变。后来,吴承恩受到淮南知府葛木的赏识,吴锐七十岁时,葛木还邀请他参加乡饮,这可是莫大的荣誉。吴承恩的奋斗目标之一,是博取功名,为父亲获得朝廷的封诰,一洗往年的屈辱。可是吴锐没能等到这一天,实际上吴承恩也始终蹭蹬仕途,难怪他提起此事便要伤心地连呼:“天乎,痛何言哉! 天乎,痛何言哉!”父亲心酸屈辱的招女婿经历,是吴承恩难以排解的心中之痛,如果是他改定了《西游记》,会设计出这许多招女婿情节,并轻慢地讥笑与挖苦吗?

  最后还得回到本文开始时的问题:究竟是谁让八戒进了高老庄?现在的回答只能是不知道,但对照书中的描写按常理判断,这个人应该不是吴承恩。


阅读原文


作者|陈大康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203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