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人民日报|“折翼天使”,一个都不能少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办好特殊教育。到2020年,我国残疾儿童义务教育将实现全面普及


发布时间:2017-11-10


  每一个残疾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曾几何时,教育的阳光还很难惠及每个残疾儿童少年。截至2016年,盲、聋、培智三类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已达到90%以上,全国特教学校达2080所、在校生达49.2万人,特教学校生均公用经费从2012年的平均2000元左右提高至6000元以上……“折翼天使”正在得到更多更贴心的呵护。

  然而,在各级各类教育中,特殊教育仍是薄弱环节,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在中西部农村地区特别是边远贫困地区普及水平偏低,学前、高中和高等特殊教育发展整体相对滞后,特教教师数量不足、专业水平有待提高……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办好特殊教育,《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7—2020年)》也于此前发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都不能少”的承诺正在实现。


全面普及:难点在中西部边远贫困地区


  “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5%以上,实现全面普及。”这是到2020年,特殊教育的一个关键指标。

  “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5%都是一个很高的要求。而从目前我国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的现状来说,主要难点是在中西部农村特别是边远贫困地区。”中国残联教育就业部副主任李东梅说:“全国残疾人基本服务状况和需求专项调查显示,全国残疾儿童少年中没有解决好义务教育问题的,81%为农业户口,近80%生活在中西部地区。3/4因残疾程度重无法入学,一半以上为自闭症、脑瘫等非传统特教对象。”

  要实现95%的目标,进而实现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的“零拒绝”,关键在于落实好“一人一案”,即以区县为单位,逐一核实未入学适龄残疾儿童少年情况,做好调查登记、统计录入、建档造册等工作,并针对孩子的不同情况,做好教育安置。

  “具体来说,有3种安置形式。”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解释:“一是优先采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就近安排适龄残疾儿童接受义务教育。对于招收5名以上残疾学生的普通学校,我们要求建立资源教室,配备资源教师。二是特殊教育学校就读,主要针对中重度残疾儿童少年。到2020年,我们基本能够实现市(地)及30万人口以上、残疾儿童少年较多的县(市)都有一所特殊教育学校的目标。三是送教上门,对于不能到校就读、需要专人护理的重度残疾儿童少年,也要纳入学籍统一管理,加强人财物保障。”

  对于一般残疾儿童少年而言,随班就读是大势所趋。“如果从小就把残疾孩子与普通孩子隔离起来,他们就会与这个世界越来越生疏,长大以后也很难融入社会生活,更不要说实现个人发展了。”华东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研究所教授方俊明说:“普通学校和特殊学校应该在素质教育层面融合互补,共同营造良好的育人环境,这样才能更好地帮助普通孩子和特殊孩子在相互尊重、差异认同、自重自信、相互帮助的氛围中成长,形成普特融合的双赢效应。”


发展方向:向学前、高中及以上阶段拓展


  随着义务教育的普及,残疾人对学前教育、高中及以上阶段教育的需求也日益增加。

  “事实上,对残疾儿童少年的帮助,越早开始越好。”北京市西城区培智中心学校校长芦燕云说:“学前融合是我们目前正在努力的方向。早期干预、每日一次有针对性的个训、亲子同训等,大大改善了残疾幼儿的健康状况。在残健幼儿一起游戏、共同玩耍的过程中,孩子们学会了关爱与牵挂、谅解与宽容、责任与担当。我们欣喜地看到,今年学校的大班毕业生中,4个残疾幼儿全部被普通小学录取了。”

  加大力度发展残疾儿童学前教育,重点是支持普通幼儿园接收残疾儿童。吕玉刚介绍,在特教学校和有条件的儿童福利机构、残疾儿童康复机构,也应普遍增加学前部或附设幼儿园。各地还要整合资源,为残疾儿童提供半日制、小时制、亲子同训等多种形式的早期康复教育服务。

  残疾人当中,还有相当一部分适龄青年渴望提升自身素质,迫切希望成为高层次人才,享受有尊严的生活。这就要求特殊教育要向高中阶段、职业教育、高等教育拓展。

  在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甘肃省康县残疾考生巨晓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今年6月,巨晓走进了政府为他专门设置的单人考场,并以优异成绩考入兰州交通大学。而像巨晓一样享有“高考合理便利”,从而顺利步入2017年高考考场的,全国还有5000多名残疾学生。

  残疾人也有享受高等教育的权利。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院长滕祥东表示,普通高等学校一方面应当积极招收符合录取标准的残疾考生,进行必要的无障碍环境改造,给予残疾学生学业、生活上的支持和帮助;另一方面,应考虑增设适合残疾人学习的相关专业,增加招生总量;此外,普通高校、开放大学、成人高校等也应面向残疾学生开展继续教育,拓宽和完善残疾人终身学习通道。


提升质量:关键在培养专业化教师


  在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区培智学校,工作了27年的特教教师刘文婷对残疾孩子感情很深。当孩子们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向她问好、步履蹒跚地帮她抬自行车、给嗓子干哑的她递水时,刘文婷就会想:“这些孩子更需要有专业经验的老师,我必须留下来。”

  流着口水、言语不清、行动迟缓,需要不停换洗尿湿的裤子,一遍又一遍地教一个简单的动作,遇到特殊情况,必须做出紧急处理……这些,都是特殊教育教师的日常工作。

  提升特殊教育质量,关键在教师。二期计划提出要“加大特殊教育专业硕士、博士研究生培养力度”,解决好“教师的教师”这个来源问题。

  “高校是培养特殊教育教师的重镇,但是长期以来,我国特教教师培养上存在‘三多三少’的现象。”北京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教授顾定倩说:“高校学位教育中,学术型人才培养多,专业型人才培养少;毕业生流向发达较发达地区的多,到欠发达地区的少;义务教育阶段的特教教师培养多,非义务教育阶段的特教教师培养少。大部分研究生不是一线教师,而是缺少教学实践经验的应届生,因此往往不能切实解决特殊教育的实际问题。”

  建立起一支数量充足、结构合理、素质优良、富有爱心的特教教师队伍,需要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比如,采取公费培养、学费减免、助学贷款代偿等措施,为中西部贫困地区定向培养特殊教育教师;在教师资格考试中,要有一定比例的特殊教育相关内容;要提高特殊教育教师待遇,落实特殊教育津贴等工资的倾斜政策;在职称评聘体系中建立特殊教育教师分类评价标准,拓宽晋升渠道等。”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巡视员李天顺介绍。

  当前,残疾学生需求越来越呈现出多样化、个性化趋势。因此,面对不同程度、不同特征的残疾孩子,仅有爱心还不够,更需要专业性帮助。顾定倩说:“二期计划专门提出了‘健全特殊教育专业支撑体系’,比如由教育、心理、康复、社会工作等方面的专家组成残疾人教育专家委员会,由专职和兼职的特殊教育教研员为特殊教育提供专业指导服务,由区县教育、卫生、民政、残联等部门的专业力量为残疾学生提供规范的送教服务。这些都体现了‘让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的思想。”


阅读原文


记者|丁雅诵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56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