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张礼永:两则误读的“人之初”


发布时间:2017-11-19


  “人之初”为《三字经》的首句,该书曾在国内风行数百年,几乎家喻户晓,故而可谓影响深远。当时私塾盛行,管理严格,学习枯燥,儿童于其中学习与生活均不觉快乐,故而不少儿童喜以此句进行起兴,叙述自己心中的真实情感,这样的艺术表现手法,在我所收集的私塾谣谚中有近五十首之多,只是当中有两则的解读似乎出现了偏差,分述如下。


第一则

  湖北鄂东地区有这样一首童谣“先生教我人之初,我教先生搭田沟;先生教我性本善,我教先生搭田岸。”(《鄂东民间童谣研究》)研究者认为此首展现了鄂东人“重农”“尊读”亦耕亦读的社会风尚。鄂东人民注重耕读,相沿成风、相习成俗,自然不假,但此首童谣并不能表现此意。为何?

  首先从字面看,搭田沟与搭田岸是农业生产的一个环节,学生如何教得了先生,是一大疑问?或许有谓,学生自幼生长在田间,熟悉农业劳动,而先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那么先生教学生文化,学生教先生生产,自然是可能的,问题在于当时的教育并没有这种“互帮互助”的设计及要求,“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还是一种以读书为主的学校,教育即读书,读书即教育,并不顾及生产。所以当这首歌谣发自儿童之口时,更多的乃是戏谑的味道。

  其次其他地区也有相似的童谣,如贵州遵义正安地区儿童曾唱:“先生教我人之初,我教先生狗咬猪;先生教我性本善,我教先生爬牛圈。”(郑亚宇《照壁斋漫笔·人之初》)四川西康地区与之基本相同,个别词略有改动,其谣曰:“先生教我人之初,我教先生老母猪;先生教我性本善,我教先生爬牛厩。”(王致汤《路乡马道》)浙江杭州也有:“先生教我人之初,我教先生老婆吃酸醋;先生教我性本善,我教先生老婆钩黄鳝。”(杭州市立第一民教馆《民间歌谣二十四首》)这三首与鄂东那一首结构完全一样,而戏谑的味道更重,也更直白,所以不得不令人生疑那首也是戏谑之作。若以鄂东为中心,杭州在东,遵义、西康则在西,可见此谣流传甚广。


第二则

  位于汉江上游的陕西城固地区有这样一首童谣:“人之初,性本善,先生叫我捉黄鳝。一天捉了二斤半,烹来先生下早饭。先生吃肉我喝汤,先生病了我遭殃。”(《陕西近代歌谣辑注》)辑注者认为这首童谣中描绘了一种非常良好的且富有人情味的师生关系,从字面上看,此谣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学生体贴先生,特地捉来黄鳝帮其改善伙食,先生也体贴学生,不是一人独享,而是大伙分享。但观上举杭州那首童谣,也不能不令人生疑。位于汉江下游的武汉也有一首童谣,前三句一模一样,即“人之初,性本善,先生叫我抓黄鳝;性相近,习相远,我叫先生舔鼻淟。”(《武汉民间童谣辑注》)随着长江再往东,到了南昌,只存前三句了,也就是南昌儿童时常传唱的:“人之初,性本善,我教先生捉黄鳝。”(张嵚坡 《南昌儿歌辑解》)

  其实,即便从字面意思看,那种温情脉脉的描绘是不会成立的,因为先生无论如何都不会、也不可以叫学生放下书本跑去田里捉黄鳝来打牙祭,如果真有先生这样做了,那么民众对他的评价就会很低,认为其在误人子弟,那么先生很快就要丢馆失业了。

  所举七首童谣均与“人之初”密切相关,可见儿童以日常的学习经验为基础进行了创作,来抒发内心的感悟,这也符合歌谣的原意,“心之忧矣,我歌且谣”,儿童对私塾、对塾师都不觉得欢喜,而塾师又喜欢体罚,故而儿童“心之忧矣”,需要宣泄的渠道,所以就产生了这类童谣,其中有天真烂漫的,也有口无遮拦的,甚至人身攻击的。它们属于口传史料,真实地展现了私塾教育中落后的一面。明乎此,对这些旧童谣的收集和解读,便不会误入雷区了。不知方家以为然否?


文|张礼永(作者系我校教育学部教师)

编辑|杨清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2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