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潘晖:淡极始知花更艳——读梁丽玲女士散文有感


发布时间:2017-11-19

  收到梁丽玲女士新著散文集《做一个淡淡的女子》,仿佛手捧鲜花,馨香满室。迫不及待展卷阅读,我很快就被书中的文字吸引了。

  作者自叙编写这本小书的因缘,“二十岁开往三十岁的列车已靠站,旅途中的往事一幕幕浮现。”青春的缤纷记忆和年轻人充满活力的生命体验成为了这本书的主题:

  我唯一知道的是,岁月苍老了容颜,却不曾让我丢失属于我的梦。做一个淡淡的女子,在一个个平凡的日子里,将未来的路不停地延伸,卸去沉重的包袱,微笑地面对生活。这是我该走的路。回首望,岁月无痕,只留下一串串描绘青春梦想的美丽字符。

  作者以“淡淡”来题写书名,以“淡淡”来修饰女子,是以“淡淡”来写照自己。这些文字是她成长之路上随意留下的脚印,逐渐形成的趣味,也是她面向未来时的坚定信念与人生选择,“就这样做一个淡淡的女子,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信仰,不急功近利,不浮夸轻薄,做到宠辱不惊。会大笑,也会打闹,心,却静如水。学会懂得,从而学会淡然!”

  如今年过三十,生活翻开新的一页,人间行路,此心悠然,作者检视自我,有了越发淡泊的情怀、尤为自信的梦想:“现在的我,安静、自在、平和、感恩,我已不再可以追求什么,只是努力做好自己,认真地工作,真诚地生活,感恩所有关心我爱我的朋友。”时光蔓延,新笋成竹,作者的人生态度愈益温厚,少了许多青涩与稚嫩,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生命更加充实,自入另一番境界。

  除了抒写一身之内的心路,在这本书里,我们还看得见作者对于一身之外的注视与关怀。汶川地震发生之后,举国哀悼,作者用笔写下了她自己的一份悲痛与感动。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作者在为受难的人们而哭泣的同时,也在为后方那些伸出援手的好心人流淌热泪:“人性中最初的本善,在这样的时候被演绎,爱播洒全中国,甚至全世界。一次次自发的捐款,一次次主动的救援,总是那样让人含泪称赞。”她也能从“如今的孩子太早熟”的社会现象,想到家庭中父母的责任,深思“我们能怪时代吗,显然不可以,时代没有灵魂,它只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归根到底它也是人类造就的。孩子是无辜的,他们就像一滴纯净的泉水,是成人有意无意间在泉水里加入了颜料,使他们显出了本不该有的颜色。”作者的一支笔充满了对于真善美的向往,既表现了对世俗与名利的疏离,又流露了对人群与社会的关切,作者把“天地”藏在她的“扁舟”里,进退出处不失赤子之心,得其所哉。读梁女士文章,想见她为人,这是怎样一个可爱的人!

  当然,作者的文字之所以可读、耐读、值得一读,也缘于它精雕细琢的形式美。翻开这本小书,随处都能捡到晶莹剔透的语句。这些优美的文辞,看似落花流水,信笔写就,“莫之致而至”,细读起来却能发现它们做工考究,匠心经营,足见作者笔法之娴熟,情感之细腻,思考之周详,想象之丰富,充分展示了她卓尔不群的文学才华。例如她写“蟠龙山居”:

  越前进,人烟越稀少,与梦中的桃花源越相似。最后,林间的小道通向了一座独立的二层老屋,屋前已有客人到访。随主人下车,我没有进屋,就已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一家小院,一处平地,一道篱笆,和着屋旁的鲜花绿草,还有一眼迷离的油菜花景,俨然就是一个温馨的农家小院。

  文学修辞最忌重复,作家将其奉为圭臬,写作时常以同义词互相替代表达相同的意思,用以避免行文的单调乏味。然而作者一反其道,闯入禁区,凭着口气连用六个“一”字,看她那“一”字排开、“一”字推进、“一”以贯之,由此构建整体的本领,看那文句理路清晰、血脉畅通、新奇多变的效果,真令人流连不知肉味。又如她写“乡愁”,试图“寻找散落的回忆”:

  有时,我们会三五成群卷起裤腿,用簸箕在清澈的“大坑”里捉鱼和泥鳅,那时还不太用农药,鱼和泥鳅还没有被农药毒害,却没能逃出我们的魔爪,每次都是收获满满。很多次,将抓来的鱼养在脸盆里,过一会儿去看的时候,却没有了鱼的踪影,只有那只猫打着饱嗝,挠着嘴,眯着眼,慵懒地躺在窗边。

  汪曾祺曾经说过,“语言的奥秘,说穿了不过是长句子与短句子的搭配。”长句和短句交替出现,配合使用,能带来节奏的变化,使语言错落有致,更具弹性,好似一串跳动的音符。作者含蓄写家猫偷吃小鱼的憨态,连用“打着饱嗝,挠着嘴,眯着眼”三个短句,而继之以“慵懒地躺在窗边”这一七个字的长句,从容将一串短句和一个段落轻轻托住,使语段在结束之际保持着舒缓的节奏,起到自然“防滑”的作用,减轻了读者阅读的压力,增加了他们愉悦的感受,可谓举重若轻,收放自如。而不仅于此,这类精彩的文字遍布书中的角角落落,光芒闪耀,璀璨夺目,读者览其文,珠玉之声不绝于耳,双眼愈觉清明。

  梁女士在写作的道路上行之有年,她亲手埋下的文学种子经受日月光华、雨水浇润,每天都在茁壮成长,如今它们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引来了一批又一批驻足观赏的有缘人,风景这边独好。文心无语,文路无尽,文境无上,未来,我们期待梁女士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字,向读者朋友分享她的生活新滋味。


文|潘晖(作者系我校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校友)

编辑|杨清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8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