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黔西南日报|汤涛:王伯群“炸裂”大事记略


发布时间:2018-08-10


  他是人生大赢家,出生名门世家豪族,一生积聚了巨额财富。

  他创办了一所不挣钱还烧钱的大学,把一生的积蓄、智慧和生命全部献给了这座“东方哥伦比亚大学”。

  他60年生涯,一半晚清、一半民国,在纷乱秽浊波涛滚滚的大时代,他是一股清流。

  他叫王伯群。

  他的人生,与其说是传奇,不如说是一部炸裂志!


年轻时的王伯群


他逝世时,个人尚欠巨额债务


  1944年12月,王伯群抱着赢弱身躯,风尘仆仆赶奔重庆,他此行目的是为大夏大学争取迁校经费。由于国事校事交相煎劳,肠胃突发大出血,在陆军医院终告不治。辞世时,两目不瞑!见惯生死的主治医生,目睹此情状,也禁不住潸然泪下,说:“从没见过死得这样可惨可痛的!”

  逝世前一分钟,他仍在挂念学校,立下遗嘱:“吾大夏校友,服务国家,尤须力行公诚二字。”一代教育家,就这样憾别了他眷恋不已的事业。

  在他亡故后,人们发现,这位理财大咖几近家贫如洗,环堵萧然,在他的身后,除了生机勃勃的大学,年轻的妻子和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还有50余万元的个人债务!

  与王伯群共事20年,后来继任大夏大学校长的欧元怀先生,在纪念其逝世五周年时,深有感慨地说:“伯群校长后半生是‘牺牲自我,功成不居’!”

  这,大概是对王伯群最恰当的评价!


王伯群(后排居中)夫妇与大夏大学教职工合影


他出生时,家族早已声名显赫


  王伯群,1885年出生于黔西南名门世家豪族,祖上数代操办团练,闻名闾里。母亲以智慧称于乡闬,创办第一所女子学堂;胞弟王文华为黔军总司令、陆军上将;三妹王文湘乃一级上将何应钦夫人,任国民党妇女部五委员之一;外公刘官礼征战杀伐,屡立战功,加上治理地方有功,被朝廷赏三品顶戴,在兴义兴办100多所学校,其中笔山书院在西南最为声名远播;舅舅刘显世,任川滇黔三省护国联军副总司令,执掌贵州军政十余年。

  王刘家族,崛起于兴义,闻达于民国。


孙中山说:“伯群啊,你就是中国的未来!”


  1905年,王伯群选送为贵州首批留日学生,同行人多选师范,他独钟情经济学,矢志实业报国。在路过香港时,少年凌厉的他,率先剪掉大辫子,与腐朽落后的晚清帝国示决。从此,平板寸头伴随终生。

  别人出国踽踽独行,唯有他左家丁,右佣人,肩挑背扛,一路护送,那个画面,让人想到赴京赶考的贵公子。

  在东京的那个冬天,王伯群拜会比他大19岁的孙中山。孙鼓励他道:“伯群啊,你现在还很年轻,你就是中国的未来!”

  不久,王伯群加入同盟会,开启了与孙中山先生20年的革命友谊,成长为坚定的革命者。


王伯群(前排左二)留学日本期间与同学合影


他是护国运动核心人物  


  辛亥革命爆发后,身材高壮的王伯群迅即返国,与章太炎、程德全、张謇组织中华民国联合会,参办《大共和日报》,以笔当枪,揭举民主正义。

  作为记者的王伯群,听闻袁世凯解散参众两院,专程赴京参与制定《中华民国约法》,为次年的反袁护国埋下了历史伏笔。王伯群在北京,见袁世凯复辟异动,常常独自涕泣,叹息民国了无生气。

  1915年底,王伯群与蔡锷、梁启超、戴戡等七人,在天津密商滇黔武装起义计划。受众所托,他只身返滇,与李烈钧促唐继尧反袁。然后星夜兼程,赶抵贵阳,游说都督刘显世揭竿起兵。黔省独立后,他与王文华率部北伐,迅雷飓风,震动海内外,终使袁世凯败丧,共和重光。



他受命贵州省长,躲过重重暗杀


  倒袁护国后,王伯群被派往广州,协助孙中山先生开展护法运动,充任南方政府南北议和代表、军政府交通部长、总统府参议。

  革命之途,险象环生。弟弟王文华在被孙中山委任为国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常委不久,不幸在上海西藏路一品香饭店被奸人暗杀,“呯”“呯”“呯”致命三枪,他捂着汩汩流血的胸膛,倒在前来接送的汽车旁。这是继宋教仁之后,轰动上海滩的又一血案。

  王伯群闻讯赶到,抚尸恸哭。18岁父亲就病逝的他,唯一的弟弟又惨遭暗算,发誓报仇!悬赏重金20万,千里追凶。不久,媒体披露,幕后主使袁祖铭在北京遇刺,却侥幸逃生。


王伯群(左一)在上海参加南北议和会议


  王伯群是大孝子,为避免母亲担忧,他强忍悲伤,借口说文华赴日本政治避难,并模仿弟弟笔迹,坚持给母亲写信,直到去世时,母亲仍不知文华已遭暗杀。

  为稳定贵州,巩固西南北伐根据地,王伯群被任命为贵州省长。

  一天,他由杭州返抵上海北站,夫人命家庭司机蔡必章前往接站,不料蔡早被敌手收买,欲图现场行刺,幸而车站暗探见蔡徘徊焦灼,上前盘诘,在其腰间搜出匕首,及时擒获,王伯群才躲过了一场暗杀,保存了革命的火种,也保存了家的命脉。

  后来,王伯群把蔡必章告进监狱,同伙辛治国被永久逐出了租界。


王伯群母亲和她的两个女儿


他竭力奔走,一心谋划西南铁路建设


  王伯群在执掌国民政府交通部和招商局后,由革命者转型为政治家,期间,力行废除德日美等不平等条约,收回外国在中国的邮政、电信、内河航运和沿岸贸易等主权。创办中国航空公司和欧亚航空公司,亲任董事长。在西沙群岛建无线观象台。

  要致富,先修路。王伯群一心谋划西南铁路建设。早在1919年,受孙中山引介,他作为贵州全权代表与华侨代表赵士觐在上海签订《修筑渝柳铁路草约》。后因保守势力反对,半路夭折。他不气馁,更不甘心。1932年,作为国民政府川滇黔特使,他在重庆成立西南交通促成会,呼吁筑建渝柳铁路干线。

  1938年,王伯群再次发表《抗战建国与西南交通》高论,陈述西南交通以贵阳为中心之五大理由。


他是财政金融实业等领域的超级能手


  王伯群在财政金融实业运作上有超人才能。在护国北伐时,他以护军使署总参赞和黔军总司令部秘书长身份,通过发行货币等财政政策,有效地解决了贵州省政府和军队军费开支。在执掌国民政府交通部时,他设立邮政储金汇业总局,经办邮政储金、汇兑、划拨等业务,几成蒋介石政府的提款机。

  王伯群还担任国民政府财政监理、全国经济、内外债整理等10余个委员会委员,与蒋介石、谭延闿、宋子文、孔祥熙等参与政府财政运行和决策管理,及时解决了国民政府和军队捉襟见肘的财政危机。

  作为投资家和实业家,王伯群创投了系列银行和实业;在金融方面,投资创办建国银行、聚康银行,并任董事长,联合创办岭南银行,注资入股上海银行、浙江实业银行、广东银行;在公司实业方面,担任裕黔、群益社、建国实业、利民、中美等公司董事长,专司矿业实业、发行钱票、火油贸易,投资入股上海电车公司和祥新面粉厂,投资入股《时事新报》《晶报》等纸媒。

  贵州是缺盐大省,食盐素从外省输入。王伯群瞄准商机,通过高层运作,联合地方商团,把孔祥熙属下大业公司掌控的贵州盐运口岸转手过来,自任永仁两岸川盐运销处董事长,掌控了全省三分之二的盐运口岸和贸易。

  王伯群把投资银行和实业挣来的利润,悉数投入大夏大学的师资延聘和校舍建设,使大夏成为上海四大著名私立大学之一,民国期间有“北南开,南大夏”之说。


蒋介石跟王伯群借款的手谕



  他创办“东方哥伦比亚大学”

  民国初年,王伯群辗转2000公里,落脚上海,之后创办大夏大学。

  在他的谋划下,大夏大学拥有上海、贵阳和香港三大校区,开办上海、贵阳、南宁、重庆等五所附中。27年间,为国家培养20000余名栋梁之才,包括刘思职、周扬、胡和生等15位院士和学部委员。

  大夏大学还孵化了著名的华东师范大学、贵州师范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

  作为教育家,王伯群还担任过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吴淞商船专科学校校长。


他义薄云天,资助过很多仁人志士


  王伯群生情豪爽大气,高义薄云,好宴宾朋,无论是在贵州,还是在广州上海,很多人得到过他的资助或帮助。在担任黔中道尹期间,他两次提携和资助日后成为共产主义先驱、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王若飞。

  1917年冬,在亲自面试王若飞后,以官费生送往日本留学。两年后,王伯群再次捐资一千元,并呈请都督兼省长刘显世拨济二千元,赞助王若飞一行赴法勤工俭学。赴法前,王若飞等在《申报》发表《贵州留法团员志谢》信,曰:“得乡先生王伯群……热忱引导……从兹法兰西境乃始有我黔人之足迹,不可谓非我黔进化一新纪元。”

  在资助的留学生中,有的继续得到他的提携或帮助。留法学生刘方岳,受聘担任交通部秘书;留日学生谢六逸,受邀担任大夏大学文学院长;资助教育家黄齐生,解决生存困境;邀请革命家周素园住家里,保护不受迫害。

  鲁迅先生曾来大夏大学做演讲,国民党苛责学校“容许反动派在校作公开的反动宣传”。王伯群以校长身份答复教育部:“以鲁迅在文艺界亦负有相当声望,此次请鲁迅演讲之动机纯为研究文艺。”在他的积极斡旋下,才使鲁迅先生免遭不测。


他痴迷收藏,孤本《夏承碑》价值难估


  2013年,上海朵云轩举办王伯群藏品拍卖专场,拍出8500余万元;2016年,香港保利举办王伯群藏品拍卖专场,拍出1500余万元。

  这些藏品,还不是他收藏的全部。


王伯群收藏的孙中山手迹



  王伯群一生痴迷收藏,名人字画、碑拓、古籍善本,罗振玉、吴昌硕、沈曾植、莫友芝、郑珍、姚华、谭延闿、张大千、姚华、齐白石、于右任、徐悲鸿等大家的书画作品,都在他的收藏范畴。他最著名的藏品,是国内孤本《夏承碑》(《夏承碑》全称《汉北海淳于长夏承碑》,又名《夏仲兖碑》。东汉建宁三年(170)立。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因筑城为工匠所毁。其结字奇特,隶篆夹杂,且多存篆籀笔意,骨气洞达,神采飞扬。“汉碑之存于今者,唯此绝异。”——编者注)80多年前,为防止流出海外,王伯群用5000大洋从藏家手中购得,每当欣赏此物时,他都叮嘱妻子:“此孤本为神仙物,望子孙后代永远保存。”


阅读原文


作者|汤涛(我校档案馆馆长

来源|黔西南日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33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