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文汇网|杜威访华100年前夕:《杜威选集》让你重看世界中的中国


发布时间:2017-12-04


  作为成立一个甲子年的再出发精品,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在两年前的《杜威全集》中国版全部发布后,再度杀青精美厚重的六卷本《杜威选集》,这个消息让远道而来至少15位世界各国研究实用主义的学者惊讶。


《杜威全集》《杜威选集》总主编刘放桐教授介绍中国与实用主义渊源


  今天上午,《杜威选集》发布会暨“实用主义与儒学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复旦大学杜威中心、美国伯格鲁恩研究院、孔子研究院、复旦大学哲学学院联合主办)上,全集和选集的总主编之一、复旦大学杜威中心荣誉主任刘放桐教授告诉记者:“《杜威选集》方便更多的人广泛阅读;同时,出选集也是让中国读者不要误读杜威。”

  1919年4月,美国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杜威访问中国,在华逗留了26个月,足迹遍布中国11个省,在上海、武汉等各大高校演讲,极受欢迎,期间美国哲学家罗素也访华,掀起了民国时期中国与世界交流的一次小高潮。在杜威来华100年到来前夕,《杜威选集》的出版无疑将再次让国人了解杜威,让世界了解中国。


杜威热在美国和世界再次复兴,100年前曾预言中国的特殊性


  作为实用主义思想的先驱的杜威无疑是跨越时空的。他的思想生前在美国引领思想界,去世后在美国重新又复兴。美国当代实用主义代表人物、纽约学院的荣休教授伯恩斯坦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在1950年代,杜威思想似乎有些消迹,并不时尚了,但是到了1970年代,杜威思想又复兴了,很多有分析哲学背景的学者多少热衷阅读杜威的作品。我至少知道,普特南、罗蒂、布兰顿这些大哲学家都对杜威有研究;而且这种复兴不仅在美国,在日本、东欧都有这种迹象。”

  对于杜威著作出版在中国的繁荣,这位和罗蒂在耶鲁大学同窗的古稀年学者认为,“现在正是中国人阅读杜威的好时候,因为中国正在跃升于世界领导者行列。”而这种意义更多地体现在政治和文化两个层面。他通过阅读安乐哲及其学生的文章还初步了解了实用主义思想和儒学思想的关联,“彼此确实有对话的可能。”但是他提醒中国读者,要注意两者的联系更多是在文化层面上,而非政治层面。



《杜威选集》编者、责编合影:后排从左往右:王成兵 王新生 陈佳 陈亚军,前排:朱华华 刘放桐 冯平 李业富


  对于杜威和世界的连接,已经担任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一年半的美国智库博古睿中国中心负责人、夏威夷大学退休教授安乐哲予以高度肯定:“杜威约100年前就曾提醒中国,不要用西方的概念来套中国的社会。”安乐哲告诉记者,在杜威60周岁生日上,蔡元培予以庆贺,并赞誉他为中国的“孔子”,但他更觉得杜威是个预言家,“他那时就说,不能用西方意义的国家(state)来理解中国。”因此,安乐哲觉得杜威对中国的预言如同今天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一样具有全球眼光。“杜威不是美国的,更是全世界的。”儒学和实用主义的比较,是安乐哲的学术特长,“明年秋天,我就会在北大开设《杜威:实用主义与儒学》的课程。”


“杜威论中国”让国人再次温习历史,走向世界中心征途中多了谏言


  此次《杜威选集》丛书最初有五卷,各集的编者大多是《杜威全集》的译者,如王成兵编了《哥白尼式的革命——杜威哲学》,李业富编了《经验的重构——杜威教育学与心理学》,冯平编了《批评之批评——杜威价值论与伦理学》,等等。选集收录了杜威在各个学术领域的代表性作品和经典译著,涵盖了哲学、教育学、心理学、伦理学、价值论、政治学、宗教和美学等各个方面。因为考虑到杜威对中国的影响,特地增选了《中国心灵的转化——杜威论中国》一卷。

  杜威在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前来到上海,公开发表了很多演讲,著有不少时论文章和书信。据不完全统计,杜威论述中国的英文文章有53篇之多。但选集的范围更为广泛,不限于这53篇作品,还包括杜威夫妇所写的部分家信和在中国所做的部分演讲,及杜威在美国《新共和》《亚细亚》杂志上发表的不少关于中国的英文文章。选集的第一章是“世界中的中国”,论述中国与美国、日本的外交以及中国外交的政策;第二章是“五四运动”,论述自己对“五四运动”的看法;第三章是“中国的危机与出路”,讲述中国的政治、经济问题以及解决对策;第四章是“中国人的心灵”,聚焦对中国人思维方式的认识。


记者(右)在会间采访美国实用主义研究大家伯恩斯坦(左一)


该卷编者华东师大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顾红亮评价,“这些思想是杜威运用实用主义哲学思考中国问题的尝试,是杜威政治哲学与社会哲学的一部分。”他指出,尽管杜威的思想受了其学生胡适等人的影响,但是,“杜威有选择地吸收了传教士与中国人的想法,及时向世界介绍了中国,这充分体现了哲学家特有的理解力和判断力。”

  胡适曾这样评价杜威“他替我们做了两年的译人和辩护士。”对此,顾红亮告诉记者,读《杜威论中国》,可以观察杜威思想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关注他对中国问题的哪些方面感兴趣,又吸收了哪些中国要素。“这些对于今天中国的新时代建设和走向世界中心,都很有帮助。”


杜威的全方位、跨时代影响:幼儿园老师爱不释手地与全集合影


  杜威的影响不仅在当年,而且还在当下。

  一方面,《杜威选集》的出版是华东师大出版社对高品质书籍的钟爱和坚守,另一方面,也是受了《杜威全集》良好的销售鼓舞。该书的责编朱华华告诉记者,全集中的早期著作已经售罄,中期著作近乎售完,“目前正在打算做些修订后再版。”华东师大出版社社长王焰在发布会上历数了出版社与复旦杜威中心集合全国20余座高校学者合作出版的“足迹”:2010年10月,《杜威全集》早期著作发布;2012年12月,《杜威全集》中期著作发布;2015年8月,《杜威全集》晚期著作发布,全集完整亮相;2017年12月,《杜威选集》亮相。她介绍,《杜威全集》分批次出版中,获得海内外学术界和出版界良好的反响,收获了一系列荣誉,如上海市优秀图书奖、上海图书奖等,中期和晚期著作在国家出版基金结项中都获得了高分。




  胡适曾经在1921年这样评价过杜威来中国的影响“自从中国与西洋文化接触以来,没有一个外国学者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有杜威这么大,我们还可以说,在将来几十年中,也未必有别个西洋学者在中国的影响可以比杜威先生还要大。”

  1919年4月到1921年6月,杜威在中国参观工厂、学校、城市,与广大的官员、学生和知识分子沟通,影响了当时一大批的中国青年。这种影响至今仍然在回荡,不仅在刚才所说的学术界,也在普通知识分子群。在南京某个新华书店,《杜威选集》总主编之一、复旦大学杜威中心主任陈亚军欣慰地看见一幕:一群幼儿园教师,看到书店里整齐的38本、1600万字的《杜威全集》,激动地和书一起合影,“杜威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思想给我们很多启发。”而日前一位阅读杜威心理学的教师也给出版社发来这样的感言,“他的《心理学》写于获博士学位后,读来非常好懂,但不影响他的深刻。”

  将杜威视为实用主义家族中“祭酒式”人物的陈亚军是中国新实用主义研究的领军人物,他向记者点评了杜威的学术价值,“首先是杜威让实用主义从扶手椅中穿越学院高墙,成为塑造美国社会的思潮,同时也成为西方思想学术舞台上重要的角色;其次,他的思想影响到政治学、伦理学、心理学、教育学、美学、宗教学等如此广泛的领域。”时隔近一百年,与中国有着特殊缘分的杜威,其思想因为与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存在不少重叠之处,因而,陈亚军判断,杜威思想研究再次进入中国学术界,“有助于中国哲学思想走向世界,也能促进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当代的发展。”


阅读原文


记者|李念

来源|文汇网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