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新民晚报|陈弘:澳大利亚——偏狭视野致对华政策反复


发布时间:2018-10-05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近日会见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时表示,中国注意到澳大利亚新一届政府表示愿采取积极的对华政策,希望有助于中澳关系汲取以往教训,重回健康发展轨道。

  分析人士认为,这一信号表明,在澳大利亚时任总理特恩布尔发表和解性讲话后,中国与澳大利亚的紧张关系开始缓和。中澳关系现状和前景如何?我们请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亚太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弘为您分析。


澳大利亚成印太战略支点 与美日印“抱团”遏制中国


  问:澳大利亚在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答: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澳大利亚对其着力推进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采取了坚决支持的态度。显示了澳大利亚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地位。特朗普上任后,“美国优先“的思维颠覆了奥巴马的亚太战略,颠覆了美国对盟国的态度,对澳大利亚长期的安全与外交思维产生了巨大冲击。

  特朗普政府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宣称“重返亚太”战略已“正式死亡”。澳大利亚方面认为,首先,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不会改变,其次,面对中国的崛起,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的重要性也不能改变。为进一步强化这一重要性,澳大利亚必须与时俱进,因应变化,调整策略,保持乃至加强自身的战略地位。

  2012年,澳大利亚外交白皮书《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提出了“印太战略弧”的概念,2013年的国防白皮书广泛使用“印太战略弧”这种说法。应该说,在当时澳大利亚看来,印太地区并不排除中国,对于澳大利亚海洋战略来说,中印美澳是这个海域的安全驱动力,是最重要的利益攸关方。

  但是之后逐渐成型的澳大利亚印太观,则带有鲜明的意识形态色彩。2017年底澳大利亚发布的新版外交白皮书明确表示,印太战略是以共同的价值观为基础的,这里所谓的共同价值观,指的就是政治体制,是排除中国在外的。美日印澳的战略菱形包括了东盟国家,尤其是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对中国构成一种合围态势。所谓的美日印澳四边对话,正如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杰瑞所说,实际上就是建立一个常规机制,目的是对日益崛起的中国进行遏制。

  在美国退出TPP、中止重返亚太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后,澳大利亚意识到单靠美国是不行的,日本、印度是它认为可以依靠的政治与安全盟友。通过提升盟友层级,彰显自己的国际地位和重要性。美日印澳四国同盟,如果正式确立起来,其影响力将远远超过澳新美安全条约。

  长期以来澳大利亚一直被认为是亚太国家,但它其实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印太国家。澳大利亚东临太平洋,西濒印度洋,是印太战略的重要支点。一方面,东海岸尤其是东南沿海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同时整个西澳大利亚州就处在印度洋的包围之中,而西澳本身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尤其是铁矿石、石油、有色金属等,西澳的出口额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48%。

  澳大利亚同中国、美国、日本关系密切,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前三是中国、日本和美国。2014年,印度是澳大利亚的第5大贸易伙伴国。目前澳大利亚和美、日、印的贸易额加起来,大概相当于同中国的贸易额。

  澳大利亚一直希望把自己放在一个大的区域性乃至跨地区的体系之中。二战后,随着“日不落帝国”式微,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签立了《澳新美安全条约》,开始将自己紧密地与美国全球安全与国防战略捆绑在一起。尽管澳大利亚与中国经济关系日益紧密,但是它同美国的安全关系始终牢不可破。

  中国主张不结盟,认为外交、安全的独立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对于澳大利亚、日本这样的国家来说,结盟是最重要的。日美同盟、澳新美同盟乃至北约,都是如此。


将南太平洋地区视为“后院” 澳担心影响力将被中国超越


  问:中国与南太平洋地区国家经贸合作日益加深,为何触动了澳大利亚的“敏感神经”?

  答:澳大利亚将自己定位为地区性大国,将南太平洋地区当作“后院”,认为可以在该地区一家独大地施加影响力。政治上,澳大利亚通过影响该地区相关国家的政局发挥自己的作用,东帝汶发生动乱时,澳大利亚就曾经出动维和部队干预。经济上,太平洋岛国的基础设施发展较缓,此前澳大利亚一直是最主要的贸易伙伴和经援来源,然而现在中国成了这一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

  去年,中国和太平洋岛国的贸易总额超过500亿元人民币,是美国的5倍多,并远远超过了澳大利亚等邻国。2016年,中国对该地区的直投额达到了180亿元人民币,较2014年同比增长了近三倍。中国的投资集中在运输、房地产和能源等领域。2016年,华为公司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签订合同,帮助该国建立宽带传输网络。中国也成为太平洋岛国的主要援建国之一。据估计,2006年到2014年间,中国向该地区提供了价值约110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援助。虽然这个数字和澳大利亚同期的444亿元人民币还相差甚远,但已经超越了美国的103亿元人民币。澳大利亚十分担心中国正在超越和取代自己,在太平洋地区获得最大影响力。

  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经贸活动和经援项目大大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和民生发展,深受民众欢迎。但美澳方面对此却极为忧虑。去年澳大利亚国际发展与援助部长威尔斯污蔑中国的经援项目都是“白象工程”,意为需要高昂的费用,却难有巨大经济效益的工程,受到当地政府和民众的驳斥。今年又开始捕风捉影地称中国将在瓦努阿图建造军事基地,中国和该国政府同样予以驳斥。

  澳大利亚近来有些失落,因为特朗普决定不参加11月18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原来计划的访澳之行也就此落空。迄今为止,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一职依旧虚位以待。自诩为美国在亚太地区“副警长”的澳大利亚,不由对美国对自己和这个地区的重视程度产生深深的怀疑和焦虑。

  近来,澳大利亚不断渲染中国在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和威胁。为遏制和排挤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存在,澳大利亚正在同巴布亚新几内亚磋商,将在马努斯岛建立澳大利亚的军事基地,建成后,该深水港基地将接受澳大利亚和美国军舰的停泊。在将华为排挤出连接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悉尼的互联网项目建设之后,澳大利亚正在加紧对巴新施压,希望该国政府拒绝华为参与其国内网络的建设。显然,这已经是赤裸裸地对别国内政和经济建设干涉与操纵。

  澳大利亚一些媒体、智库学者甚至政府官员充满想象力地称,如果华为承建巴新的互联网系统,由于这个系统连接到悉尼,因此中国就可以通过这个网络系统监听南太乃至澳大利亚本土的网络通讯。显然,这些人士要么是沉迷于冷战时期的间谍故事不能自拔,要么是撒谎水平登峰造极。

  巴布亚新几内亚大学学者帕特里克·凯库认为,澳大利亚视太平洋地区为“我们的地盘”、“我们的势力范围”,这种居高临下、自我为中心的态度绝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中国一向认为,南太平洋地区不是任何国家的“后院”,南太岛国领导人与决策者有其自己的政治与经济智慧。中国秉持“义利相兼、以义为先”的义利观,倡导双赢合作,拒绝零和竞争。

  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彼得·奥尼尔访华期间曾经指出,中国-巴新之间“在地缘政治和其他政治问题上没有利益之争”,中国在南太地区的经济合作和援助“改善了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包括澳大利亚,中澳两国完全可以共同努力,促进南太地区的共同发展和繁荣。在世界充满不确定性的今天,也许堪培拉到了该醒悟的时候了。


对华关系“政冷经热” 为自身利益释放善意


  问:中澳关系经历波折,今后将向何处发展?

  答:中澳关系之前的恶化完全是澳方基于冷战思维,过去一年多来部分媒体以及政府官员不断发出罔顾事实的论调,甚至还把中国作为假想敌,制定通过所谓反外国干涉法,造成了两国关系的冷却。

  一方面,在外交和政治关系上,中澳关系处于停滞状态,另一方面,中澳经贸关系继续发展,中国人赴澳旅游、留学仍然上升,是澳大利亚经济的支柱。但是政治对经济必然造成影响,一旦双边关系的冷却影响到了经贸关系,这是澳大利亚承受不起的。澳大利亚是一个经济上严重依赖出口的国家,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之间的经济互补性非常强。双边关系受到影响,必然会波及经贸投资。

  因此,澳大利亚在意识形态上和美日印站在一起,在经济利益上却十分看重中国。在面临明年大选的形势下,任由中澳关系冷淡甚至恶化实属不明智,因此澳大利亚时任总理特恩布尔此前释放明确信号,希望改善中澳关系。这不是特恩布尔个人的思维,是出于澳大利亚自身的利益考虑。另外,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在大选前也不愿在国际上树敌。新总理莫里森的上台不会改变整体走向,澳大利亚刚经历了重大政治变局,迫切需要团结、稳定,不愿意在国际舞台上挑事,而是努力树立建设性的正面形象。

  在特朗普上台后,澳美关系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澳大利亚感到了外交独立的重要性。在最近举行的美澳外交和国防部长“2+2”对话中,澳大利亚明确拒绝了美国要其参与南海自由巡航的要求。


阅读原文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27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