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中国经济时报|吴遵民:兑现教育扶贫目标须确保投入到人


发布时间:2015-01-28

  值得提醒的是,寄望《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实现教育扶贫目标仍显不够,还需要进一步明确细则,以确保在具体工作环节上更加有的放矢。其中,在投入方面,应该进一步明确教育经费投入的细节,确保投入到人,即让4000万儿童直接享受到教育经费投入带来的利好和改变。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的《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下称《规划》)提出,实行政府直接提供服务和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相结合的工作机制,明确以健康和教育为重点,对集中连片特困地区680个县的农村困难家庭儿童给予从出生开始到义务教育结束的关怀和保障。

  教育界人士普遍认为,《规划》将为在健康和教育等方面发展水平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的4000万儿童,带来均衡发展的新契机。然而,明确贫困地区儿童教育发展目标传递出怎样的信号?阻碍教育均衡发展的真正阻碍何在?一系列教育扶贫政策手段能否切中要害发挥作用?

  就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于近日专访了长期关注终身教育事业发展的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教育政策理论研究室主任吴遵民。他认为,中西部贫困地区基础教育设施的落后,正是我国教育均衡发展存在差距的极端体现,《规划》明确教育扶贫目标,可谓补齐基础教育长期欠账,向教育公平更进一步的重要举措。但兑现教育扶贫目标,则必须确保包括校舍建设、师资投入、学位设置等在内的一系列教育经费投入到人,即让4000万儿童直接享受到教育经费投入带来的利好和改变。

  强调落实新政不乏亮点

  在吴遵民看来,《规划》是对当前我国扶贫工作的细化,其中,对贫困地区儿童教育发展的关注,更释放了加快弥补基础教育公平短板步伐的信号。他表示,《规划》通过明确教育扶贫目标,明晰了政府切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决心,将落脚点置于均衡贫困地区教育发展的做法也符合社会各界的一致呼吁,更重申了教育在经济社会综合发展中的特殊作用。

根据《规划》,到2020年,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儿童发展整体水平基本达到或接近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儿童教育的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5%;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3%,教育总体质量、均衡发展水平显著提高;视力、听力、智力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0%。

  “用5年时间,确保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的就学比例普遍达到东部地区的教育普及水平,还需要更多投入机制加以保障。”吴遵民说,以确保义务教育巩固率为例,即确保完整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生源率达到93%。这对于贫困地区生源普遍无法完整坚持九年义务教育的现状而言,显然任务艰巨。

  对此,《规划》也明确了具体做法。在推进学前教育方面,《规划》明确了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多种形式扩大贫困地区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的政策要求;在办好农村义务教育方面,《规划》明确了各地巩固义务教育目标,将义务教育控辍保学责任分解落实到地方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和学校,并作为教育督导重点内容。

  “其间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屡次重申政府在教育扶贫工作中的第一责任。”吴遵民表示,此外,《规划》还明确,建立健全以财政投入为主、社会力量参与、家庭合理分担的贫困地区儿童发展经费投入机制。在组织实施上,更是重申落实地方政府责任,提出贫困地区儿童发展工作要在国务院统一领导下,实行地方为主、分级负责、各部门协同推进的管理体制。

  吴遵民强调,《规划》中对“省级政府负责统筹组织,制订实施工作方案和推进计划”的要求,在当前我国义务教育投入普遍遵循县级统筹的阶段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显然,这将让新政提出的确保政策落实的举措实施起来更具力度,也将有助于提升各部门间的协调能力,防止出现扯皮现象。”

  用好义务教育投入是兑现目标关键

  尽管《规划》明确了一系列确保政策措施落实的举措,但吴遵民认为,值得提醒的是,寄望《规划》实现教育扶贫目标仍显不够,还需要进一步明确细则,以确保在具体工作环节上更加有的放矢。其中,在投入方面,吴遵民建议,应该进一步明确教育经费投入的细节,确保投入到人,即让4000万儿童直接享受到教育经费投入带来的利好和改变。

  吴遵民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曾明确提出,面向2020年,我国义务教育的主要任务是巩固普及成果、提高教育质量、促进均衡发展。他认为,《规划》的提出正是促进均衡发展方面的重要举措。

  吴遵民介绍,自1986年《义务教育法》颁布实施以来,直至2011年所有省(区、市)完成国家“普九”验收,我国用了25年时间才全面实现了城乡义务教育在真正意义上的免费。而之所以历经25年才最终实现义务教育的免费,根本原因就在于资金的匮乏。但随着教育投入占GDP4%目标的实现,资金投入已有所保障。

  “摆在各级教育部门面前的问题是,如何用好这些投入以促进义务教育均等化更快实现。”吴遵民认为,现阶段,保障广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基础教育条件,将现有九年义务教育更好地贯彻和落实十分迫切。如何落实好资金投入,避免层层扣除,导致资金最终难以落实到基层的问题出现,是决策部门必须要引以注意的。吴遵民介绍,我国基础教育领域里的教育经费转移支付是以县级为单位进行的,而中央财政和省级财政教育经费则更多投向了高等教育领域。

  在吴遵民看来,为实现国民素质提高和国家长远发展,经济必须反哺教育。政府应该把更多精力投向基础教育,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尽快实现区域间的教育均衡。否则,现阶段遍布我国东、中、西部的基础教育差距,势必继续造成社会未来的不公平。

  吴遵民建议,对于此次教育扶贫乃至促使国家基础教育经费高效使用而言,可利用当前建设电子学籍档案确保“一人一号”的契机,推进发达国家普遍采用的教育券制度,具体到我国而言,可针对学生设置绑定终身的个人教育账户,以绑定生均教育经费,确保“经费随人走”。

  “教育经费的使用一定要以公开透明为前提向基础教育倾斜。”吴遵民认为,目前来看,教育经费的科学、合理使用,尚需全社会一致呼吁,真正让有关部门切实听到基层民众的声音,如此才能善用难得增加的教育经费,真正为教育均衡发展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民生事业带来有益促进。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2015128日 原文记者|李海楠 本网编辑|戴勇 阅读原文



作者: | 信息来源: | 浏览次数:232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