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新华日报丨同饮一江水 共护长江美——智库专家共话长江经济带五年巨变


发布时间:2021-01-12


  今年1月5日,是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市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5周年。当天,江苏省重点高端智库南通大学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以“同饮一江水,共护长江美”为主题,召开线上线下视频交流会,共话长江经济带5年来的巨大变化,共谋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美好未来。

  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首席专家成长春在主持会议时表示,五年来,习近平总书记三次召开聚焦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从“五个更”到把握“五大关系”,再到“三主”“五新”,战略布局逐渐清晰,发展脉络愈发聚焦。五年来的实践证明,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发生转折性变化,长江流域首次实现劣Ⅴ类水体“清零”,两岸绿色生态廊道逐步形成,沿江城市滨水空间回归群众生活,绿色发展试点示范走在全国前列,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为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提供了有益经验。


沿江11个省市在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上开启“加速度”。

一江碧水,惠泽两岸人民。


长江经济带承担“三主”新使命


  吴晓华(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五年来,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下,沿江省市着力推进生态环境整治,着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变化让世界瞩目,成就让人民满意。

  第一,五年来的实践充分证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非常英明正确。五年来,沿江省市和有关部门深入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强化系统思维,长江生态环境面貌焕然一新,长江经济带在全国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持续提升。长江经济带经济总量占全国的比重从2015年的42.3%提高到2019年的46.5%,2020年前三季度进一步提高到46.6%。

  第二,五年来的实践充分彰显,党的领导在推动长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强大优势。沿江省市坚持问题导向,切实把思想认识和决策行动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讲话精神上来,努力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摒弃了“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老路。

  第三,五年来的实践充分表明,长江经济带在全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有着重要的示范引领作用。五年来,沿江省市干部群众的思想意识发生了根本变化、流域生态环境实现了明显改善,长江经济带不仅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更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实践之地、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希望之地。

  第四,五年来的实践充分说明,在实施区域重大战略中完全可以实现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稳定发展的“双赢”。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就为长江大保护立下规矩、划定红线。五年来,沿江省市努力协调好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实现了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

  2020年11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南京主持召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赋予了在新发展阶段长江经济带要成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主战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的主动脉、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力军的“三主”新历史使命。长江经济带要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服务新发展格局,发挥新示范引领作用,开创我国区域经济发展更加美好的未来。


长江经济带的脊梁作用不可替代


  曾刚(华东师范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研究院院长):第一,习近平总书记在发表重要讲话后还从国家层面实施了一系列重要行动,如近期《长江保护法》的颁布和长江十年禁渔等,彰显了保护生态、保护地球的中国担当。第二,习近平总书记五年前的重庆讲话充分展示了我国全面技术转型的经验和模式。五年来,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GDP在全国占比不断提高,长江经济带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脊梁作用不可替代。此外,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的发展差异逐步缩小,大城市带动周边城市的作用开始显现,城市之间和城市群内部呈现新的协调发展态势。第三,长江经济带的绿色治理可以给其他国家大河流域的发展治理提供借鉴。

  未来有四项工作可以推进:一是重协同提水平。一体化和高质量是两个关键词,要运用数字技术和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机遇全心全意谋发展,提高长江经济带发展质量,实现东中西大中小城市平衡协调发展。二是重联动求平衡。中西部地区实现更好发展,须避免大城市一枝独秀,进一步改变这个局面,促进中小城市的发展。三是重科创求升级。长江经济带的科创差别较大,大城市对科创资源的集聚能力进一步上升,中小城市在这个领域没有跟上趟,要通过协同的方式,打造科创共建平台建设科创共同体。四是重保护谋长远。去年,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大会上呼吁加快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建设形成生态文明和美丽地球。长江经济带要加大地方政府对环境保护的投资,这对治理“长江病”意义重大。要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围绕中央提出的“三主”新使命谋划长远。


加快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秦尊文(湖北社科院原副院长):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提出“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习近平总书记在南京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提出“加快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长江中游地区尤其是武汉、九江两个试点城市,在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方面进行了可贵的探索。

  一是建立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政绩考核机制。武汉市探索建立城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体系,将生态建设折算成GDP指标,开展量化评价和考核,将考核结果作为市区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实绩评价的重要依据。以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为基础,吸收借鉴城市GEP核算相关理论,进一步优化自然资源价值计量模型和方法,选取资源禀赋优异、生态特征鲜明的区域为试点,探索以水资源为主要内容的自然资源生态价值核算新方法。武汉市在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等地开展GEP核算试点,进而探索建立武汉市GEP核算体系。

  二是构建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市场化机制。武汉市是全国较早试行排污权交易的试点之一,不断完善排污权交易制度,组织开展重点排污单位初始排污权核定,引导企业参与排污权交易。2019年全市103家(次)企业完成排污权交易,累计成交金额1703.93万元。2011年3月,国家明确提出逐步建立全国碳市场,批准湖北省率先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湖北省于2014年4月正式启动碳排放权交易。2019年,中国碳排放权注册登记系统落户武汉,标志着武汉在全国碳交易市场中处于核心和枢纽地位,在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迈出关键一步。

  三是探索生态产品保护与开发良性互动机制。江西九江被国家定为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试点以来,着力打造“长江最美岸线”。沿江各县(市、区)已拆除码头74座、泊位87个,腾出岸线8公里。采取“市场化手段、公司化模式、资本化运营”的办法,走“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资本变股本、赔钱变赚钱”的路子,推动码头整合和岸线资源长效管理,全面完成36座“小散低”码头整治、提升。立足九江实际,出台九江环保准入“负面清单”,坚决不引小化工和煤化工企业,沿江1公里内决不新增化工企业、煤化工、印染、造纸等七类项目;沿鄱阳湖、修河、柘林湖流域禁止新建钢铁、造纸、医药原料药等14类项目;生态红线范围内禁止工业项目和矿产开发项目等。大力建设滨江生态绿线。堤外重点抓滩涂绿化,打造生态绿化带。共关停矿山340家、治理废弃矿山5700亩。利用“植物混凝土”技术在沿江裸露坡面上栽植乔、灌、草、藤等各类苗木120万株。


探索长江经济带一体化发展新路径


  吴福象(南京大学商学院产业经济系主任):从概念上讲,长江经济带既是一个空间概念,同时也是一个产业载体,是一个承载产业的重要平台;另外,长江经济带还是一个具有多种交通运输功能的通道和走廊,包括立体交通走廊、对外贸易走廊、现代产业走廊、新型城镇走廊、生态文明走廊等。

  从认知上讲,长江经济带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经历了一个由实到虚,然后再到实的过程,即经历了一个由大开发,到大保护,再到大发展的逐步深化的过程。

  从示范性上讲,长江经济带的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对于其他区域的发展战略和规划编制,尤其是在具有全球经济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示范功能。

  目前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存在巨大差异,城镇空间布局缺乏协调。比如,在国家战略层面,上游缺少自主创新示范区,中游国家新区引领作用滞后。同时,在省域层面,空间布局发展方向和发展重点各自为政,经济和产业发展规划仍然局限于各自行政区划范围内。另外,长江航运瓶颈明显,航运能力未充分发挥,尤其是下游岸线资源利用粗放,港口有待整合提升,沿江复合交通系统有待优化。基于此,提出五点建议:

  第一,要进一步发挥长江经济带与“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互动关系方面的示范功能,探索由单一的东向开放到向东和向西的双向开放。第二,要进一步协调好各种通道和走廊的互补优势和协作功能,优化立体交通走廊、对外贸易走廊、现代产业走廊、新型城镇走廊、生态文明走廊等方面的一体化功能。第三,要在可持续发展大前提下,进一步优化国土资源开发和整治工作,同时要围绕《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联合编制长江经济带的国土资源资产负债表。第四,要进一步依托都市圈平台,探索跨区域的产业园区平台的共建共享模式,在全国扶贫攻坚战略中承担更多的义务。第五,进一步探索长江经济带的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总之,长江经济带是经济带、产业带、创新带、示范带多方面的复合体,要多方联动,多措并举。


长江上游大保护须从七个方面发力


  文传浩(云南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过去五年,长江上游地区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方面取得了以下五个方面的巨大成就:

  一是作为“国之重器”的三峡工程竣工验收为世界水电和清洁能源开发提供了“中国方案”,三峡库区绿色发展渐入佳境也为整个长江经济带乃至世界水利水电库区绿色发展提供了可能的示范;二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一体化、绿色化、生态化发展,为上游地区乃至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夯实了基础;三是在云贵川渝协同推进下,长江上游地区生态屏障区建设取得阶段性成效;四是长江上游沿江、支流流域化工围江治理、云贵高原湖泊污染治理取得阶段性成就。尤其是云南地区的滇池、洱海治理,在总书记关心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目前滇池水质已经从2016年前的劣五类提升到目前的四类稳定水质;五是五年来上游地区的精准脱贫工程,为上游地区的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提供了重大支撑和贡献。

  今后长江上游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在以下七个方面值得思考:一是长江上游地区有关省市区的联动和一体化需要进一步深入推进和协同;二是站在生态大保护视角,长江上游的大保护应从流域视角,将上游和源头有关保护区域纳入上游一体化保护框架当中;三是站在“国之重器”三峡工程竣工验收的历史新起点,建议将三峡库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作为“新三峡”的重中之重常抓不懈;四是建议高度重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在西南地区西部地区乃至借助陆海新通道在东南亚次区域的辐射带动效应,实施推进“成-昆-渝”绿色发展示范区建设;五是在过去五年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区建设成就和基础上,进一步强化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区底线上线和红线问题意识;六是在长江上游脱贫攻坚与巩固脱贫、与乡村振兴衔接的基础上,重视和强化构建上游和全流域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生态产品转化等体系;七是建议在脱贫攻坚任务结束后要高度重视上游地区乌蒙山、武陵山、秦巴山区、滇黔桂等跨省市行政区域的山岳生态系统的生态优先绿色发展问题。


建立水环境横向多元化补偿机制


  田贵良(河海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推进长江上中下游、江河湖库、左右岸、干支流协同治理,改善长江生态环境和水域生态功能,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因此,长江水环境治理需要从流域全局角度系统谋划,形成上下游协同保护水环境的长效机制,切实履行下游地区经济发达省份在长江大保护中的横向补偿义务,体现时代责任和担当。

  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的重托,保护好长江母亲河,仅靠单一省份力量薄弱,难以为继,长江下游发达省份必须树立流域生命共同体理念,强化系统思维,按照受益补偿原则,用好市场手段,充分发挥长江下游省份经济实力强、技术水平先进、民营资本活跃等优势,探索建立长江经济带水环境横向多元化补偿机制,开展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协同保护水环境、共建共享。

  一是共设长江经济带水环境保护基金,切实履行下游发达省份对上游的补偿和帮扶责任。建议在中央财政和下游省份共设长江经济带水环境保护横向补偿基金。联合社会企业,建立以财政投入为主、社会积极参与的生态保护投入筹措保障机制,充分吸纳社会资本的力量,将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战略与市场机制有机统一起来。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长江经济带水环境治理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为企业提供资金保障。通过政府作用加市场力量,使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建设更加充满生机与活力,不断筑牢长江上游地区尤其是源头地区国家生态安全屏障,逐步形成生态共享、环境共治、成果共享的良好局面。

  二是倡议建立长江清洁发展机制,加快建立长江经济带沿线省份协同保护长江水环境共建共享机制。制定行动计划,将长江经济带协同保护水生态共建共享机制作为加快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文明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纳入国家战略加以推进。构建上下游省份的协同机制,从设立流域生态环境协同保护机构、搭建流域生态环境监管一体化平台、健全流域生态环境协同保护标准等方面入手,建立流域联防共治机制,构建起横向生态补偿、科技交流、人才交流、文化教育协作、旅游商贸、市场补给、协同治理投入等长效运行机制。建立省际协调机制,包括颁布共建共治宣言、完善对口支援政策、探索流域协同治理,完善对口支援机制,协同加强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培育绿色发展新动能。

  三是探索建立长江经济带水环境权益交易平台,加快构建长江经济带水环境横向生态补偿的市场机制。建立长江经济带水权分配及确权登记制度,根据长江水环境承载力,合理分配水排污权。在此基础上,重点建立长江经济带水权交易、排污权交易等制度及市场体系,形成流域生态资源资产有偿使用制度。通过市场化交易,培育和发展交易平台,完善长江经济带水环境权益价格形成机制,构建流域水环境保护市场,形成社会资本投入流域生态环境保护的市场主导机制。借助水权和排污权市场机制,激励长江经济带省份节约用水和降低污水排放,依靠价格措施,实现多用水和多排放省份对节水减排省份的横向生态补偿。


阅读原文


记者丨冯俊 丁亚鹏

来源丨新华日报

编辑丨李梓昕

编审丨戴琪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48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