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澎湃新闻丨姚远梅:印度疫情爆发,莫迪总理进退两难


发布时间:2021-05-17


  近日,印度疫情爆发,如海啸来袭,大量民众死亡,看不到拐点,外溢态势明显,尼泊尔率先被“沦陷”。5月10日,尼泊尔奥利总理在《卫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尼泊尔疫情局势十分严重,呼吁国际社会伸出援助之手。此外,40多个国家已发现印度“双重变异”病毒,莫迪政府首席科学顾问拉贾万(Prof. K. Vijay Raghavan)亦预测,印度可能今年冬季迎来第三波疫情。第二波尚未结束,第三波即将来临,可见问题严重性。面对如此严重的疫情局势,莫迪总理当前处于风口浪尖,一方面日理万机,废寝忘食,心急如焚,另一方面进退两难。为何如此? 
  2014年,在莫迪超高人气的带领下,印人党大选获胜,莫迪政府上台执政。莫迪总理上台伊始,印度民众对其充满期待,期盼他大刀阔斧搞经济,带领印度人民发家致富。然而几年过去了,莫迪总理经济成绩乏善可陈,相反政治成绩堆积成山,并且动了印度民主体制的“底盘”,最终酿制了这场正在波及全球的印度疫情灾难。

一、莫迪总理第一任期,为了政治目的,调整国家战略


  莫迪总理第一任期,曾经怀有经济抱负,实施“废币”、统一税收(GST改革)等政策,希望借此打击印度腐败,助推国内经济快速发展。结果,一夜之间突然废除旧钞,发行新钞的“废币”活动,非但没能有效打击“黑钱”,阻止腐败,反而导致普通民众“叫苦连天”,以至于民众对此非议不断。税费改革稍显成效,然而民众对此褒贬不一。大型企业认为中央统一税收,有助于减少地方各种不具名的小税收,有利于企业发展。而小型企业或普通百姓认为,通过统一税收,政府抬高了日用商品税收率,增加生活成本。除此之外,莫迪总理也尝试其它经济构想,如提出“印度制造”、“数字印度”和“印度五万亿经济体”等目标,不过,大多是“雷声大、雨点小”,口号大于行动。经济道路难以立竿见影,快速积累业绩,莫迪政府遂调整国家战略,改走政治道路,以此剑走偏锋,实现2019年大选获胜等多重目的。

二、为了2019大选获胜,莫迪政府动了印度民主“底盘”


  1950年印度宪法明确规定:“印度是享有主权的、社会主义的、世俗主义的、民主的共和国,保障公民正义、自由和平等,并促进人们之间博爱团结。正义,包括社会正义、经济正义和政治正义。自由,包括思想自由、表达自由和信仰自由。平等,包括地位平等和机会平等”(见下图)。 



  为捍卫这一体制,保障印度公民的正义、自由和平等权利得到有效实施,印度宪法授权这两大机构的高度独立性:印度选举委员会(EC)和印度高级法院(SC)。前者是负责选举事务的最高权力机构,拥有对联邦议会、邦议会、总统和副总统选举事务的监督权(superintendence)、指导权(direction)和控制权(control)。后者是印度最高司法机关,拥有独立司法审核权(judicial review),以保证秉公执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这两大机构是维护印度公民民主权利的最高机关,因而被誉为捍卫印度民主体制的“底盘”。 



  然而,为了确保2019年大选获胜,万无一失,莫迪政府在大选之前做了这些工作:一是推动印度国家情报局(Intelligence Bureau,IB)、中央调查局( Cent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CBI))和执法局(Enforcement Directorate, ED)的换帅重组,使得这些国家特权机构成为莫迪政府及印人党的“自己人”。而后用这些“自己人”去打压反对党。反对党领袖中,凡是有影响的,竞争力大的,构成威胁的,统统“拿下”。



图片出处:https://www.talentedindia.co.in/today-cartoon/cartoon-on-p-chidambaram-modi-cbi-ed#prettyPhoto


  二是用“自己人”去撬动印度选举委员会和印度高法。2019年大选之前,这两大机构的选举专员和大法官们的轮换,宛如“乱花渐欲迷人眼”。埃罗拉(Sunil Arora)于2018年12月被选为印度选举委员会首席专员,即印度选举委员的总负责人。埃罗拉“久经官场”,深谙印度官场哲学,此前在印人党执政的拉贾斯坦邦任职,深受首席部长拉杰赏识,因而2017年被选入印度选举委员专员,次年被“提拔”为首席专员。戈戈一(Ranjan Gogoi)于2018年10月担任印度首席大法官。戈戈一是因业务精湛、德高望重而被前任首席大法官推荐接任,因此他上任伊始坚持印度高法的尊严,秉持司法公正,不愿意配合莫迪政府,印度高法与莫迪政府的矛盾一时间甚嚣尘上。结果2019年4月发生了令人惊诧的“桃色事件”,即一名曾在印度高法工作的女员工,指控戈戈一大法官于2018年10月10-11日对其性骚扰。戈戈一矢口否认,反驳称这是有人对其蓄意“栽赃陷害”。然而,摊上这等诡异之事,只要起诉人不撤诉,戈戈一尽管是全印度最高首席大法官,也只能应诉,接受各种“调查”,印度高法内部亦组建“三人小组”,准备对此案进行审判。一时间这一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直至戈戈一大法官肯低头予以配合,此“桃色事件”不了了之。印度媒体对此漫画展示,寓意淋漓尽致(见下图)。


图片出处:https://www.thehindu.com/opinion/cartoon/cartoonscape-april-25-2019/article26935029.ece


  通过上述举措,在2019年大选之前,这些被誉为捍卫印度民主体制“底盘”,统统被“改良使用”,一个成为配合印人党选举议程的“传声筒”,一个成为保护印人党立场的法律“武士”,因而印度民主选举从此今非昔比。2019年大选投票前,印度“怪事”不断,包括“试用电子投票机”、“发行选举债券”(election bond)、“印度央行行长被迫辞职”、“成立拉达克特区”、“迟迟不允许印控克区举行邦选”和“普尔瓦马袭击案”等等,不胜枚举。与此同时,莫迪总理举办多场竞选集会,激情洋溢,高喊“国家安全”、“克什米尔恐怖威胁”、“印度大国梦”等。印度民众普遍被莫迪总理的“强国梦”所吸引,因而少数人所指出的印人党选举作弊问题,无法引人关注。这种局势下,在少数人质疑电子投票机作弊的“啧啧”叹息声中,在德里暴风骤雨、电闪雷鸣的异常天象中(五月份为干季,正常情况,很少下雨),印度选举委员会5月23日宣布:印人党以303高票优势获胜,莫迪总理连任。


图片出处: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india-48315659


三、莫迪总理连任后加紧修改法律,为了多重政治目的


  莫迪总理连任后,为了其政治野心及印人党长期利益,莫迪政府将重点推进这几项政治议程:一是废除克什米尔“特殊地位”,予以分裂重组,并出版新地图,以此强化声索巴控克区和中国的阿克赛钦等领土。二是解决罗摩庙重建问题,即通过印度高法裁决在巴布里清真寺原址上建立印度教罗摩庙。这是国民志愿服务团(印人党的母体组织)重点关注的事情。三是推进落实“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即制定新规,重新认定谁是印度公民,以加强管制,按照新规定,很多在印度生活多年的,以前从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缅甸逃入印度的穆斯林排除在外。四是推进落实“一个国家、一个选举”。五是推进落实“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语言”……
  上述这些政治议程,个个涉及印度历史、文化和传统,本质上是关乎印度公民民主权利、印度文化多样性能否保存继续的问题。换句话说,印度宪法明确规定印度政治体制旨在捍卫维护印度公民的正义、自由和公平,而莫迪政府及印人党力推想做的是:将国家权力向上集中,直至形成“一个领导人、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种宗教、一种语言、一个选举”的局面。这明显与印度民主严重背道而驰。印度宪法所赋予的国体是:政府、议会和司法各自独立,相互制约,大家共同接受印度宪法领导,都生活在“法”之下。而莫迪政府和印人党想做的是想突破“宪法”限制去谋取更大权力,这势必遭到印度民众的强烈反对。
  为了掩人耳目,管控舆论,为下一步顺利推进上述政治议程打下基础,莫迪总理连任后,优先投棋布子,利用印人党及其盟友政党在印度议会上下两院的多数席位优势,于2019年7月加紧修改两大法律:《印度调查局法》和《非法行为阻止法》,以此扩大国家调查局的权限,允许该机构以后有权调查任何涉及损害国家安全利益的行为,要求任何个人或机构言行上,涉及可能违反国家利益,都需要接受被此机构的调查。这被印度媒体讽刺为莫迪总理打着维护“国家安全”的旗号,加强对印度舆论的管控。从今以后,任何与莫迪政府声音不一致,都可能扣上“违反国家利益”而被抓捕。具体见下图。



图片出处:https://www.thehindu.com/opinion/cartoon/cartoonscape-july-16-2019/article28448144.ece

图片出处:https://www.thehindu.com/opinion/cartoon/cartoonscape-august-1-2019/article28775394.ece


  至此,莫迪政府打着“国家安全”的旗号,成功对印度民主体制进行“偷梁换柱”,印度宪法所规定的旨在维护印度公民“正义、自由和公平”的国家体制,被其踩在脚下,因而莫迪政府第二任期敢于提出:尼赫鲁执政时期所提倡的“世俗主义”、“不结盟主义”等,统统过时,现在是莫迪总理领导下的实现“印度大国梦”时代。


图片出处:https://www.thehindu.com/opinion/cartoon/cartoonscape-september-8-2020/article32545959.ece


四、莫迪总理力推五邦选举,导致印度疫情爆发


  在上述多重政治意图的推动下,莫迪总理及印人党不顾疫情因素,决心强力推进2021年的五邦选举,即:西孟加拉邦、阿萨姆邦、泰米尔纳德邦、喀拉拉邦和本地治理(中央领土直辖区)。因为这个五个邦区的地理因素、人文因素和历史因素等,对莫迪总理及印人党实现“一党独大、长期执政”和“印度大国梦”等政治目标至关重要。
  在上述战略驱动下,莫迪政府及印人党敢于在世界疫情尚未结束、印度疫情尚未完全控制住的情况下,采取了这些力推选举正常进行的举措:一是大力进行“疫苗外交”。2021年1-2月,莫迪政府多次对外进行“疫苗外交”,莫迪总理因而被印度媒体赞誉为“疫苗教父”。这给世界留下印度抗击疫情“完胜”的印象。二是莫迪政府宣布抗疫胜利。2021年3月初,印度卫生部长瓦尔丹对外宣布:印度抗疫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印度疫苗已援助多个国家等。与此同时,印度卫生部提供的疫情数据显示,印度疫情并不严重,日增病例1万左右,日增死亡几十人,貌似印度疫情不是问题。三是印度选举委员会积极配合印人党的选举议程。为取得这次五邦选举的胜利,印人党在西孟加拉邦,计划举行多场竞选集会,仅三大领导人就举行100场,其中莫迪总理20场、内政部长阿米特·沙30场和印人党主席纳达50场。为帮助领导人完成这么多场竞选集会,印度选举委员会宣布五邦选举时间为3月27日至5月2日,西孟加拉邦和阿萨姆邦分别分8个阶段和3个阶段来投票,其余一次性投票,5月2日同时出选举结果。此外,西孟加拉邦3月27日开始第一轮投票,明显是应景3月26日莫迪总理访问孟加拉国。四是莫迪总理高层引领。从莫迪总理行程单来看,今年五邦选举是其工作重中之重。3月26日访问孟加拉国、3-4月举行几十场竞选集会、每天发布推文鼓励民众积极参加竞选集会及投票,以及鼓励印度民众尽情享受“大壶节”等宗教节日的庆祝等。可以说,4月23日之前莫迪总理整个工作重心都在五邦选举问题上,特别是西孟加拉邦的选举,可谓煞费苦心,志在必得。
  众所周知,新冠肺炎病毒传播很快,2021年初发现英国变异病毒传播速度更快,死亡率更高,更加危险,被誉为疫情第二波。显而易见,上述莫迪总理及印人党的选举策略,无异于为了邦选胜利,而将印度民众置于新冠病毒交叉传播变异的“培养皿”。印度疫情爆发,必不可免。

五、印度疫情爆发,莫迪总理国际形象受损


  2021年3月下旬,印度疫情日增病例呈直线上升,随后开始爆发。至4月下旬,日增病例20多万,尸体焚烧浓烟滚滚。正因为此,莫迪总理这才将其4月23日的西孟加拉邦的竞选集会,改为线上举行,组织各邦首席部长开会,讨论疫情局势。这种情况下,印度这场疫情爆发,显然莫迪总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次印度疫情爆发,是莫迪政府及印人党的“政治病毒”结合“疫情病毒”综合作用的结果。倘若莫迪政府和印人党没有破坏印度选举委员会和印度高级法院的高度独立性,没有侵蚀印度媒体的“新闻自由权”和民众“知情权”,没有为了五邦选举而蓄意制造疫情结束的假象,那么,当印人党力推五邦选举时,都可能遭到印度选举委员会、印度高法和印度舆论的监督而停止,不至于酿制如此巨大民族灾难。很可惜的是,莫迪总理前期施政举措全部对这些平衡力予以破坏,以至于国家权力过于向上集中,莫迪总理及印人党的“意志”成为印度法律,印度民主形同虚设,进而导致印度疫情爆发,蔓延世界各地。正因为此,《时代》周刊、《澳大利亚人》和BBC等世界知名媒体,纷纷对莫迪总理提出指责与批评。



  令世界感到惊讶的是,莫迪政府不是虚心接受大家的批评,而是下令印度驻外使节对批评莫迪总理的媒体予以交涉,并要求推特和脸书公司等对批评莫迪总理的帖子予以删除、关闭“莫迪辞职”相关账号等。这使得莫迪总理的世界形象一落千丈,著名《经济学家》就此专门刊登评论文章,指出经受疫情灾难和邦选失败后,莫迪政府越发像“纸老虎”。《柳叶刀》则直接社评指出,莫迪总理应该为印度疫情爆发负责。


图片出处:https://www.economist.com/asia/2021/05/08/indias-national-government-looks-increasingly-hapless?frsc=dg%7Ce

图片出处: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1)01052-7/fulltext


六、莫迪总理的进退两难


  综上所述,印度这场疫情爆发,是莫迪总理领导印度政府,执行印人党及其母体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政治议程的直接结果,因此莫迪总理进退两难。原因如下:
  一是对莫迪总理而言,他的行为不是个人行为,而是代表他的党和政府的集体行动,他不应该背负全部责任而沦为“民族罪人”。因此从维护莫迪总理利益角度,莫迪政府遣人去“交涉”、“删帖”,维护莫迪总理正面形象,保证其执政地位,自然而然。
  二是对印人党而言,莫迪总理以前是该党的“代言人”、“形象大使”,该党全力以赴,将其打造为“政治强人”、“伟大总理”的光辉形象,旨在服务该党选举获胜等政治目的。而今印度疫情爆发导致莫迪形象严重遭受损坏,进而导致该党不得不考虑莫迪继续担任该党“形象大使”是否合适的问题。
  三是对印度民众而言,莫迪总理领导的这届政府导致这场民族灾难的发生,导致大量印度民众死亡、众多家庭支离破碎、国家发展遭受重创,莫迪总理理所当然是“民族罪人”,应该辞职以给印度人民一个交代。因而印度疫情爆发后,印度网民马上发起“莫迪辞职”运动。
  四是对世界人民而言,莫迪总理领导的莫迪政府及印人党,在世界疫情尚未结束之时,蓄意制造印度疫情胜利假象,并大肆举办竞选活动,导致印度这场疫情爆发,并向世界各地蔓延,引发人道主义危机,莫迪总理自然负有主要责任。因此莫迪总理如何处理印度疫情局势,将是世界其它国家评价印度国家、印度政府和印人党的国际形象的重要参考指数。
  所以综合来看,印度疫情爆发,影响深远,如同一把“照妖镜”,把印度社会角角落落照得真真切切。如此局势下,莫迪总理如何收场这次疫情危机?印人党还会坚定支持莫迪吗?我们拭目以待。


阅读原文


作者姚远梅(华东师范大学社会主义历史与文献研究院副教授)

来源丨澎湃新闻

编辑丨郑海容

编审丨戴琪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2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