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罗岗:在“不信”的时代如何有所“信”


发布时间:2018-12-19

  谈关于经典与青年的问题,作为老师有一个便利条件,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和青年打交道,校园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不再年轻,校园永远年轻。但这个题目还是太大,我今天具体来谈谈经典与青年阅读的问题。不久前,来面试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的学生中,有一位来自很不错的大学的中文系的学生,该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也有非常好的传统和不错的老师,而且这位学生初试时名列前茅。我们面试时常会问 “读了什么书”,我也问了一个“送分题”——有没有读过你所在学校的前辈老师的任何研究著作?这位同学讲了半天,讲了一位老师的名字,再问“读了什么书,有什么感受”,就回答不出来了。很遗憾,我们决定不录取这位名列前茅的学生。举这个例子不是要说明我们面试多严格,而是因为这个学生并不是特殊的个案,实际上它正反映了今天青年阅读的问题。

  我们常常会说,学生或年轻人不读书了。实际上,不读书并不等于不阅读,其实我们每天都在阅读,只不过阅读的是大量零碎的、片段的、不成体系的内容。特别是互联网和智能手机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之后,我们不得不面对海量的信息,不得不每天都在阅读:不断有APP和公众号的推送,有朋友圈和微博的更新,还有很多我不熟知的玩意儿,如快手、抖音,这些是青年们爱玩的,也成为阅读的一部分。从文化研究的角度看这些现象,也许比较好理解,人类的阅读条件一直在发生变化,人类的阅读史一直和媒介变革有直接的关系。假如今天还是要用刀在竹简上刻字的话,书就变得非常稀有,可以阅读的人是多么的少。纸、印刷术的发明,带来了阅读的便利。对阅读来说,有一个重要的革命,就是新的照明技术的发展。原来晚上不能读书,后来有了气灯,有了电灯,像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这样的长篇小说,是写给女 人看的,女人就可以在灯下阅读。启蒙( Enli ghtment)这个词,为什么有灯光、光亮的意思,也和这一点有关,因为照明技术的发明才带来了启蒙运动。所以,新的技术革命确实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大变化使得阅读完全改变了原先的形态。

  我们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这个时代让我们必须应付大量的各种各样的零散化、碎片化的信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是像我这样已经不再是青年的人,还是青年,基本都处在两种相互联系、相互转化的状况中:一种状况是忙碌,忙碌到焦虑,有太多的信息需要了解,以前我们发 Email,先给自己发一个,五分钟没有收到,就会想网络是不是出问题了;现在如果微信没有收到消息,马上会想是不是Wifi有问题了,4G有问题了,立即处于焦虑之中;另 一种状况是,大家在忙碌中又表现出倦怠,对外部各种各样的刺激表现得无动于衷,所以现在有“佛系青年”的说法,很多学生也表示,他们特别喜欢“毒鸡汤”,这和“佛系青年”的取向是一致的。

  因为我们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和知识包围,没有整块的时间来阅读,阅读是需要占用时间的,而我们的时间被各种信息所占有。有同学也许会说,我们也有时间阅读,主要看网络文学。网络文学变成了一个新兴的产业。网络文学生产的作品,是所有传统的文学研究者没办法读的,这些作品动辄几千万字甚至更多,按照精读的方式来阅读是不可能的。但确实有很多人非常喜欢读,写作者也可以获得很高的收益,中国最有钱的作家据说是唐家三少,当然这不仅仅是阅读带来的收益,也包括延伸出来的IP产品。这种阅读虽然是持续性的阅读,似乎和碎片化的阅读有所不同,但正如网络文学的生产是高速度的,网络作家每天必须完成八千字的写作,不更新不行,有的人甚至一天可以写八万字,这样的阅读也是快速的浅阅读。

  今天主要是这两种阅读状况:一种是碎片化的阅读,一种是网络文学带来的浅阅读。今天的阅读状况真正背离的就是经典阅读或者说阅读经典:首先是经典的阅读方式,保证我们长期持续性深入关注某一个文本;然后是用这样的方式而不是碎片化或肤浅的方式来阅读经典。但在今天的阅读状态中,新的阅读条件和这一种经典阅读完全相反,而且随着阅读高度媒介化和离 散化,所带来的结果是“后真相”时代的到来。现实中所有发生的事情,都被媒介转化为各种各样的说法和意见,我们所有对意见的了解,实际上只是满足自己的一种焦虑,那就是关于真相到哪去了。在今天这个“后真相”时代,从阅读的状况过渡到精神的状况,我们不再“相信”,对这个世界不再有某种持续的、坚持自己价值观的“相信”,因为看上去这个世界,你这样讲有道理,他这样讲也有道理。譬如当你说这件事情“有图有真相”的时候,接下来你可能发现这图是摆拍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青年来说,怎样从碎片化的阅读和对这个时代不“相信”的状况中摆脱出来?恐怕只有一种比较好的方式,就是用经典阅读的方式阅读经典。尽管阅读经典不一定能够给你带来美好的生活,其实大多数经典——特别是文学经典——都不许诺美好生活。鲁迅先生就说过,给出一个虚假的大团圆是“瞒”和“骗”。但经典会告诉我们,即使在一种不好的状况下,你还应该有所确信,你还应该相信某些东西可以支撑着自己,这种“悲观”的乐观主义,是经典带给我们最重要的价值。

  在越来越多人“不信”的时代如何做到有所“信”?在越来越多的人要么倦怠、要么焦虑的时代,怎样保持普通人的感觉?我想,最好的方式,就是从现在开始阅读经典,有了这样一种精神资源,它就能够带领我们走入一个新的天地。


  (本文系“经典阅读与大学心灵”师生讨论会发言整理稿;作者为中文系教授罗岗)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84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