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解放日报|贾敏:人类命运之海的兴衰起伏


发布时间:2019-01-05

  近些年来,大众阅读领域内有关域外文明、大国兴衰、人文典故的好书佳著层出不穷。公众对于世界历史的深入了解与知性渴求也愈发高涨。
  在这轮世界历史的阅读热潮中,各方都不约而同把世界历史视野中的地中海放置在核心位置,并在不经意间形成了一个宽阔的地中海“阅读书目指南”,相关新出书目不下数十种。其中就有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的资深教授,全球地中海文明研究的领军学者大卫·阿布拉菲亚与他的《伟大的海:地中海人类史》。
  诚如有学者指出,把地中海世界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是路途、而非根底。可以说,交错而多元的历史与文明积淀,加之异常丰富的自然与人文资源,共同构成极具魅力的地中海阅读空间。

学术思想之“棱角”放置其中

  作为英国第一流的历史学者,阿布拉菲亚长期专攻欧洲文明与政治、意大利历史、地中海贸易与港口城市,出版十多部学术专著,学问广博精深且带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强调历史叙事的同时凸显人文关怀。他的妻子安娜·阿布拉菲亚是任教于牛津大学神学与宗教研究院的知名专家,对古基督教与犹太教素有专攻。《伟大的海》亦是阿布拉菲亚夫妇在过去十多年“公私兼顾”,游历地中海沿岸无数古今遗迹,抚今追昔、史海钩沉、融汇多学科视角与最新学术研究成果,且能适合一般公众阅读的通史类读物。该书出版后迅即在英国引发阅读热潮,英国广播公司(BBC)历史频道认为该书把真正的地中海世界带回到公众视野,激发兴趣,引发讨论;《泰晤士报》评价该书“每一页都充满着人文关怀和真知灼见”,而他的研究同行罗杰·克罗利则谦恭地认为,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出现能够与本书相抗衡、甚至类似的作品。
  客观而言,《伟大的海:地中海人类史》从篇幅长度到历史故事的选择,算不上鹤立鸡群,出类拔萃。就笔者阅读感受而言,该书真正有个性之处,在于作者能够把自己的学术思想之“棱角”放置其中,值得我们细细品读。
  棱角其一,《伟大的海》不仅聚焦于特定的地中海区域,它更是一部真正的全球史研究著作。该书主旨完全属于当前全球化进程所必然涉及的概念与议题:人类古而有之的贸易网络、宗教信仰的融通与传播,跨文化与多民族的交流与传承,人类迁徙生产对生态环境的决定性影响,都是该书所要悉心描绘的。自17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大国都对地中海地区施加影响,包括英、法、德等西方殖民主义帝国与衰败中的多民族奥斯曼帝国;而新兴的美国、俄罗斯,作为旅游者、消费者与投资者的日本、中国都在地中海世界得以古今穿梭、流动交织,构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全球本地化历史”的书写典范。
  棱角其二,《伟大的海:地中海人类史》在写作上重归传统叙事风格,逆当前学术研究中的微观化、碎片化的写作潮流。熟悉当前西方史学潮流的读者或许知晓,当前西方史学喜好从微观视角切入与叙述,偏好个体人物在大历史背景下的经历,并有所阐释。在作者看来,历史学家还是要以大众可以接受的历史叙事方式和历史时间分期方式来影响与启蒙公众。严肃的历史研究既不能固守于象牙塔之内,同时也不能趋同紧跟现实政治并过于紧密,而是需要创造出具备独特修辞风格的历史写作。从这一点来看,《伟大的海:地中海人类史》不仅做到了,而且还带有鲜明英国特质的含蓄、幽默与审慎批评的风格,这使得本书虽然篇幅不短,但始终充满内在的思想张力。
  棱角其三,也是本书的最大学术亮点,乃是《伟大的海:地中海人类史》向另一部巨著及其作者的挑战,那就是20世纪法国年鉴学派的旗帜性人物费尔南多·布罗代尔与他的《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世界》。作为史学巨擘,布罗代尔提出了著名的历史研究“长时段”理论,认为在人与自然的时间与空间环境中,后者具有真正决定性的作用,政治、战争等人类活动的影响实质有限,有人因此归纳布罗代尔的历史观念是“缓慢流淌的”,人类受制于自己无法掌握的自然命运而变得无足轻重,成为历史河流中的沧海一粟,转瞬即逝。
  然而,这激起了阿布拉菲亚最为强烈的质疑。在他看来,人类在塑造地中海世界的历史进程与环境方面,发挥着远比布罗代尔所认知更为宽广而深远的作用。他对年鉴学派在长时段中刻意追寻地中海文明的共性特征与文明基因表示异议,强调在每个历史区间内,人类社会与自然界各自拥有的禀赋都在共同进化、演变,进而塑造新的地中海世界。尽管这种行为导致的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甚至带来悲剧性的结果。值得赞许的是,正是阿布拉菲亚怀揣勇气与现实关怀的写作,使得我们把作为历史研究对象的地中海文明,与作为象征人类命运前景的地中海世界之间,凿开了封闭许久的观念石墙。对地中海命运的担忧,就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之前景的深切忧虑。这或是《伟大的海:地中海人类史》出版以来真正触动公众与世界舆论的要义所在。

不断迷失自我的地中海故事

  具体而言,《伟大的海:地中海人类史》全书把地中海世界分为五大发展时期,从地中海最初的地质与自然风貌演进作为切入,进而探讨人类活动的影响。
  第一地中海时期从公元前2200年至公元前1000年为止,是地中海走出孤立与隔绝,人类文明曙光乍现的时刻。作者详细论述这片“陆地之间的海洋”的自然特征:温暖而有规律的季风与洋流,加之环绕陆地间繁密而众多的天然良港与深邃海湾,构成了区域得天独厚的海上贸易优势;周边极为丰富的自然物质资源,从金银锡铜到森林、谷物、牲畜,从橄榄油、葡萄酒到各种香料、黑曜石与繁多的工艺奢侈品等,无愧于富饶之海的称号。早期人类文明在进行武力军事争夺的同时,已显现对商业交往的高度渴求,地中海文明的重商主义底色就此铸成。
  第二地中海时期则从公元前1000年至公元600年为止,涵盖从特洛伊文明陨落到罗马帝国鼎盛期结束为止。在这个阶段,北非的腓尼基人与爱琴海沿岸的希腊人先后创立横跨东西地中海的海上殖民帝国,带动了从大西洋沿岸的里斯本,到地中海东岸(即古代所称“黎凡特”)诸港的兴起。在这部分,作者强调了古代文明之间对海上霸权的迫切渴求及其采取的军事和外交策略。最终在恺撒的继承者屋大维·奥古斯都决定性赢得亚克兴海战后得以稳固,地中海成为罗马帝国的内海,即“我们的海”。阿布拉菲亚认为,罗马的地中海霸权之所以能够实现,在于它提供足够的物质禀赋,掌控并维系港口,以及对于海上贸易的军事保护。罗马帝国的海洋战略成为后世所有追求海上霸权国家的终极效仿目标。
  第三地中海时期起步于公元600年,至1350年为止,伴随着西罗马帝国的灭亡,“我们的海”一去不复返。地中海世界步入繁荣与贫困皆有,文明衰败与野蛮扩张并立,新信仰崛起与旧帝国共存的动荡不确定时代。在这个时期,东西方世界都在地中海进行激烈的争斗。伊斯兰教的崛起与拜占庭帝国的衰亡成为不可遏制的趋势。伴随着西欧十字军征伐的开启与14世纪黑死病的传入,引发人口骤减并直接导致加泰罗尼亚文明圈的彻底陨落。地中海文明遭遇有史书记载以来最为惨痛的损失。但地中海文明并未就此一蹶不振,很快就迎来第四时代的全面复兴。
  第四地中海时期从1350年起航,至1830年落幕,是整部著作历史叙事的精华所在。1453年,千年帝国拜占庭君士坦丁堡陷落,宣告中世纪秩序的彻底坍塌,西方无法通过地中海取道与亚洲贸易,转而促成了向西的航海探寻并开启地理大发现的新时代;葡萄牙、西班牙海上势力强盛崛起,重启与奥斯曼帝国的海上霸权之争。然而,当西方势力压过东方帝国之后,伴随而来也是内部权势更替的故事:威尼斯与热那亚这样的地中海港口城市,将面临来自大西洋势力的全面侵入与掌控。接着,是地中海全域财富与力量由盛转衰的转折时刻。18世纪英国海军的称雄,地中海的制海权已经转手至域外强权,这是一个隐匿而又强烈的信号:地中海不再骄傲,它已经成为新霸主的附庸。到了19世纪,美俄两国也先后介入地中海。1797年,挟法国大革命之威进军意大利的拿破仑率部攻占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飘扬的三色旗象征着辉煌地中海时代的寿终正寝。
  第五地中海时期从1830年直至2014年,作者讲述了一个不断融入世界体系,却又不断迷失自我的地中海故事。苏伊士运河的开凿与蒸汽轮船的普遍使用,使得地中海出现了复兴的迹象,但航运贸易全都掌握在英法等西方列强手中。2010年以降,因“阿拉伯之春”引发的中东世界大动荡让地中海再次成为引发动荡的火药桶。阿布拉菲亚不无伤感地指出:21世纪的诸多趋势表明,第五时期的地中海时代亦将宣告落下帷幕。从某种意义而言,整个世界也正在变成一个大地中海——那种充满紧张、无序、冷漠而又针锋相对的价值观念,正在不断蚕食我们的世界。

反观当今的一面古老镜子

  《伟大的海》因其追求地中海历史发展的多样性与变化而广受瞩目,同样也因其刻意抵触归纳地中海历史的某些共性特征而颇受微词。英国《卫报》刊登评论家汤姆·霍兰的文章,调侃阿布拉菲亚在写作中带有强烈的俄狄浦斯情结:为反对布罗代尔的论断而刻意描写人类活动,回避对某些“长时段”问题的总结。事实上,无论是布罗代尔的地理环境决定论,还是阿布拉菲亚“人即命运”的历史哲学观,都在展现历史学者构建过去与现在对话的不同道路或桥梁。我们应将两位学者的治史观念加以辩证统一,形成真正客观而全面的大历史视野,从而把握地中海乃至人类命运的未来。
  在笔者看来,《伟大的海》所展现的地中海文明及其历史经验启示,亦能概括成如下四点:
  其一,地中海所孕育的“贸易之海”,是人类穿越海洋的最大动力,亦是构成多元世界的根本物质基础。正如作者阿布拉菲亚所称颂的,自古以来商人皆为外乡人,他们是跨文化、跨地域的先锋群体,他们往往具备远见卓识,无论是帝王贵胄,还是平民百姓,远方的财富与神祇激励他们做出勇敢的冒险。他们历经艰辛,寻找港口,建立城市,繁荣商业,建立秩序。历史更进一步表明,海上贸易畅通无阻、人员往来自由无羁之时,即是各国奉行开放、包容、稳健的对外交往政策之际。
  其二,地中海所经历的“秩序之海”,需要各国通力合作,而非互为沟壑。纵观地中海文明,最为长久且有效的治理时代无疑要数罗马帝国与后来居上的英帝国。两者的最大治理功绩,当数在和平时期维护海上主要航道通畅,维持海上威慑力量,对区域内海盗进行有效压制,从而保证商业贸易与人员流动的最大便利化。唯有域内外大国的战略互信与有效合作,才能保证海上贸易的平稳有序。“秩序之海”的建立需要各国精英与民众达成共识,在互相尊重主权与国家利益的前提下,开展全方位合作。地中海世界陨落的历史教训值得当下的我们深思。
  其三,地中海所孕育的“信仰之海”,象征不同文明、文化与宗教存在着宽容与融合的友善可能。《伟大的海》用了大量篇幅描绘不同信仰间的朝圣者在地中海离散漂泊,维系多重身份的故事。尽管地中海历史上不乏黑暗,乃至宗教冲突对立的经历,唤醒不同民族间“和谐共存”的历史故事还是应该被后人所铭记、发扬光大。
  其四,地中海所象征的“命运之海”,提醒人类所面临的诸多严峻挑战。人类面临几乎所有重大挑战与危机,都曾在地中海世界上演过。无论是重大流行疾病(黑死病),动荡战乱、宗教冲突引发的难民浪潮,还是因环境生态恶化引发的人与自然危机,在今天的世界舞台上依旧不断上演。地中海世界治理的成败得失,亦是反观当今全球化面临退潮与逆转的一面古老镜子。它预示着我们:在这片蔚蓝色海洋上航行穿越的人,今天或许是外乡人,明天就会成为同行者。守望相助不仅仅是一种值得憧憬的愿望,也是互相依存的现实需要。


阅读原文


作者|贾敏(我校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吴潇岚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54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