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任宇丹:桃李怀念的春晖——忆我的母校华东师范大学


发布时间:2019-04-04

  2000年9月,我第一次去上海,是带着录取通知书去华东师范大学报到。“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当时的我对这几个字只是认得,没有体会。如今积累了一些人生经历、认识和体会,我深深地感悟到母校“师范”二字的深邃,无学识不成“师”,身不正不成“范”。有很多人可谓“师”,却不为“范”,唯有“师”和“范”的结合,才能成就一位真正优秀的教书育人的“老师”。我为自己有师范专业背景而庆幸,因为这给予了我教书育人的方法和技能,也让我开始对“教育”有了深入理解。
  我在生物系师范类生物科学专业就读四年制本科,入学后惊喜地发现必修课不仅仅是和生物相关的植物、动物、遗传、生态环境、生理学等等,还有很多其它理科科目,比如化学、物理、计算机语言、微积分等。
  记得大一时,同寝室化学系的同学们正在学《大学物理》,向我询问一道物理题,我看了后很快就解出来了。同学随口提了一句“你可以申请免修啦!”让我开始有了自学物理的想法。大一暑假,我除了回家看望爸妈、参加赴河南支教希望小学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就住在6舍,一边做家教,一边自学《大学物理》。大二开学的时候,我申请了免修物理。物理老师特地为我安排了一场考试,就我一个考生,一个监考老师。结果我得了百分制的85分,获得免修资格。当年,我保持了专业成绩排名第一,继续获得特等奖学金。学校设置的这些奖学金,以及2003年开始设立的国家奖学金,可以覆盖我的学费,为我顺利完成本科学业减去了大部分经济压力。
  因免修物理课而赢得的时间,我用来做家教赚取生活费,以及在实验室给老师和研究生打下手。有时候我会在生物系动物房隔间的小房间里自习到深夜,记得有一次,我赶在晚上11点宿舍关门熄灯前,匆匆忙忙从动物房小跑回寝室,路过老生物馆时遇到了教我们生理学的袁崇刚老师。他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微微扬起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踏着夜色轻快的步伐,散发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莫名地让我羡慕。
  对师大的回忆,还有每一位可亲可敬的生物专业老师。由马炜梁、王幼芳、李宏庆和辅导员赵旌旌等老师带着我们师范专业三个班级一起去天目山植物实习的那些日子,至今回忆起来仍充满欢乐!记得王幼芳老师曾经对我说:“如果你将来真的当了老师,会是一位很好的老师。”听了他这句话,我开始有了小念头:当一名老师挺好的。我特别喜欢《植物学》,经常跟着李老师学习识别植物的各种技巧,我们在校园里、周边社区、上海植物园认植物,如此多的训练让我认识了上海周围的绝大多数植物,遇到不知名的也可以大致猜中科属,因此同学们送我外号“植物狂人”。认植物的活动中我遇到最难回答的问题来自一名小学生,他问我:“大姐姐,为什么树可以活这么久?我们人活不到几百岁呢?”我一下子不知如何作答,搪塞了过去,心怀歉疚,直感叹:“无学识不成师也!”
  记忆中还有那个冬日,和大家一起在文科大楼的教室彻夜排队报考托福。那是托福改制前的最后一次考试,我和好多同学一起,从前一天下午开始就在报名处旁边的教室自习“占位”,记得那天特别冷,我们坐在教室里,两脚冻僵的时候,就去外面绕着教学楼跑几圈。到了大约凌晨四五点,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大家都开始急急忙忙地走出教室去排队,这时有位老师很快就出现了,让大家不要担心,说“天冷,先进教室,等到早上上班的时候再出去排队报名”,大家这才回到了教室里。
  在师大学习的时光飞快地过去,大三暑假,我的努力让我幸运地赢得了在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郭爱克课题组做暑期科研实习的机会。实习期间,我突然接到哥哥的电话,说爸爸病重需要住院手术。我随即赶到了爸爸的病床边,得知是肠癌晚期,由于第一次手术失败而不得不进行后续额外两次手术。爸爸的情况缓和一些后,妈妈回山里老家开始扛起体力活,不久以后,妈妈的身体出现不适,去医院检查竟然是乳腺癌晚期,为了省钱,妈妈坚决地选择了一家相对“便宜”的医院进行手术和治疗。
  我的父母都是山村村民,医疗费用全额自费(后来的农村大病医疗保险减免了不少医疗费用)。当时我能拿出来的只有不多的存款,加上退了托福考试的那750元,家里的积蓄大约不过2000元。面对这样的窘迫困境,亲戚朋友们首先伸出了援助之手,华东师大的同学和老师们号召大家募捐,在经济和精神上都给予了我们非常大的帮助,我还得到了林冷雪老师曾经大力资助过的华东师大“关心下一代基金”的5000元资助,以及其他社会人士的关心和捐款,一点一滴我都记在日记本上……在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大事”,我把自己埋在照料父母和几地奔波的忙碌中。
  那些穿梭在两家医院之间的日子犹如“囫囵吞枣”般地过去,我时常感到眼前发黑,却仍要乐观、勇敢地走下去,一年半以后,我的母亲和父亲先后病逝。如今想来那已是16年以前的事了,生活有时就是这样,本来是一个样子,过着过着是另一个样子,而这些记忆,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模糊了它的样子。
  这一路,我要深深地感谢母校华东师大在我的家庭陷入困境时给予的大力支持,感谢每一颗关爱过的心,感谢那个充满“爱”的师大校园,让我在绝望中看到阳光,感谢母校的老师们和同学们,给我们雪中送炭,感谢师大挚友们前往医院看望我和我的家人。生活给了我很多挑战,但我明白,困不困难,恶不恶劣都是相对的。我感谢这一路遇到的人和事,每一点每一滴,慢慢地“造就”了今天的我。我不知道自己的将来能抵达何处,但确信一定会在路上。在那未知的路途中,我将不时地回首“师范”,回首这些母校往事,带上一颗感恩的心,继续前进,永不放弃。


(作者系剑桥大学教师,我校生命科学学院2000级校友)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207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