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范佳来|陈子善教授荣休: 他眼中有一部活的文学史


发布时间:2019-04-22

  陈子善教授是海内外著名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专家,多年致力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特别是史料学的研究和教学,自1976年1月入职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于2018年12月荣休,他已经在丽娃河畔、樱桃河边辛勤耕耘四十三年。其对张爱玲、周作人、郁达夫、梁实秋等一批现代文学作家的研究更是被国内外学界所关注,在学术界享有“阿英之后有子善”的美誉。据悉,陈子善教授荣休后,还将继续主编《现代中文学刊》学术杂志。

  周作人、郁达夫、梁实秋、台静农、叶灵凤、张爱玲……谈起这些现代文学史上星光熠熠的名字,离不开一位躬耕于文学领域研究40余年的学者,他就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现任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文学资料与研究中心主任的陈子善。

  3月31日,华东师范大学举办“陈子善教授荣休仪式”暨“以史料为方法: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学术研讨会,来自海内外文学研究的诸多学者和知名人士参加。陈子善多年来致力于中国文学史料的整理与史料学研究,先后参加1981年版鲁迅全集定稿工作,编订出版现代重要作家文集,研究资料集和回忆录,被学界誉为“阿英之后有子善”。

  他对张爱玲的研究更是被国内外学界所关注,在三十多年的张爱玲研究历程中,出版了《说不尽的张爱玲》等一大批著作,在张爱玲研究整理等方面建树颇丰,影响深远。

“子善之善,善莫大焉”

  研讨会现场,陈子善介绍了自己与文学研究结缘的过程。他特别感谢在华东师范大学无私指点和帮助过他的几位前辈,协助他解决了包括留校任教、职业发展等一系列难题,让他能够专心致志致力于文学研究。“感谢这个时代,让我有机会认识那么多文坛前辈,从巴金到沈从文等等,从他们的身上,我感受到前辈的人格魅力和学术品质,有时需要当面接触才能感受到。”

  “我和子善是一个被窝长大的,我完全忘了什么时候认识他,好像从小就认识一般。”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笑称。在他看来,陈子善在学术研究中,有两点尤为值得称道,首先是研究的专业和扎实。他将自己的所有研究和研究对象紧密结合在一起,将要研究的作家钻研得十分透彻,只要谈到张爱玲、周作人,都绕不过陈子善,这为年轻学子提供了很好的榜样。同时,陈子善的学术视野也十分广阔,他一直在填补现代文学研究领域的缺陷,把一些原本文学史上排斥,甚至被歪曲、淹没的作家一个个复原,加强了海峡两岸之间的沟通,使文学研究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在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孙甘露看来,陈子善始终毫无保留地支持着作家协会的工作,对各类文学杂志的编纂提供丰富意见,也不吝啬自己的宝贵时间,总是有求必应。目前,上海文学博物馆的初步设计方案已经出炉,他期待博物馆的筹备和建设也能得到陈子善的指点,力争在2021年至2022年间全面建成。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殷国明表示,现当代文学研究正处于瓶颈时代,文学虽然繁荣,但也面临价值的失落。而陈子善对“史料时代”的开创做出很大贡献,用扎实的史料研究将文学推向新的高峰。

  “子善之善,善莫大焉。”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解志熙用一句话描述了自己的印象。“陈子善的文学视野很宽容,和一般研究鲁迅的人不一样,一般人很容易被鲁迅的是非所淹没。他对现代文学保持一种广泛的爱好和兴趣,深入细致地考究了许多文学关系和文学事实,推进了现代文学的考证学研究。”还有陈子善学术为公的好心肠,使用他发现的材料,大多数时不需要提到他的名字,在学术上也没有派别门户之鉴,这种宽阔的胸襟赢得了许多人的好感和尊敬。

  在学人们看来,陈子善不仅是学者,更是一位杰出的图书收藏家。山东师范大学教授魏建介绍,陈子善的图书收藏主要围绕现代文学,他把中国现代文学文化的历史碎片一块块捡拾起来,再镶嵌到应有的位置上,全国共有4000余家公立图书馆,在专业领域没有几家能比肩陈子善的收藏。“如果现代文学也有一个故宫,文物收藏家里面一定有陈子善,他不仅是把碎片修复成一个个文本,更是帮我们尽可能地还原中国现代文学的原样。”

爱书、爱猫、爱玩的性情中人

  打开陈子善的朋友圈、微博,除了许多粉丝慕名留言,还能看见各种憨态可掬的猫咪照片。陈子善以“爱猫”著称,和陈子善聊猫,可以聊很久,说到现代文学史上爱猫的作家,他更如数家珍,甚至专门收集整理现当代作家写猫的作品,编辑出版了一本《猫啊,猫》的书。

  除了爱书、爱猫,陈子善不拘泥于学术的冷板凳、象牙塔的性格,也让他周遭的同事和友人们印象深刻。上海大学文学院院长王晓明回忆,1979年初秋,他和另外五位同学一起攻读中文系的现代文学硕士学位,结识了青年教师陈子善。当时这位瘦瘦高高的老师一脸谦和,总是和学生混在一起,完全不像一个老师。学生们很快把他当成和自己一样,开口闭口“子善”,一直到今天还是这样“没大没小”。这样的亲切随和,在如今的校园环境更显得弥足珍贵。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商金林追忆起一件小事:陈子善曾来北京大学看望自己,看到书架上有郁达夫文集,册数不全。之后,陈子善主动买了缺失的第二册给他送过来,令他十分感动。“我们搞文学,首先得有朋友,他待人真诚,非常够朋友,这些友谊都是用真心换来的。”

  “如果鲁迅和周作人都在陈老师的朋友圈里面,他们俩可能不会闹翻,鲁迅和张爱玲或许还能坐在一起喝咖啡。”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作家毛尖笑称。“对于学生来说,陈老师的好是如此的无声无息,他自己从来不刻意显摆。在他身上有完全的真实性,全然的无我,在这个喧嚣的时代,显得如此的珍贵。”

  “高校对于一个人的认识,大致上还是三分法:为学、为事和为人。为学,子善是现当代史料学这个领域中难以逾越的高峰;为事,他长期负责华师大中文系现当代文学学科建设,但我最想赞美的还是子善的为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系主任朱国华表示。“如果我说陈子善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如沐春风的人,一个对别人平等和尊重的人。这些说法都是对的,但不是最根本的东西。最根本的东西,正如大家已经提到的,子善首先是一个好玩的人,一个未必摆脱低级趣味,但肯定拥有高级趣味的人;一个兴致勃勃的人,一个充满好奇心和玩赏心情的人;一个永不言败但是不会显示悲壮姿态的人,永远凌驾于所有的失败之上的人。在他身上,我看到性情中人的一个侧影。”


 (本文原刊于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转载,标题有改动)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38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