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文脉廊

品读吴老的师大人生——吴铎教授的几件往事


发布时间:2013-05-20

   1952年,吴铎作为师大政教系首届学生走进了华东师大校园。从学生到教师,从文史楼到333,从黑发到皓首,丽娃河的静水流深早已融入吴老的血脉。采访八十高龄的吴老,就如品读一本厚厚的书,书中所载的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或许遥远,但从未褪色。

 

“草棚”教室:没有大楼但有大师

    “华师大建校之初没有政教系。”吴老的回忆从建校那一页翻起。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对于人才的要求仿佛干涸的土地期待雨水滋润。尤其是政治老师奇缺。于是刚成立的华师大应国家培养政治教育人才的需要,设置了政治教育专修科,第一届招收了大约62人。他们来自方方面面。有的是参加全国统考而考进录取到华师大的,有的是从工作岗位上通过组织推荐遴选而调派过来学习的,有的是经过成人培训班而后送来进一步提高的。还有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后归国的志愿军战士。

    “相比较学生的多样性和多元化,教师可是一支实力强厚、大师级的队伍学科和专业领军人物。”作为首届政教系学生,吴老对当时强大的授课教师阵容,记忆犹新、犹深。刘佛年、冯契、陈彪如、陈旭麓、曹孚、谢循初等著名专家学者,分别担纲各门课程的教学,他们后来都成为相关学科大师级的学术带头人。

    吴铎老师对于他们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写了很多关于这些大师的回忆文章。在《永生的教师形象——忆佛年老师二三事》中,吴老这样描述刘佛年老师:“佛年教授是我大学时代的老师,那已经是50年前了。50多年来,时光流逝,沧海桑田,而佛年老师的形象,却像一座高大的丰碑,始终耸立在我的心间。”吴老对老师情谊厚重如山,而他自己也与学生亲如父子,这或多或少也受到了这些大师的影响。“他把每一位同学都看成是自己心爱的弟子,鼓励我们克服困难,学得多一点,学得好一点。在从师于佛年老师的过程中,我们逐步体会到,他是在用自己的心灵和行为,为我们诠释‘师范’二字的真谛,为我们树立教师的形象。”这些动人的语句不仅是吴老对恩师的追思,也是他的自勉和自励。

    当时课程数量虽少,但专业性却非常强。文史楼二楼最东面的那个教室充满了吴老的回忆。在那里,他曾经跟随着专家教授们学习知识和人品,进行学术探讨和研究。那段难忘的时光因为与艰苦相伴而回味愈加甘甜。

    学生扩招、人数增多,但学校的硬件设施没跟上,教室太少,于是校方在靠丽娃河旁边的小路上搭起了草棚,很多学生就在那临时教室里上课。条件虽然十分艰苦,但大家对于知识的渴求让人动容。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迸发出巨大的教学和求知的能量,积极地探求学术和教书育人的真谛。

    1954年,吴铎毕业留校任教,继续着他与师大的缘分。之后,吴铎作为青年助教,曾在草棚——当初的临时教室中为学生辅导过功课。这些最初的师大记忆一直在吴老的脑海中像一部电影,不时回放,温暖着吴老现在的时光。

333教室:风雨之后的彩虹满天

  当提到333教室,似乎很多的回忆和感慨一下涌上心头,吴老陷入了沉思。

  这里曾有过不堪回首的苦痛经历。文革的乌云笼罩全国,作为著名的高等学府,华东师大也首当其冲。很多无辜的大师级教授被无情批斗,政教系的几位教授皆未能幸免。看着自己的老师们遭受屈辱,吴铎内心也在流血。而这样的厄运很快就降临到他自己头上。在333教室的全系大会上,几位青年教师被宣布“监督劳动改造”,本已受到冲击的吴铎因为亲戚来家做客没有及时汇报,也被宣布为“监督劳动改造”对象。除了参加规定的学习之外,还要进行苦力劳动,打扫环境、厕所、搬砖、运泥……不过,即使是在那样灰暗的日子里,吴老始终怀着对学术、对知识的渴望,挤出时间坚持学习、坚持研究。

  这里更有重获新生的欣喜。十年浩劫终于结束,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招生。政教系的教学工作亦恢复正常。吴铎一开始担任了系的教育革命组负责人,后来担任了系的常务副主任,主持系里的行政工作。当时的主任是冯契教授,他们一正一副,开始了政教系全新的建设和发展。想起当年和学生们在333教室一起学习、钻研的场景,吴老幸福地笑了。吴老当时教授经济学“前资本主义”课程。在333,他给学生上课,和学生谈天说地。谈起当年的那些学生——尤其77级、78级的学生与吴老的感情甚笃,其中包括现任我校党委书记童世骏——吴老就像慈爱的长辈在回忆后辈儿时的故事,记忆之清晰与鲜活彷佛就在昨天,令人感叹。吴老讲起当年的一件小事:由于当时寝室数量少,容纳不了很多学生,政教系招收了一个走读班,都是上海的学生,每天回家住宿。在这些学生中,吴老印象最深的是金润圭——现在是华东师大经济系的博士生导师。吴老有一天课后与学生聊天,说起他们住宿的问题,金润圭像个孩子似的说道:“吴老师,您看我们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好辛苦。我们想住进来,您看能不能帮我们解决一下住宿问题?”吴铎看着他们年轻的脸庞,心疼地说道:“学校里只要有一张床,我就不会让你们住在外面。我一定去努力,尽量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

  经历过风雨的洗礼,333教室充满了雨过天霁的清新空气,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温暖地照耀着忙碌而快乐的师生。

  经历过风雨的洗礼,吴老更加惜时如金,用加倍的努力来弥补十年蹉跎的光阴。他长期从事学科教育,参与全国和上海市中学思想品德和思想政治课教材编撰工作。即使在退休之后,这项工作也在持续进行。国家教委1996年决定成立“小学思想品德课和中学思想政治课教材编写领导小组”,并聘请吴老担任组长,主持编写该学科全国统编教材。从1996年至2000年,吴老基本完成该学科全国统编教材的编撰任务,所编教材在全国范围中小学使用。2000年全国新一轮课程教材改革开始后,吴老又受邀担任中学思想品德课和思想政治课课标制定工作顾问。

  吴老还是我国社会学恢复和重建的参与者。华东师大上世纪80年代初建立的社会学硕士点,与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中山大学三校同属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设置的社会学硕士点。吴铎主持了社会学硕士专业的教学,还参与了《中国大百科全书》社会学卷的编撰工作,担任《中国社会工作百科全书》副主编、《中国社会工作发展报告》第二主编。他退休后继续为社会学的建设尽心尽力。从华师大原华夏学院设置社会学本科专业,从社会学专业发展为社会学系,再到建立社会发展学院和社会工作系,他热心地为方案制定、人才引进出谋划策。他受聘担任华师大社会工作实训中心专家督导、学校教学督导,认真地检查教学工作,认真地帮助指导青年教师,认真地总结教学经验提出教学建议。他参与浦东新区社会建设和管理体制改革,组建浦东新区社会工作者协会并担任首届会长,建立全国首家民间社会服务组织——乐群社工服务社并担任董事长,参与主持制定社会工作者国家职业标准,被中国社工协会授予“2010年度中国十大社工人物”荣誉称号,获得中国社工协会成立20周年“特殊贡献奖”……从草棚教室和333教室习得的“执着”与“认真”,已经成为吴老的习惯,并感染着师大的后辈晚学心向往之、力践行之。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办 | 浏览次数:1448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