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解放日报丨出版是国家软实力的代表之一


发布时间:2019-08-11


  解放书单:您认为上海出版的传统是什么?这种传统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王为松(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总编辑):“认真做好出版工作”,这是毛泽东同志在1949年10月为全国新华书店第一届出版工作会议的题词。我们始终把这句话挂在墙上,记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中。而这就是作者信任我们、愿意把书稿交给我们出版的原因。我见过其他出版社出的《中国通史》,一个人两个月做出22本书,怎么可能没有错误?我们一直要求我们的编辑做一本书的时间是6到8个月。我们社的老领导陈昕同志做第一本书的时候,十几万字的书足足磨了14个月,虽然这种速度在今天这样的快节奏时代已经不可能了,但“认真做好出版工作”的精神就是这样建立、传承下来的。

  花两个星期做出来的书,怎么可能指望它在书架上卖十年?要出精品图书,考验的是编辑的专业水平和责任心。曾有一位重要学者出书,他先将书稿交给某家出版社,该社社长一周后回复学者:“您的书稿太好了,我们一个字都改不出来,直接出版吧。”这位学者直言不讳地反驳他:“如果编辑一个字都改不出来,那还要编辑做什么?我要的不是编辑一个字都改不出来,而是经过编辑修改完善后出版的书,读者一个错误都挑不出来。”最后,这本书放到了我们社出版。

  解放书单:这些年一直有一种论调,认为上海曾经集中了中国最多的出版社,出版图书之多,占据中国出版业大半壁江山。而现在,上海却失去了“最大出版中心”的地位,难现昔日辉煌。作为上海的出版人,您怎么看?

  王为松:这样的说法很不全面。上海开埠以后,逐渐建立起自己的出版优势,最终取代雕版时代的出版中心,一跃成为新书业的中心。1905年科举停废之后,上海作为全国出版中心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已发展成为亚洲最国际化和最繁华的都市之一,上海出版业在此前累积的优势基础上迎来了鼎盛时代,在全国出版业占据大半壁江山。但不可忽视的背景是,当时全国很多地方都不具备出版条件,也没有出版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一来政治中心北移,二来全国各个省份的出版事业都发展起来了,上海从全国性退到地方性是很正常的,这是整个国家文化事业向前发展的表现,而不应该被视为上海出版业的衰落。

  此外,70年来,上海出版业先后向中央和全国各地输送了数十位社长、总编辑,也为全国的出版工作做出了上海独特的贡献。

  解放书单:对一家出版社而言,选题、项目林林总总,但重大出版工程往往反映了一家出版社的核心竞争力、品牌形象、社会影响。在打造重大出版工程的过程中,您有哪些心得体会?

  李芳(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世界一流的大学要有世界一流的出版社”,这是我们长期以来的追求。在打造“大飞机出版工程”“东京审判出版工程”等重大出版工程时,我们始终抓住的一点就是,积极对接国家战略,做高品质的学术出版。我认为上海的出版界长期在努力达成一种共识,就是在各自的领域形成各自的特色,把各自的强项和优势发挥出来,百花齐放,这样就能在整个出版领域打出上海品牌。

  王焰(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董事长、社长):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一直将“引领中国教育出版”作为发展目标。怎样引领?我认为“中国教育发展出版工程”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通过一个出版工程,聚焦中国教育发展的重大理论和重大实践问题,经过若干年的建设和积累,才能在教育领域慢慢形成出版品牌,才能成为中国教育发展重要的资源聚集地。

  刘丽娟(上海音乐出版社副社长):在策划“礼俗之间:中国音乐文化史研究”丛书项目时,我们其实是非常忐忑的,究竟能不能做好这项工作?能不能交出符合书名定位的高质量图书?但随着项目越做越深,我们越发感觉到,做这件事的意义和必要性太大了。这些年,国家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上海音乐出版社在音乐出版市场的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一,我们就更应该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全面对接国家战略,把传承好、传播好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解放书单:建国70周年,也是新中国出版事业发展的70年。站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您认为上海出版人未来的努力方向是什么?

  王为松:上海人民出版社有一个口号:靠专业学术打造出版品牌,以社会责任引领阅读风尚。出版是文化的一部分,代表着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出版社做一本书不能仅仅考虑它的商业价值,应当更多考虑这套书是不是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利、对未来的发展有利。

  现在出版行业同行们面临的一个共同挑战,就是怎样吸引和培养年轻一代,怎样把老出版人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优良传统教给年轻人。回望几十年来上海人民出版社走过的路就不难发现,正是因为有前人一直孜孜不倦地在做这些事情,上海人民出版社才有了今天的品牌,如果丢了这些传统,上海人民出版社也就不能成为今天的上海人民出版社了。这是需要各个出版社掌舵人,甚至整个行业思考的问题。

  李芳:我认为,出版的价值应当得到更全面的挖掘和认可。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出版的价值是靠出版人的坚守,大家埋头做书就行了。事实上,出版是一种文化传承和对外传播的载体,当它有了文化传承的价值的时候,就更需要积极地对外推广和传播,毕竟“酒香还怕巷子深”。严谨务实其实是一把双刃剑,我们在守住出版人的工匠精神的同时,是不是还能够在内容、形式和体制机制上创造出一些活力?比如代表未来出版方向的数字出版,上海目前尚未形成规模,就更应当加快脚步,争取站到出版的前沿阵地去。


阅读原文


来源丨解放日报

编辑丨李梓昕

编审丨戴琪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2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