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上观新闻丨本周末新西兰大选,“80后”女总理阿德恩有望连任


发布时间:2020-10-17


  南太平洋岛国新西兰将在10月17日迎来三年一度的国会选举。在15日举行的最后一场领导人辩论中,现任总理杰辛达·阿德恩战胜新西兰最大反对党国家党领袖朱迪思·柯林斯。近期多项民调也显示,新西兰执政党工党保持领先优势,该党党魁阿德恩连任形势明朗。

  由于新冠疫情,今年的选举被推迟了一个月。相比于过去,选举氛围被降温不少,领导人对着空气辩论,没有现场观众。为保持社交距离,一些政党选择在泥泞的牧场上发表竞选演说。

  “这是一届非常与众不同的选举,”奥克兰大学选举和政治传播专家詹妮弗·利斯-玛仕蒙(Jennifer Lees-Marshment)说。

  与以往不同,今年的选举还附带两场公民投票,议题分别为大麻合法化和安乐死合法化。

  其中,大麻合法化建议将大麻合法使用年龄限定在20岁以上,同时提出一系列管理办法和商业应用限制条款,对公众开展普及教育。就安乐死举行的公投一旦通过,新西兰将从2021年10月起将安乐死正式列为合法行为。



如何组阁是看点


  专家及媒体分析认为,作为执政党工党党魁,阿德恩连任形势明朗。近期多项民调显示,工党对主要反对党国家党的领先优势一直稳定在10个百分点以上。

  新西兰自1996年开始实行混合比例制投票制度,主要分为两部分,选民不仅要选出代表各自选区的国会议员,还要为所支持政党投出“党票”。届时,国会议席除了由选区议员出任之外,剩余席位将依据党票数量按比例在各个政党间分配。

  2017年国会选举时,工党与左翼的绿党和右翼的新西兰优先党成功结盟,以微弱优势占据国会120个议席中的多数。当时,年仅37岁的阿德恩掀起一股“杰辛达狂潮”,当选为新西兰最年轻的女总理。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与大洋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田京灵表示,鉴于支持率无忧,工党将如何组建联合政府是这次选举的一大看点。

  近期民调显示,阿德恩未必能组建该国第一个绝对多数政府,可能需要依靠传统政治伙伴绿党的支持。民调还显示,在新西兰独特的选举制度下,新西兰优先党这次可能只有“党票”,但未必能获得选区议席,从而进不了议会。此外,绿党的支持率目前在生死线徘徊,而本届“黑马”行动党是否会支持工党仍存疑。

  华东师范大学新西兰研究中心主任陈弘表示,作为新西兰老牌政党,反对党国家党风格保守,但没有抢眼表现。在今年选举中,国家党提出减税以吸引选民,区别于工党提出的对高收入者征税。但目前看来收效甚微,一些人认为,疫情下国际供应链面临挑战,减税反而不利于国内经济复苏。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大卫·卡皮(David Capie)表示,最终结果可能是新西兰不会换总理,但会迎来一个不一样的政府。

  媒体指出,如果与绿党结盟,新西兰将诞生自1999年以来第一个完全左倾的政府。有新西兰政府官员表示,一个左倾的联合政府意味着更多税收,以及不够友好的营商环境。


政绩获得肯定


  有评论称,从刚上任时年轻的政治白丁,到三年后的老道政客,阿德恩任内展现了一个果断、聪慧、富有同情心的女性领袖形象,其政绩也在国内外获得肯定。

  阿德恩的第一任期并不平坦,其中最大的挑战是克赖斯特彻奇市清真寺枪击事件以及新冠疫情。分析认为,在巨大危机面前,她表现出了一贯的镇定。

  对新西兰人来说,2019年3月发生的枪击事件是记忆中无法抹去的伤痛,造成50人死亡。这是新西兰近30年来最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后被官方定性为“恐怖袭击”。该事件促使新西兰当局反思枪支政策,并着手改革枪支法案;阿德恩也因深入穆斯林群体而受到好评。

  另一方面,新西兰是全球为数不多处理疫情较为成功的国家之一。新西兰人口约为500万,截至10月15日20时,该国累计确诊1876人,累计治愈1809人,累计死亡25人。

  尽管具有地广人稀的岛国优势,但在疫情暴发后新西兰政府及时采取了“硬核”抗疫手段,在3月下旬就进入了“封城”模式,先后进行了两轮疫情封锁,采取严格的边境限制举措,还积极开展了病毒检测和追踪计划。

  新西兰前总理、目前任职于世界卫生组织的海伦·克拉克认为,选举发生于疫情下,阿德恩的应对为她赢得了高分。

  陈弘指出,除了有效应对突发事件,阿德恩的优势还在于:其一,塑造了敢于担当的女性形象,这在全球女性领导人中并不多见。尤其是她在任内生育后,母亲的角色并未拖累她的政治职能,受到国内广泛支持。其二,有能力团结联合政府内部力量。其三,在应对国内局势的同时,能稳妥处理与大国间关系。

  自上任以来,阿德恩也享誉国际社会。作为一名坚定的“反对特朗普”拥护者,她支持社会公正、多边主义、环境保护等议题。分析人士认为,在全球对民粹主义和独裁主义领袖更多关注的当下,阿德恩代表了一股新鲜血液,为全球政治图谱带来尖锐的不同面貌。

  田京灵评价称,三年来,阿德恩施政得力,注重改善民生,新西兰国内政局稳定,联合政府根基日趋稳固。同时,她的个人控局能力也不断增强,这大大超出了外界一开始对这位“80后”女性领导人的预期。


新政府面临挑战


  分析指出,尽管连任几无悬念,但如果开启第二任期,40岁的阿德恩将面临一系列挑战。

  首先,最大挑战来自新冠疫情对新西兰经济的冲击,该国正面临失业率上升,经济衰退逐渐显现,政府疫情救助计划捉襟见肘等问题。一些反对人士质疑,阿德恩领导的工党是否能处理好新西兰隐现的经济危机。

  据官方数据,疫情已导致新西兰陷入11年来的首次经济衰退,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20年第二季度创纪录地萎缩了12.2%。

  批评人士指出,阿德恩政府在经济政策方面缺乏雄心,未能实现其2017年竞选时承诺的带来“变革性、系统性的改变”。其政府主打的经济适用房建设项目因失误而被搁置,收入不平等、儿童贫困等社会问题也未能缓解。

  田京灵认为,如何实现经济复苏是新政府最棘手的问题。疫情影响下,新西兰旅游业受到极大冲击,一些就业岗位永久性消失。而作为出口主导型经济国家,新西兰对外依存度较强。如果经济持续衰退,可能影响消费信心并引发一系列问题。

  其次,新西兰国内对阿德恩一直有一部分坚定的质疑声音。去年下半年,阿德恩的个人支持率首次跌破40%,好在疫情挽救了她。她在执政初期就被贴上“兼职总理”的标签,批评者认为,阿德恩出现在时尚杂志封面上的时间,比在国会还多。此外,为工党提供重要支持的土著毛利人,去年因为土地和民权争端上街抗议,也给阿德恩的领导蒙上一层阴影。

  英国《卫报》指出,三年任期过后,阿德恩的个人光环正在褪去,她需要思考如何兑现承诺,并给这个国家带来新的希望和改变。

  陈弘认为,未来新政府的一大变化可能是“染绿”。当前绿党风头正劲,除提倡环保以外,绿党的一些政见偏激进民粹,对华有一定敌意。无论绿党最终能否进入联合政府,都将在未来扮演更活跃的角色。

  对外关系上,专家认为,新西兰将继续采取务实、灵活的外交政策。一来,美国、澳大利亚等“五眼联盟”国家仍将是新西兰的重要盟友,但新西兰并不是一味站队美国,也会考虑本国利益;二来,作为新西兰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仍将是新西兰倚重的市场。此外,新西兰料将加大对周边国家和太平洋地区的关注。


阅读原文


记者丨杨瑛

来源丨上观新闻

编辑丨郑海容

编审丨戴琪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1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